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前  历史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晚上近十点半,言非凡、余佑澎、余苏叶、余川柏,还有段羽,乘车来到了号称酒吧一条街的三里屯,走进了挂着“CLOSE”牌子的飓风酒吧。

一踏进酒吧,就有一股浓烈的酒味,混合着脂粉香气,被热气裹挟着扑面而来。

这让言非凡很不适应,不由自主的揉了一下鼻子。

这家暂停营业的酒吧灯火通明,入眼可及到处都是翻到的座椅、小圆桌和卡座。

地板上满是破碎的各种酒瓶子。

还能看到如同鲜血一般一大片,一大片的红酒痕迹。

丫的,这是把酒吧给打砸了一番了?

言非凡在心里嘀咕了一声,就看到一位身穿黑色短袖,就头顶有一片头发,还扎着小小马尾的壮实男子,在两名全黑制服男子的陪同下,迎了过来。

“言非凡医生?”

言非凡上前一步,说:“我是。”

“苏音他们几个呢?”

小马尾男打量着言非凡,说:“言医生,幸会,幸会,我是这间酒吧的老板罗诚。”

“言医生,还有诸位,你们也看到了,我这间酒吧被祸害成这样,客人全被吓跑了。”

“这可是难得的元旦假期,正是……”

言非凡不客气的打断道:“罗老板,你还没回答我,苏音他们人呢?”

被打断的罗诚,脸上倒是没露出不高兴的神色,伸手一摆,做出了请的手势。

“言医生,还有几位,他们都在二楼包间,请随我来。”

罗诚一边带路,一边介绍道:“请你们放心,我们没对他们怎么着,一根汗毛也没动他们,只是被我的人看管了起来。”

他又补充说:“他们身上的伤,都是和另一伙人冲突时留下的。”

“我的人还好心的给他们做了包扎。”

言非凡几人步入二楼,走进了有四名黑衣制服男子守着门的一个包间。

他们进入包间,一个女孩就扑了过来,嘴里带着哭音喊道:“姑父、表姐夫、表哥、表姐,你们终于来了,呜呜………”

要不是这女孩率先开口,言非凡还真的一时没认出,她就昨天见过的那个清新可爱的苏音。

此时的苏音,穿着小皮靴、紫色丝袜、牛仔短裙,上身是露脐紧身牛仔衣。

她脸上更是浓妆艳抹,紫色眼影,嘴巴也是紫色的就像是涂了变质的血。

这哪像是一名高中学生,活脱脱的一个混夜场的小太妹。

不过,现在这个小太妹模样有些惨。

p标签]她头发乱糟糟的,妆容全花,左脸有一个红肿的巴掌印,眼神满是害怕不安。

言非凡还注意到,包间内还有三女五男,他们打扮的也都很新潮。

只是有人头上包着纱布,有人脸上贴着创口贴,有人的手用纱布包裹了好多层,模样都比较惨。

言非凡仔细分辨了一下,发现这几人都十六七的样子,应该是苏音的同学。

这时,余佑澎的声音响起,“苏音,你怎么变成了这个鬼样子?”

“你爸,你妈知道了吗?”

“你可是一名高中生……”

余苏叶赶紧打断道:“爸,现在可不是说教的时候,先解决了这里的事情回家再说。”

她用纸巾给苏音擦了擦眼泪,说:“苏音,先忙着哭,回家后有你哭的时候。”

“先说一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苏音止住哭声,抽噎了一下,又抬头瞄了一眼一脸严肃的余佑澎,才缓缓开口说:“这不放假了,就和几个同学来酒吧玩。”

“在舞池跳舞的时候,有个坏家伙摸我屁股,我就使劲的踹了那人一脚。”

“那人也有三五个同伙,双方就打了起来,结果就这样了。”

苏音又抬头看了一眼言非凡,说:“那帮人走了,酒吧的人却把我们扣了下来,说让我们赔偿损失,不然不让走。”

“他们说,要赔一百多万呢。”

