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的文章|平平淡淡の17年

离别的车站

文/潘多拉623

五月的清晨微凉,露气湿重。电话把我从梦里带出时,心纠疼一下。笨笨今天要离开了,我总是不想面对那些不想接受的现实,可不得不让自己妥协。拖着睡意三分的躯壳去火车站送行,似梦似醒。来来往往的人群在眼前恍惚不定,感觉置身在某个电影的画面里,摇摇晃晃。笨笨走两步又回头找我,似乎眨眼我就会消失。我脑袋里一直在回播着那句话:我走了……我走了……

直至走到检票口,身份证和车票同时出现在我眼前,我才惊觉那个人真的要离开了。离开车时间还有20分,两个人就那么站在路口对望着,似乎想把每一根神经都串联在一起。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呐喊不要走,可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身后不断有人经过,异样的目光从身边一次次扫过。这一刻,我希望时钟可以静止,把我们禁锢在时光里,再也不要解禁。

广播里不时传来列车启动讯息,时间还是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居然笨挫的想把站立变成永恒,我好害怕……却又必须妥协……对面的那双眼睛里,满含笑意,温和到柔软。我的心顷刻被揉碎,无力的靠在他肩膀上,心里血流成河,却努力的昂头不让眼泪滴在他的肩膀。如果可以,就让我这样静静的融化吧,我的爱人……

时间不停的催促,我不得不鼓足勇气从新抬头面对事实。眼里满含不舍,却只能松手让他走。望着那个熟悉的背影,仿佛我的心也放在他身上一并带走了。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他进去,却连挥手说再见的勇气都没有了,脚像被钉子定在地上,无法移动。人群的簇拥挡住了我的视线,彼时,深深的感觉心被掏空了,前所未有的空洞感从四面八方袭来,视线模糊,所有的混乱和吵杂都与我无关。

疾步逃离,甚至连回头再看一眼的勇气也没有,我害怕失望。穿过广场,细雨濛濛的飘下来,似乎都在为这次的离别不舍。走进地铁站,一个人靠在墙上等车,想着那张离开的笑脸,就好像已经很久没见了。电话打过去,听到熟悉的声音,心里的酸楚瞬间涌上心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默默的握着电话,听里面传来温暖。

地铁开过来的瞬间一阵凉风袭来,吹得心里好凉,似乎比冬天还冷。电话突然闪着灯,打开来看:去年的离开,留下我的心;今年的离开,带走了你的心;我在黄山等你!

笨笨,心都没有了,你要我怎么活。

所谓感情,以及离别

文/无弦琴

不曾想,设想中那场毕业时才会发生的离别竟然来得如此快,如此早,如此突然。用此文,纪念我数日来的心情,以及今晚那莫名的忧伤。

人一旦动了感情,事情便会变得不同。

比如,当你喜欢上一个人,喜欢上一样东西,喜欢上一份工作,你面对她的时候就会不一样。

曾经,你只要看到她的身影,内心便是欣喜的,哪怕这个身影陪伴在别人的身旁,就像张爱玲说的,“遇到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那一刻,我们感觉到自己是如此卑微,可是,内心,却又是如此充盈。爱,带来一切,伤痛,占有,彷徨,但我们更迷恋它带来的快乐,幸福,拥有。

曾经,我们贪恋橱窗中的那一件饰物,在路过时,总让我们驻足难返,于是它便成为了你的一个念想。然后有一天,终于将它带回家,却发现无处安放,就像我们的青春,更像我们的爱情。带着,怕脏了;藏着,怕丢了。爱得深了,怕伤,伤得深了,怕痛,痛得深了,怕忘。有时甚至很怀念它静静地躺在橱窗里时,自己停留的眼神。终究,是淡了,终究,是散了。但它一定会在我们心灵的某一个深处,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并在任何时刻,随意地发作。

