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个月前 (11-01)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明知皇上在那守灵,郁苏却还是坚持去了。

他既入宫,怎么可能不去给太后磕头。

“这孩子,他怎么就不听劝。”

靖王妃忧心忡忡坐立难安,儿子现在不比从前,以前任性就任性些,现在他是臣子,是一军之主,冒然回京也就罢了,还自己送到皇上跟前,这让皇上怎么想他?

要是让旁人知道,又是个把柄。

“王妃别担心,世子心里有数的,若真的不行,他不会去的,放心吧。”

这一点忍冬倒是不担心的,世子绝不是胡闹之人,他既敢在这时候出现在皇上面前,就一定有把握皇上不会怪他。

回来...也好。

再过几天,王爷也...回来了。

“你啊,这就向着他说话了。”靖王妃面上说着,心里却是欣慰的,之前她一直担心,儿子对忍冬的情谊她这个当娘的心里有数,可是她一直把不准忍冬对儿子的感情究竟如何。

她心里清楚,忍冬绝不是一个儿女情长挂在嘴边的女儿家。

面对靖王妃的话,忍冬略显尴尬,干脆不接话了。

“忍冬,之前本妃跟你说,等郁儿回来,就把你们的事定下,可现在...太后刚走,不宜谈这些,等王爷回来,约上你祖父父母,大家一起坐下聊聊,咱们先说定,等丧期过了...”

靖王妃的话让忍冬眼眶顿时红了,拉着王妃的手好容易才忍住脱口而出的话。

这件事瞒着王妃...她心里都过意不去。

六七天之后,王妃总要知晓的,她知道太后和皇上瞒着大家也是情非得已,可是...

忍冬想说不能说也不知该怎么开口。

“怎么了这是?”

忍冬连忙抹了下眼睛摇头,“没事,王妃,您和王爷有婚约之前认识吗?”

忍冬只是随便找了个话题,心里沉甸甸的。

提及靖亲王,靖王妃面色一暖,瞬间就柔和了起来,“京都城就这么大,我们涂家也算是京都城的大户,我祖父曾是大渊太傅,和太后先帝的关系十分不错,小时候祖父带我进宫,自然是见过王爷的,那时候王爷还是宫里的小皇子,王爷小时候可皮了,宫里的嬷嬷带我看荷花池的锦鲤,他就偷偷丢石头溅了我一身水,我当时哭的呀...他见我哭,也吓坏了,又不会哄人,手忙脚乱的,最后竟下水把自己也弄湿了,以为我喜欢锦鲤,给我抓了太后养的锦鲤逗我..”

靖王妃提及靖亲王的时候,眼里的温柔让忍冬不忍相看。

“本妃和王爷算是打小就认识的,他是个...”

忍冬始终安静听着,都传靖亲王独宠靖王妃,偌大个王府就一个侧妃,还是不怎么光彩进的门,这在皇家本就实属难得。

对一个女子来说,王妃也算是十分幸运的吧。

不知羡煞多少夫人,心里装着与王爷的这份爱,后半生即便王爷不在了,王妃也不会过的清苦的。

因为王爷留给王妃的都是美好的记忆,足够温暖王妃的一生。

“说起来,本妃能嫁给王爷这样的男子,是一种幸运,忍冬,你放心,郁儿随他爹,一旦用情,就不会轻易变心的,他以后也会待你好,至于你们的婚事,本妃也会与王爷说说..你且宽心。”孩子总会有办法的,忍冬自己就是郎中,真要到哪一步再说。

说着说着,又绕到了忍冬和郁世子身上,忍冬低头掩去眼中的酸涩。

王妃再也和王爷说不着了,忍冬是真的不敢想王妃届时会是怎样的伤心。

“你这丫头,还害羞了,本妃也没女儿,你与本妃投缘,本妃会将你当亲生女儿看的,你就安心吧!”

靖王妃拍了拍忍冬的手,说着抬头看向灵堂方向叹了口气。

“郁儿这孩子...一会你好好宽慰他几句,人死不能复生!太后走的不平,我就担心这孩子意气用事...”

“王妃,世子是个明白人,不会胡来的,你且安心便是,他知道这件事还有皇上呢,皇上也绝不会让幕后真凶逍遥法外,至于其他人,她们有害太后的心思,就该承担相应的后果,这会,人已经关押在镜司了,很快就会弄明白的。”

忍冬知道,皇上守在灵堂,也是在等那边提审的消息。

宫外,黄家恐怕已经惶恐一片了,还有这后宫的皇后,眼前夜幕下这片宁静不过都是表象。

“是啊,皇上定不会放过他们,不过他便是疯些,皇上也不会怪罪他,旁人也不会说啥,谁不知道,太后自来就宠他,他们祖孙的感情最深..”