“表姐,爸妈会打死我的,呜呜……”苏音想到后果,又哭了起来。

初步了解情况的言非凡,开口道:“苏叶,你先给他们看看伤势。”

“我去和那个罗老板交涉一下……”

言非凡段羽、余佑澎和余川柏一起了包间,见到了守在外面的罗诚。

“言医生,你肯定问清楚了吧?我们是真没有动他们一分一毫。”

罗诚又把一份清单递了过来,说:“这是损毁的各种酒、设备,客人的未结账,还有今晚的营业损失清单。”

“言医生,我听说过你,大名鼎鼎的天才医生,我给你一个面子,打个折扣…”

“这一百一十多万的损失,你只需赔付八十万就可以了。”

言非凡没接清单,轻呵了一声,说:“罗老板,这是两边人打架,怎么只让我们一边来赔偿损失啊?”

“再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没见你报警。这种事情,你不觉的,公事公办才是最合适的?”

罗诚呵呵一笑,把手中清单交给了旁边的一名属下,冲着言非凡就是一抱拳。

“言医生,我敬你是一位救死扶伤的名医,我也不给你打哈哈。”

“我就给你明说了……”

“那一帮人是有后台的,我这个小小的酒吧老板,还得看人家的脸色吃饭,实在是招惹不起。”

“如果公事公办报警处理,我这酒吧的损失,大概率是你们双方均摊。”

停顿一下,罗诚又压低了一些声音,说:“到时,这个损失清单,可就不是这个数字了。肯定还要加上十几瓶最贵的洋酒,总数至少要翻上一倍多。”

“因为他们那一边的赔偿,我不敢要。这损失,最终还得是你们来出。”

这时,取出手机翻看的段羽,忽然插言道:“罗老板,你开了信号干扰器?”

罗诚目光转向段羽,呵呵笑道:“不开信号干扰器,我怎么敢给你们说心里话啊?”

“被你们录下来,我不就惨了。”

段羽冷声道:“我劝你赶紧关上干扰器,不然十分钟后,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罗诚轻切一声,语带不屑的说:“我要是胆小怕事,就不会开酒吧了。”

他又看向言非凡,语气变冷了不少。

“言医生,我就跟你透个底,对方的后台是公安系统的一位实权人物。”

“如果你想和他们斗一斗,我不反对。”

“但我明确告诉你们,在证词证据这方面,我肯定会偏向着他们的。”

“我还要靠这酒吧吃饭,可不敢得罪他们,希望你们理解。”

“所以,这件事是协商解决,还是公事公办,全在你们自己的选择。”

言非凡听这家伙说的这么直白,感觉这人还挺有意思。

这应该是属于真小人一个了,做坏事也让你知道的明明白白。

言非凡轻笑道:“我选择公事公办报警处理。罗老板,让你的人关掉信号干扰器吧。”

罗诚确认的问:“言医生,你确定?”

言非凡点头道:“我十分确定。”

罗诚犹豫挣扎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言医生,你确定你的关系很硬?能管住区公安局这一级别的实权人物。”

“要知道,强龙可不压地头蛇啊。”

言非凡笑了笑,说:“还算可以吧。”

他又催促道:“早点关上干扰器,不然过了一会儿,你真有麻烦。”

言非凡伸手一指段羽,说:“罗老板,你坦诚,我也跟你坦诚一下。”

“她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中南海保镖,如今负责我的人身安全。”

“如果在一定时间之内,我和她的信息传不出去,有关部门一定会派人来探查的。”

言非凡注意到罗诚是一脸不信,只得吩咐道:“段羽,让罗老板见识一下真家伙。”

段羽有些无语。

不过,她还是听从言非凡的吩咐,从衣服里腋下部位掏出了一把真家伙……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报警之后快速赶来的两名警察,在了解了情况后,建议这种情况最好是通过友好协商的方式,来妥善解决。

不过,段羽把两名警察带到一边,向他们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并郑重表示这人严重威胁到了她保护之人的人身安全后,警察就麻溜的把昏迷不醒的杜衡给带走了。