曾经,这只是一份工作,你付出你的时间,精力,来换取支撑自己梦想的金钱,以及荣誉。但是,如果你工作的对象是孩子,是有血有热,有情有感的孩子,你的工作就具有了不同的意义,那是在与生命交往,在与青春作伴,在与未来相约。这一切,又怎能是那些冰冷的分数可以衡量的。可是,我们偏又生活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好高骛远,急功近利。他们总是在权衡,权衡手中的砝码与升迁的关系,权衡付出的是否与得到的相等,权衡结果是否值得过程的等待,权衡爱与被爱哪个划算,就像权衡今天我用十块钱是买鱼还是卖肉,就像权衡我今天穿哪件衣服更能吸引她,就像权衡说哪句话可以让她快乐。

今夜,我的内心充满了悲伤,这悲伤,与我喜欢的人有关,与我喜欢的东西有关,与我喜欢的工作有关。我,很难过,可是,我无能为力,言语,有什么用?关心,有什么用?你不在我身边,哪怕我喝醉,哪怕我放声歌唱,哪怕我声嘶力竭,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爱你!我给不了你要的,我陪不了你去的,我猜不透你想的,可是,我爱你,我像爱生活一般地爱着你。但现实如此残酷,爱,只带来伤害。

明天,我将与你们告别,此刻,我难过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我无法想象明天该如何与你们见面。我们总是在说再见,是啊,再见,有多少再见,是再也不见?有多少后会有期是后会无期?也许,我们只是把分别提前,我们只是把离开置顶,可这一下,却让我们,心如刀割。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遇见你,如此美好!

不相聚 只为不离别

文/阳光

中秋节快到了,每个人或许都在向往着和亲人相聚。

我也如此。

好久没有和父亲相聚了。这个“好久”其实也就一个多月,但对于父亲来说,一个多月没见自己的儿子,真的是好久了。

这一个多月里,父亲给我打过三次电话,第一次问我忙吗,我说事不少,第二次也是问我忙吗,我也是说事不少,第三次还是问我忙吗,我还是说事不少。我知道,父亲这三次“忙吗”里饱含了太多的东西。

有时候,我真的在想,没有相聚,是不是也就没有离别?

每次回去看望父亲,离开时实在不忍回头看父亲一眼,但一上车,总要从倒车镜里盯着父亲看几秒钟。岁月真的不饶人啊,那个当年用肩膀驮着我兴奋地又喊又叫、又说又唱的青年,如今满脸皱纹地站在我的倒车镜里,一脸的不舍和无奈,他在承载了我成长的艰辛后又开始承受离别之痛。

每次回去,和父亲短暂的相聚后,都会让父亲感受一下离别的滋味。离开家乡二十多年了,父亲在一次又一次的离别中煎熬着。母亲健在时,我匆匆忙忙离开时,有两双眼睛在身后望着我,我一直认为母亲就是忍受不了一次一次的离别才离我而去的。如今,只留一双眼睛在那里望着我,一双眼睛饱含了两双眼睛的失落,那愈来愈浓的不舍、愈来愈厚的无奈,让我这个远离家乡、远离父母的不孝男人无地自容。

我知道,每一次相聚,都是一次离别的前提,而每一次离别,父亲的脸上都会增加一条皱纹。

我真担心,有一天,父亲承受不了离别,会不会像母亲一样离开?

但我又实在不忍心让父亲打第四次电话问我忙吗,中秋节,一定要回去和父亲相聚。

我也知道,又有一次揪心的离别在等着父亲和我。

不相聚,会不会就没有离别?

人生,是一场离别的盛宴

文/薛中蝶

人生是一场离别的盛宴,有苦就有甜。

——题记

我经常会想一些人,一些与我相遇,最后相别的人。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如我想他们一样想着我。

某一天,我会突然翻起旧字典,里面的夹层会突然跳出一张泛黄的信封或是卡片,尽管里面的内容已经无关紧要了,可仍是让我浮想连连。我喜欢在某个夏日的午后,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走进书房,想在这里求一片静凉。所谓的书房不过是一间装满书的屋子,并没有书桌和笔墨。我会将杂乱无序的书籍一一分列出来,然后再分别装进不同的箱子里。尽管有的已经分好了,可我还是喜欢把它们一本本地拿出来,一一翻看,再装进去。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每个箱子里都装有特别的东西,亦或是某一本书里会夹着某个故人的照片或是留言。