靖王妃又自顾自的说起了宽慰自己的话。

“王妃说得是,太后疼世子一场,他便是闹腾也是应当,谁也说不得什么,对了王妃,按规矩,明儿是要有人给太后再梳妆的,一般这人选是..太后的姊妹,太后娘娘有几个姊妹啊?”

忍冬顺势的问了一句,虽然有些干,但此刻王妃心思乱,也没太留意。

“太后上有两个姐姐,一个过世了,一个远嫁,怕是明天赶不过来,下来还有几个妹妹,但是太后和她们的感情都不是...很深,毕竟是庶妹。”

这大家氏族的后院关系本就复杂,姊妹之间也难有那么融洽的,说来说去,都不过是名利二字。

“过世??”忍冬假装好奇的问了一声。

“是啊,与太后感情最好的是芊夫人,说起来,芊夫人和太后并非一母同胞,芊夫人是先夫人生的,太后的生母是续弦,芊夫人可是个风华绝代的人物,可惜,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了...”

还不是一母同胞?

忍冬之前真的不太了解太后娘家的事,不过这些事回头让人去打听一下应该能打听到一些。

忍冬怔怔听着,王妃若是知道她口中的芊夫人就是王爷的生母不知作何感想。

而王爷却是到死都不知情。

当年究竟是一笔怎样的糊涂账...

今太后将这一切告诉她,让她这心里平白无故装着这么个秘密。

靖亲王没了,靖王府以后会如何?

皇上又会对靖王府如何,世子尚且年轻,世子只有一个兄长,还是个拖后腿的根本指望不了。

她能理解太后的用心良苦,只是此时皇上

给死对头当仆人的作文1000字 全文阅读(明知皇上在)

也不可能赐婚,等到靖亲王回京,或许风向就变了。

不过她相信,不管是世子还是王妃,他们总能扛过去的。

靖王府也一定不会有事。

喜欢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起来吧,你那膝盖不要了。”

好在皇帝的情绪还算收放自如,忍冬小心翼翼起身缓缓坐在软垫上继续添着纸钱。

“民女胆小!”可不就是给皇上吓的。

忍冬这话是无意识出口的,声音细小,可是皇帝确听得个清楚明白,双眉一挑,嘴角微吊,“你若胆小,这天底下还有胆大的吗?”

“行了,行了,跟你一个女娃子说些做什么,这个时辰了,你也别出宫了,在宫里陪陪靖王妃,明儿再出宫吧。”

皇上开口,忍冬便可离宫了。

[

给死对头当仆人的作文1000字 全文阅读(明知皇上在)

标签:p标签]“是,皇上,王妃说一会来守灵,让您保重龙体去歇歇。”

明天开始,礼部就要开始置丧,今天宫外的入宫只是祭拜一番,明天可是正儿八经要跪灵了,皇子们晚上也要守灵了,不管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总归礼不可废。

今天反倒是可以随意些。

“不必了,朕一会就在这靠会,今夜朕陪母后最后一程,去吧。”

忍冬也不再劝,子为母守灵,也是天经地义。

皇上的身体,也不差这一宿了...再则,今夜皇上定是睡不着的,那边不还在审着吗?

忍冬俯身冲着太后的灵柩拜了拜这才起身,“民女告退!”

“去吧。”

忍冬一路退到门口这才转身,门口苟旬见着人出来,忙朝里面看了一眼,看来魏姑娘也劝不动皇上。

“苟总管,煮点菊花水给皇上给死对头当仆人的作文1000字送进去,夜深还是会有些凉,给皇上拿一床薄毯子进去,皇上不让人近身伺候,还是得仔细听着里头的动静,另外,这几天给皇上做一些清淡容易下咽的膳食,明天起就要斋戒,多少劝着皇上用一些。”

忍冬站在门口,忍不住交代了一番,算是医者本能。

“魏姑娘说的奴才都记下了,幸好魏姑娘的话皇上能听进去一些,这都好一阵滴水未进了,奴才这就去准备。”

苟旬也是有感而发,一时真没想那么多,可话出口立刻惊觉有些不妥。

他这话,说着无心,就怕听者有意了,还好,身边这些都是自己的人。

哎!在这宫里,说一句话都得三思而行啊。

忍冬嘴角一动,也是不好说什么,这苟总管说得太过了,她一个民女,哪有这本是让皇上听话。

“姑娘,王妃已经回偏殿了,我们过去吧。”

橘南在外头迎着忍冬,这祥瑞宫到处一片通明,可是冷冷清清的。

“嗯!”