需要说明一下,杜衡之所以会昏迷不醒,是因为段羽在言非凡的授意之下,给他的脑袋补了一脚。

在言非凡看来,这个家伙大老远的从滨海追到京城,实属病得不轻。

杜衡这种情况,不是一顿“好言好语”就能劝说得了的。

绝对伤害,权威,还有强势,或许能让这个家伙晓得什么是敬畏,晓得知难而退。

言非凡对余苏叶干脆利索的对杜衡来这么货真价实的一脚,很是满意。

“嘿嘿,我还以为是亲朋呢,没想到一开门看到是他,就条件反射的踹了一脚。”

余苏叶说的有些得意,忽得注意到爸妈表情复杂的看着自己,不由的嘿嘿一笑。

“爸、妈,这个家伙,我已经再三警告过他了,说不想再看到他。”

“没想到他竟然追到了这里,我在惊吓之下,一时应激才踢了他一脚。”

“平时我不这样的,不信你们问非凡!”

余佑澎瞪了她一眼,批评说:“一个女孩子,要温柔一些,别动不动就动手动脚。”

他又看向段羽,问的却是言非凡,“非凡,你这位助理还有什么身份啊?”

言非凡介绍道:“叔叔,她来自那传说中的警卫团,军方安排到我这边做安保工作。”

这话一出,除了余苏叶外,其他几人都是一脸的惊讶。

李欣玥更是张口道:“哎呀,竟然是大名鼎鼎的中南海保镖呢。”

“哎,你身上有带枪吗?”

段羽轻轻的笑了笑,没有明确回答。

余佑澎把目光投向了言非凡,唏嘘道:“非凡,你真是一次又一次的惊到了我。”

“大伯父他也是中央保健局的专家,也经常给国家领导人号脉看病,我可是知道,他的身边可是没有警卫的。”

言非凡开玩笑的说:“这可能与我运气不太好有关,经常会碰上一些乱七八糟的倒霉事情,所以才需要有人看着我点。”

余佑澎知道言非凡这是在说笑,不过他没继续在此事上追问下去。

他们喝茶,吃着水果,谈起了轻松话题,闲聊起来。

没一会儿,他们又玩起了游戏。

投壶游戏。

其实,就是站在几米之外,向一个小口花瓶里投掷筷子。

几人玩了一阵后,就变成了言非凡一个人的表演了。

花瓶放置的距离越来越远,从三四米逐步到了近十米,但每一次言非凡在熟悉了一两次后,之后投掷的筷子,总能准确无误的送入瓶口之中。

最后,这个让余家人叹为观止的表演以瓷花瓶不堪忍受撞击,全身破碎而告终。

余苏叶还很是显摆的,让言非凡表演了一次抛接小桔子。

因为房间高度有限,言非凡这一次抛接了十五个桔子,就不在增加小桔子了。

即便如此,余佑澎、苏茹和李欣玥几人还是惊叹不已,称赞言非凡无所不能。

言非凡谦虚表示,不过是双手灵活,手眼协调性比较高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晚上过九点,余苏叶家来了两位客人。

一位是百宁医院的妇科主任,一位是身材高挑,比余苏叶个子都高的中年女子。

这位中年女子的五官棱角太过分明,脸部光滑看不见什么皱纹,还板着个脸,没有半点表情的模样。

她这个样子,言非凡看着很不舒服。这明显是整容太过,玻尿酸打太多的缘故。

他抑制着心中冲动,控制着不让自己上手在中年女子的脸上揉搓一番。

妇科余主任介绍说:“这一位是前国际名模,最美服装的创始人温婉女士。”

言非凡就注意到,这个介绍让苏茹、李欣玥和余苏叶都露出了激动或兴奋的神色。

余苏叶也注意到了言非凡的疑惑目光,为他科普道:“最美服装是国内少有的,能够与国外抗衡的女装轻奢服装品

为什么魁罡命不能拜佛 完整版阅读晚上近十点

牌。”

“我衣橱里就有不下十件最美的服装。”

李欣玥也不甘示弱的起身道:“温女士,我这裤子和皮带,也是最美品牌!”