那本冯梦龙的三言两拍里就夹着一双薄薄的白手套,薄如蝉翼。我会想起一个人,那年我乍到异地,恰逢严冬,在人人所谓的虚情假意的网络上认识了他,白雪飘溢的公园里,两个人静静地散步,或是有雪的缘故,增添了情境,也可能是相逢即是有缘的心境,他送了我一双白手套。我戴着它过了寒冬,到了暖春,等我回到了家,便将它放在了闲人免进的书房里。那个装有名著的箱子里,端放着一盘皮带,不同的布料组装成二十八节,节节相衔,起头是一个简单的铜质扣环。我第一次离家外出,在众多的工友中有那么个人,平时话不多,也没有太多交际,可真到分别时,他总想给彼此留点念想,于是我便有了他的皮带,让我一直珍藏至今。那年我应了父母的期望,随着一个家里说媒的对象去了北方。

虽然跟他缘分有限,未成正果,却也在北方结识了新朋友。在那本天工开物的扉页,夹着半张彩票,那是他让我买的,还说人活着就该有些奢望,不然就太无味了。每每翻出这些,我总是感慨良多,不知道是缘分的阴差阳错?还是人生注定就只有过客?亦或是不经意的一个抉择,就弄丢了他们,除了名字和往事再也没有其他了。在我厚重的电话本里,太多的都只是一个名字和一串永远也打不通的号码,可任是如此我还是舍不得删,总觉得人生虽然如流水,可总也能留下些什么,更不想让他们只是存在于我的回忆里。

好多人都说,若是知道终将会离别,那便宁愿不遇见。虽是这样说,可谁真的会从心底里躲避着遇见。不知道是人生一世聚散离别的定律?还是缘分的捉弄?我电话本里打不通的号码越来越多,去书房翻看的日子也越来越频繁。有时候看着一件东西,想着一个人,想得久了就出了神,想得深了就觉得这个世俗好残酷,丢了的那个人怎么再也找不回来了,而后伤心落泪一番。我想着某个人以至伤心,不知是对他有超乎友谊的情还是有所亏欠,总之是特别地想念。不知道是不是别的人也这样?虽然经历了很多过客,却并没有把他们当作过客,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回忆里会潜藏着烦恼的根源吧?

或许是天长日久,一岁一心境的缘故吧,刚开始去翻看书箱的时候,会有惊喜之意和恍然大悟的心,后来年岁深了,或是懂得沧桑了,再去翻看时,惊喜之意没有了,恍然大悟的心也没有了,多的是沉沁在甜蜜回忆里的呆怔,想起就会笑的甜蜜,觉得檫肩而过后还能有这些东西相伴,真好。而后过了数年,我走过了世俗百态,丢失了洒脱和豪迈,再去书房翻看时,回忆还是有的,只不过却没有了甜蜜,更多的是怅惘过去,叹息物是人非,多出来一份失落萧索。等我身倦了,心也倦了,尘世也倦到没有留恋了,再去翻看时,或许是人久了,情也久了,惆怅失落,物是人非什么的都习惯了,只是没有想到此时竟然多出来许多伤感,对回忆往事的伤感,对故人旧情的伤感。不怕沧桑浮变,只怕沧桑过后的一颗斑驳心。

有时候我会恼恨离别,因为它让我的欢乐成了绝望。有时候我会特别强烈地期盼相遇,因为只有相遇才能延续一同在操场上歌唱的愿望。有时候我会到一个地方静静地浮想,以前一同来过这儿的人呀,你到哪里去了?有时候我会跟新朋讲故事,故事里总是有些旧友,讲着讲着就哽咽了。有时候总觉得自己还活在青春里,离知天命还远着呢,可面对越来越多的离别故情,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审视人生。或许我们年少轻狂,送走每一个过客之后都洒脱地笑笑,迎接着下一位。或许我们永不服输,只是高傲地仰头向前行,不知道蔑视了多少人。可我们的记忆并不是跟鱼一样,只有七秒,且不论鱼的记忆只有七秒之说是否属实,只是我们的记忆远不止这点,我们会记得每一个过客,会记得每个被我们蔑视过的人,有的庆幸离别了,有的惋惜没有再遇见,一切情感都蔓延过来。此时的自己突然发现,人生就是这些,在每次离别后希冀着下一次的相聚,在每次的相聚后,惧怕着随之而来的离别,它就像个轮,一圈一圈地转,转呀转呀不停歇。