出了一道原形的拱门,忍冬突然脚步停了下,扭头朝着一旁的假山看了一眼,这里背光,昏昏暗暗的看不真切。

“怎么了小姐?”

察觉忍冬不对劲,橘南跟随停下疑惑了一句,顺着看了看,将灯笼举高了些,突然间,看到一张脸...一张熟悉的脸,险些吓得惊呼出声。

幸好忍冬眼疾手快一手捂住了橘南的嘴,一手接住了灯笼。

“回偏殿!去看看王妃。”

忍冬呼了口气,声音比刚才明显大了些。

这话是说给假山旁的人听的。

世子?!

她没看错,橘南也看清楚了,刚才世子故意露出了脸,让她们借着灯笼的光瞧清楚的。

今儿皇上才下旨让世子回京,怎么人就在宫里出现了?

无诏回京?偷潜入宫,世子他什么时候回的?

忍冬虽然面上一派镇定脚步明显急切了很多,橘南调整呼吸紧张兮兮的扶着忍冬,显然吓得不轻。

世子爷怎么会出现在宫里?不会是眼花看错了吧。

可是明显就是啊,姑娘也看到了吧,这才暗示世子去偏殿?

暗处,慕容郁苏静静看着走在前面的身影,夜幕下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想着,看了一眼偏殿的方向,抿唇悄然跟上。

也只有她这胆大的没被他吓着。

偏殿内,靖王妃已经等了好一会了。

“忍冬,皇上可还好?”

忍冬忙上前抓着王妃的手点头,四周看了一眼,见着有几个伺候的宫人,直接开口吩咐出去,她要伺候王妃歇息。

宫人们现在可不敢把忍冬当普通民女对待,言听计从纷纷退了出去。

“怎么了?”靖王妃见忍冬申请严肃,心里莫名咯噔一下,不会是...

“皇上无大碍,王妃别担心。”忍冬说完,给了橘南一个眼神,橘南立刻会意点头,她去外头守着。

这偏殿到底不是王府,忍冬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到底怎么了?”靖王妃并未松懈,忍冬这神情分明有事。

“母妃!”

不等忍冬回答,郁苏自动现身了,还好刚才这偏殿里也就几个宫人,世子要潜进来不难。

一声母妃,靖王妃双目一睁,猛的扭头而望,长开嘴望着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郁儿...”

声音很轻轻,极力压抑着。

“母妃是我!”

一身侍卫装扮,上前两步抓着靖王妃的手。

“是郁儿!!!你怎么..”靖王妃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一般,儿子不是在东南吗?今儿才下旨,怎么会出现在这,可是自己的儿子她是绝不会认错的。

“母妃坐下说,我前些天就快马赶回来了,刚到城门口就听得...宫里敲钟,皇祖母她...”

说着郁世子的眼眶已经红了。

“你这混小子,你怎么不吭一声就悄悄跑回来了,你...忍冬,你也坐。”

靖王妃一边说一边拉过忍冬,生怕儿子傻冷落了未来媳妇。

忍冬一旁静静看着,郁世子这一趟去西北,好似黑瘦了一些,加上一路奔波看着有些憔悴,但是越发有风采了。

慕容郁苏怎么可能冷落忍冬,刚才已经偷偷跟着看了一路了。

忍冬也知道,刚才回偏殿的路上,一直有双眼睛在盯着她。

“你伤可好些了?怎么还这么瘦?”

慕容郁苏当着靖王妃的面也不避讳,直接出口,抬手摸了一下忍冬的脸颊。

忍冬顿时双颊绯红,窘的低头避开,怎么出去一趟这般奔放了?让王妃看笑话了。

看着完完整整站在自己面前的忍冬,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对方的脸颊对郁苏来说已经是十分克制了。

“世子,你和王妃说会话,我给你倒杯水。”

瞧着嘴唇都有些干,眼睛也有些红肿,定是因为太后吧。

他听到钟声的时候进的城,那就是等了几个时辰了才偷偷溜进宫的。

“不忙活,你坐下,我自己倒。”

慕容郁苏直接倒了一杯水一口灌下,看向灵堂方向目色凄凄。

“郁儿...节哀,你皇祖母也舍不得你难过的。”

靖王妃说着自己却拿起帕子擦了擦眼角。

喜欢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505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