24小时前  诗歌精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那是秋天的时候,一天,妹妹微信语音,叮嘱我有空了给母亲打个电话。她说,妈想你了。

这个“想”有着让人动心的画面:妹妹陪母亲上街买东西,回来的路上,母亲止住脚步,留恋地回头望着一个女性的背影。她对妹妹说,多像你姐的样子。妹妹说,母亲当时的神情那么陶醉,仿佛她的大女儿就站在了她的眼前。

听着时,我的眼睛就湿润了。电话立刻拨打过去。母亲接的。她一听是我的声音,就从片刻的客气中转换回来:静静啊,是你吗?想谁谁到,真好。昨天和你妹妹还念叨你呢。打喷嚏了吧。

我抑制住情感,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我想告诉她,这个周末我就回家;我想对她说,以后无论她再找各种理由不过来,怕给我添麻烦,我也都得接她和父亲过来小住半年;我还想告诉她,我又偷偷地给她和父亲买了机票,订好了行程,带他们去比海南更好的地方游玩……但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只是贪婪地听母亲不停地说,不停地说……那样的享受,于我,于母亲,都是最大的幸福。

那天,电话一放下,我就准备回家的礼物。周末,开车400多公里,从北京回到山东老家。门开的瞬间,母亲愣在那里。当我上前抱住她时,她才缓缓地伸出双臂,使劲儿地搂住我。

母亲说,这不年不节的,你那么忙,怎么回来了?我望着母亲日渐增多的白发,摸着她似乎越来越小的手,竟然湿了眼眶。以往,母亲的手掌在我眼里就是屏障,如天一样能够给我们遮风避雨。在我心里,她何曾老过,念起书来,嗓门那么高,语调那么亮。而今,母亲在我怀里变得如此瘦小,甚至,我都能把她抱起来。

我回家的那几天,如同是父母的节日。他们几乎没有离开过厨房。十八般武艺都拿出来,把他们记忆中我最喜欢的食物统统端到餐桌上,然后,一左一右地陪我坐下,看着我把美味一样一样地吃到肚里。母亲像看护一个婴儿一样地看我的眼神,就是天使的眼神。她就近看我的脸色,用手抚摸我的脸颊,然后,细细地看着我脸上的每一处变化。黑了,瘦了,又熬夜了,也不知道心疼自己,想吃什么就是缺少什么,穿鲜艳点的衣服,显得气色好……

简单,直白,连接了一个装满关爱的词:回来。母亲说,过年你还要回来,何必又跑这一趟?说归说,她很开心我坐在了她的身边。

我清楚地知道父母的心思。母亲曾经用笔在日历上标注过,从哪天到哪天,走和来的日期,清清楚楚。母亲的新年,其实没有新年的概念,她认定的最好的新年,就是我们能回到她的身边。

已八十多岁高龄的母亲,那么不服老,依然骑着她那辆电瓶车满世界转。她把自己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从百里以外的乡村,到郊区的养老院,从城东到城西、城南、城北,她的“朋友圈”越来越大。父亲就是她的后勤部长,心甘情愿地支持母亲所有的公益活动。

母亲年轻时,喜欢音乐。她曾经为了买一台唱机,自己一个人坐车过黄河到济南市各大商店去寻觅。为了“配合”那台唱机,母亲曾买过三十多张黑胶唱片。如今过年时,她还会把手里的随身听放在床头,听音乐。

母亲的新年,把她所有的牵挂读成了春天。她笑着,忙着,眼睛却在扫描着每一个儿女的模样。

“过年真好。你们又回到了妈妈身边。小鸟一样飞走,又小鸟一样飞回,这样的场面,也是你们外婆最喜欢看到的。”过年时,母亲不自觉地就会提到外婆。

今年春节,我又按时整理行装回山东老家陪父母过年去了。

母亲的新年,会收获许多件新装。我和妹妹、弟媳给她买的衣服,她说,恰恰都是她喜欢的式样和色彩,这给了我们无穷的动力和成就感。她在一张张纸上写下给我们每一个家人的话,那些词语,对每个人都有指向性。她在祝福我们,祝福我们行走的方向。

其实,在回到她身边的日子里,我们才感觉到,她以为她还没有老,我们也从来没有长大。这种美好的意愿,被母亲放大了,所以,无论我们多大年纪,走过多少地方,经历过多少事,一旦回到她的身边,就是孩子。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11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