人们常说人生是一条布满荆棘的坎坷之路,所生为人便是注定要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其实倒不是惧怕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之类的,只是怕这一条坎坷之路上的许多岔口,让你我丢失了相濡以沫的知己,走散了曾经许诺天涯海角山水与共的那个人。常看到人们言说的一句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如果不能相濡以沫,能做到两两相忘自是最好,可人的记忆不是想忘就忘的,若能相忘,便不会惧怕离别,可我们真的能忘了那些给过我们承诺,或是给了我们欢悦时光的人吗?不能,所以我们便只有决绝地面对那些岔口。

我喜欢安稳地一觉到天明,不喜欢做梦,因为我怕在梦里会遇到久别的人,让我醒了就再不能入睡。我希望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懂得珍惜,因为只有这样,彼此才不会辜负韶光。我想要一个愿望,让我可以遇到想要遇到的人。即便不能满足我的愿望,也请延长我的相遇,推迟我的离别吧。

人生啊,你太匆匆,那些离别纷扰,你从来没有问过我们答不答应。

依依离别,悠悠相思

文/空谷幽兰

幼年时的我一直和家人生活在一起,从未体验过离别之苦。直到我去十几里地外的邹县第十八中学去读书,这种滋味才开始盈满我心。那时,我才12岁,远离贫穷但不乏温暖的家,独自住在学校,星期六下午才能回去。平时和同学在一起我还不觉得怎样,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孤苦无依,那种思亲念家的情绪总会侵扰着我,令我不能安眠。星期五晚上,我就干脆失眠,因为分别太久,思念尤烈,像陈年老酒那样浓厚得难以化解。因为快要见到亲亲的父母和兄姊,我总是有点儿兴奋。最难过的不是在学校的那些日日夜夜,而是返校的时候。我总是在妈妈的多次催促之后,在害怕天黑到不了学校的恐惧中,依依不舍地离家。这种离别和思念持续了六年之久,在我中学毕业考入大学遇到现在的老公之后才结束,它被另外的一种情感冲淡了。

我和老公是同学,也是同事,所以能长相厮守。

再次的分别是我和儿子。由于工作的调动,我儿子留在了奶奶家里上学,那时他才八岁。小小的儿子也像当年的我一样,被无尽的思念折磨过。我和老公为了安抚儿子,在星期三会去看望他,为他买点儿爱吃的东西,然后在星期五放学后赶紧接过来。经过两天的相聚,种种抚慰,种种倾诉之后,儿子又到了离家的时候。他经常会在走出家门后,跑回来紧紧抱住我,把脸埋在我胸前好一会儿,含泪再跑走。这次的分别,到三口团聚经历了四个春秋,儿子也从小小的孩童长成了翩翩少年。后来,儿子的一篇作文偶然被我发现,他写道:孤独和思念是两头怪兽,它们吞食了我童年的欢乐。我的泪水流了满脸,那时,我是真的后悔让儿子在奶奶家读书了。

然而,去年,在和儿子团聚了两年之后,我又选择了离别。

这次我是怀了私心和虚荣心的。(从前年开始,邹城市就制定了去农村支教的政策,没有农村经历,不准晋升中、高级职称。)我在去年暑假后,就抛家别子去古路口支教了。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高级职称,我再次离开了上九年级的儿子。青春期的儿子开始和我疏远,他的心事写在了上了锁的日记本里。他不再向我倾诉离别之苦,思念之情。我无从知道他青春期的苦闷,我无从知道他是否有中考前的焦虑,我无从知道他的孤独和忧伤。但是,我回来后,他喜欢让我躺在他的身旁,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静静地让时间溜走;他喜欢在写完作业后,和我坐在一个沙发上看电视;他喜欢在黄昏后,陪我在唐王湖畔走一走。