“感谢对最美的支持和厚爱!”

温婉表达了一下谢意,又从随身的包包里取出三张黑色质地的卡片,分别递向了苏茹、李欣玥和余苏叶。

“这是最美的贵宾卡,在全国任何一家最美的直营店,都能享受到原价的六八折扣。”

面对对方送出的礼物,三个女人虽然眼睛发亮,但都控制住了自己,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把目光投向了言非凡。

温婉注意到这一点,就把卡片放在了茶几之上,目光转向了言非凡。

“言医生,我这次特意请余主任带我过来,是想寻求与您的合作。”

“合作什么?”言非凡不冷不淡的回道!

温婉抿了一下嘴唇,说:“言医生,我了解到,您是国内公认的顶级整形专家。”

苏茹一本正经的纠正道:“我家非凡不止仅是顶级,可是公认的第一呢!”

为什么魁罡命不能拜佛温婉轻轻颔首道:“是第一,是我表述的不恰当,言医生,对不起。”

言非凡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在意。

温婉又接着说:“作为国内第一的整形专家,这意味着您除了整形技术之外,您对女人的美,女人的形体之美的掌握和理解,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

言非凡淡淡一笑,说:“不敢说数一数二,只能说还算可以吧。”

温婉脸上挤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意,说:“如今的服装竞争相当激烈,除了争相聘请知名设计师设计新款服装之外,所有厂家也都在加大科技投入,研究如何让衣服,尤其是女性内衣,穿些更为贴身舒服,更能体现女性之美。”

余苏叶忍不住打断问:“最美也想进军内衣市场了?”

温婉点点头,说:“我们已经在洽谈收购一家内衣厂,也成立了事业部做产品设计。”

温婉再次把目光转向言非凡,接着说:“言医生,好的内衣设计,一个精准又完美的人体模特,是必不可少的。”

“我想请您为我们设计出不同体重,不同身高,不同罩杯女生的完美形体模型。”

言非凡就是一个愣怔,有些不可思议的说:“我一个医生,也能跨界在内衣设计上做出一些贡献?”

温婉轻轻的笑了笑,说:“言医生,在任何的一个领域做到了极致,其本事总是会溢散辐射到其他领域或行业的。”

“在将来,您的这种跨界合作,只会是越来越多。”

余苏叶眉眼含笑道:“非凡,我支持你的这次合作。”

“以你的本事,设计出我们女生在不同条件之下的最佳形体,不是一件难事。”

“你也这算是为我国广大女性能穿上更加舒服贴身的内衣,做出了一份不小贡献呢。”

李欣玥也附和道:“非凡,我也支持你接下这个合作邀请。”

言非凡呵呵一笑,迎着温婉的目光,说:“温女士,我愿意合作。”

“具体的合作条件,等我明天回到滨海,再坐下来商议吧?”

“好,到时我们再具体商议。”

温婉应了下来,又一指自己的脸,说:“言医生,想必您也看出来了,我这张脸因为之前不太懂事,做了不少次整容。”

“如今的情况是越来越糟糕,一点自然表情都做不出来了,脸也有些木木麻麻的。”

“言医生,我如今这种情况,您有什么办法来修正吗?”

言非凡忍着现在就上手给她做面部检查的冲动,说:“有没有办法,不好说。”

“等我回到滨海,给你做过详细的检查后,才能确定……”

温婉与言非凡约好了在滨海见面商议和检查的时间,就告辞走人了。

她这一走,苏茹、李欣玥和余苏叶是眼疾手快的一人拿起了一张最美的贵宾卡。

苏茹提议道:“附近的国贸商厦,就有一家最美专卖店,明天一起去?”

李欣玥和余苏叶是不停的点头同意。

这时,余苏叶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起手机一看,是表妹苏音的来电。

“表姐,救命啊,让表姐夫来救我……”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605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