在暑假来临的时候 ,我已经结束了一年的支教,我决心陪伴儿子走过三年的高中之旅,一天也不分开。

还有一种离别揪心裂肺,痛断肝肠,这种离别叫死别。

我的父亲与2001年阴历八月初一离世。那时我不在他的身边,没有亲耳聆听到他的半句遗言。只是在母亲的反复诉说中,我深深记住了他临死前的种种情形。我最难受的时候,一次在他去火化的灵车开走的时候,一次是他的棺木被放到墓穴的时候。我知道此生再难与父亲相见了,我知道我永远铭记的是他的深恩,永远缅怀的是他的音容。我不能忘记的是在穷困时,他省给我吃的半个馒头,我不能忘记的是冬天早晨他赶班前喝了驱寒却留给我半碗的鸡蛋水,我不能忘记我考上学时他的欣喜,我结婚离家时他的泪花。

我的父亲是怀着对病的无奈和生的不舍离去了。

亲爱的父亲,愿你安息。

相遇与离别

文/端木直

这个世界本就是由相遇和离别组成的。只是,相处时的快乐总抵不过离别的痛苦。

当我们离别时,想起相处时的点点滴滴,都变成了离别的痛。我们便道,不如不相遇--还不如从未认识你才好呀。

是呵,那痛让我们变做了另一个人,想起以前相处时的温柔、爱恋、依依不舍,都是带血的箭了,个个扎在心中。为什么,他(她)以前对我这么好,现在……

慢慢的,我们只有遗忘,因为遗忘是人的本能。我们要活下去,只能遗忘,遗忘是生存的本能。爱的深时,忘得慢些,或者永远没有忘记,只是藏在心底的角落。一件不经意的小事,又会翻腾起来。那一瞬间,又会打起冷颤,世界仿佛不存在了,只有你,只有你冷漠的眼。又会变得孤独无依无靠,哪怕男人也会像无助的小孩一样,泪眼婆娑。

有人提到了缘分。缘分是靠不住的,缘分喜欢骑墙,很容易背叛。

是呵,你看“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不解之缘、千里姻缘”,这些多好。可是,还有“分浅缘薄、命薄缘悭、缘悭命蹇”。合也姻缘,分也姻缘。不要怪缘分,缘分很忙,顾不得理你。

那你要从身上找答案吗?有人说因为变丑了,有人说是老了,还有人说另一方遇见了有钱人。总之,总有一方先变化看,另一方被动应变,措手不及。

你曾经对我这么好,你曾经发过誓会永远对我好;你曾经是我手中的宝,曾经让我夜不能寐,辗转反侧。离开你我会很痛,可是我还是想要离开。

WAY? NO WAY。

我不相信曾经快乐的一对,分开时,会有一方会很快乐。离别,有人痛哭,有人低泣;有人不舍,有人决然。

没有什么理由的,我想我该上路了。这世界唯一不变的是变化!

如果,我们曾快乐的度过了几年,那么,请不要有谩骂,请不要有痛恨。好吧?

为什么会离别呢?我们会自问,其实,是没有答案的。或者说,这世界本就是由相遇和离别组成的。

分开了,那……那……祝你幸福吧。只是天将冷,你要保重……

关于离别

文/旖旎玖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请相信我,离别是为了下次我们更好的相遇。

——题记

专属钰大宝的小发发:

发大爷,我们认识快三年了吧?在这三年里,有些话想对你说,这些话有关成长,有关陪伴,有关青春,无关眼泪。在书中是读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样一句话的,起先,自己一点儿都不想知道有这句话的存在,因为我觉得有了感情的离别是痛苦的、是悲伤的、是揪心的。现在,我知道它的存在是不可避免的,纵使有感情的离别会痛苦、会悲伤、会揪心,但我想对你说:“离别是为了下次我们更好的相遇。”

三年的时光,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在这三年里,我们都在改变亦或说是成长。还记得最初认识你的时候,你是一个很腼腆的女孩,即使那时我们是朋友,你也很少主动找我说话,现在啊,你依旧还是那个很腼腆的女孩,但你不再是那个很少主动找我说话的女孩了,你会有事没事就找我聊天,你的这种改变使我觉得我是被需要的,真的很开心。

在这三年里,谢谢你形影不离的陪伴。你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即使你不善言辞,可你总会无声地陪在我的身旁,倾听我所有的伤痛、委屈、和不安,为我赶走焦躁感。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做你的聆听者,我不希望你把所有的心事都埋藏在心底,独自承担。我们是朋友,是伙伴,我想要你知道我也可以成为你的依赖。

在这三年里,我们一起上课、一起放学、一起吃饭、一起逛街,我们肆意挥洒着青春的资本,我们对于未来依旧不知所措。不要迷惘,不要害怕,相信我,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我们只要撑过风雨就一定会看见藏在风雨背后的那道绚丽耀眼的彩虹。

马上就要毕业了,毕业后我们会在哪便成了不确定因素。还记得自己以前总是开玩笑说要你去找个高富帅,他养你,你养我,我知道这么说很没骨气,但我真的有那么想过,因为那样,你便一辈子都不能摆脱掉我,因为那样,我便可以一辈子缠着你,做你的影子,在你落泪时陪你一起难过,在你展露笑脸时陪你一起开心。先说好,毕业时,我们都不许哭,我们都要好好的,把最好的笑容展露在脸上,为我们在一起的美好的三年时光划伤圆满的句号。

离别又话离别

文/枚叶

小巴打电话过来说,哎,变天了,自己多穿点衣服,注意身体。

叶子好想写一曲细细绵绵的曲子或文章,把憋在心间的一口气恣意缠进字里行间。叶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正如亭子说,你这个年纪的小屁孩,有啥好愁的,你啊,就是想太多。想想也觉得是,所以叶子领悟过了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啥也不想了。两周下来,叶子的思想就像湖水表面的涟漪一样薄弱,微微轻风便能吹破。外界的元素噌噌地闯进叶子的大脑,喜怒哀乐嗔一触即发,待那阵风吹过后,湖面又复得平静假象,叶子自己往往也莫名其妙,就像燃香还没有挨着那挂鞭炮的引线它便噼里啪啦地乱响一通,过后只剩下呛人的烟味和硝味。

明明想说的是一席文雅之语,想写的是一记深度之文,却不知道怎么的,叶子差点忘记了怎么去写字怎么去说话。想必是又没有静心去看书了,否则哪是这般肤浅之人。毛姆笔下的戴尔克真是看得毛骨悚然,叶子仿佛看到了他附着在自己身上,在自己的生活里走了一遭,无论做什么说什么都透着一股滑稽的气息,令人发笑。

生活简单得很,不过是一日一日的重复,在公司、图书馆和租房的几何线上徘徊往复,所备之事也无外于上班和准备考托而已。唯一的新意来于周末的不同,上周和映燕、卓越去酒馆小聚后去了杨梅坑野炊骑行,这周卓越顺道过来住了一晚两人在天台上喝酒畅谈。这周过得很快,也很快乐,但叶子也想不通为什么心里总觉得这样平静的下面缺点什么?开心快乐与修养能耐稳重机灵等等这些特性是不是矛盾的对立体?

似乎慢慢开始接受上班的生活,至少敢尝试着去回忆象牙塔里的生活,映燕文洁不曾离开过,卓越苏雪小义不曾离开,晓倩燕娜不曾离开,阿柯室兰不曾离开——在微信里。也不曾想过,宁夏的苏雪,上海的小义,深圳的叶子卓越,广州的东航东元婵珍,会这么快就重聚在一起。叶子想起林黛玉,于她,还未开始聚便已想到了离别。对于离别,叶子从来都没有习惯,也没料到在离别面前,她会这样不堪一击,以至于无论长别短离,或是她走她留,她都怅然若失。所以她今天给小义打电话,告诉她刚把卓越送上车,心里难受。

心里难受,所以又偷了个懒,看了一天的梅长苏,看完后,更加怅然若失。

版权声明:
作者:空空
链接:http://www.cL123qc.com/125.html
来源:二三美文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