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时前  名人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向阳:“不然什么时候咱们把院墙拆了,院子显得大点。”

老太太同金芳都不同意,这样挺好的。

小六都说,她做点心,那么多人进进出出的不合适。就这中国最后一个成仙的人样挺好,以后想聚餐去二哥家好了。

哈,向二嫂这个厚道的一句话不说,还频频点头。

去谁家谁麻烦的好不好。

金芳特意同向老大说道:“大哥,这阵子没少麻烦你,跟着惦记向朵,金朵了。”

金芳那是真的领情了,听说什么东西吃了好,向老大都给送过来了,而且从没提过钱。

别管是不是有什么私心,当大哥的,能默默的做到这份上,金芳领情。

向老大乐呵呵的:“别客气,都是一家人,咱们家两朵只要吃饱了,怎么都成。要说见外,那该是大哥承你的情,我这卤味,卖出来心得了。”

说着高高兴兴的放下

中国最后一个成仙的人

身段,给向阳,金芳,金老太倒酒。

然后把酒瓶子递给小六,余下的兄弟,他可不给满酒的。好歹是当当大哥的。

向阳心里就痛快,一杯酒,你当你多金贵,金芳就看到向阳眉毛一挑,要找事。

赶紧侧头过去,小声的说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我自认精明,可没想到把自己兜进去了。怪丢人的,这事别提了。”

向阳看看金芳,自家媳妇才不丢人,是老大两口子捡便宜:“便宜他了。”

金芳大方的表示:“也不算外人,咱们家两朵的大爷。我男人的大哥。”

好像被人调戏了,向阳脸色通红,看着老大这个态度,也没啥说的了,好歹话上说的明白,让人心里很舒服。

我媳妇的手艺没白瞎给你。

金芳这才同向老大客气的说道:“那是大哥,大嫂自己舍得豁出去东西,自己摸索出来的,我可不敢居功,顶多我就是好吃。”

笑笑这事就过去,半点不居功。

说真的这样的媳妇,让向老大都感怀,向阳就是娶了一个好媳妇。

金奶跟着就关心的问向老三两口子:“到镇上了,想好了做啥没有,总得有个打算。”

向老大,向老二都跟着看过去,老三是不少赚钱的,可在镇上没有个踏实的买卖,看着总是不踏实。

向老三:“我赚的就是东跑西颠的钱,让我在镇上找个踏实的买卖,我还真是没想好干什么。”

向阳:“孩子小呢,成天东跑西颠的,我三嫂一个人带着小胖多辛苦。”

向老三媳妇:“辛苦点没什么,主要是想要赚踏实钱,我也能腾出手来帮衬一把。”

这点金芳那是认可的,东跑西颠的钱那是真不稳当。

金芳:“慢慢琢磨,总是能想到的。”

金老太跟着点头:“对,弄个有手续的活干,我觉得那个好。”

谁都觉得那个好。可一般人不愿意费这个事去办这个手续。

大伙坐一块堆说说话,说说要做的事情,你说这个热闹。哥几个好些年没有这样的说话了。

金老太就同金芳说,这样多好,这么一大家子,谁敢说咱们从村里搬来的,谁敢欺负咱们向阳,一家一道的就是有个帮衬。

还说道:“平时兄弟们在一块,为了这个,那个,难免有些不如意,可关键时候,兄弟比外人可靠。”

金芳对这个不是多认可,不过老太太那么大岁数,肯定有老太太的道理,自己慢慢体会吧。做人,活到老学到老,多听听,别固执肯定是没错的。

至于说热闹,那是真的热闹。

金芳看出来了,最近老太太都稀罕家里热闹闹的,还说这些做什么。

同红楼梦里面的贾母比起来,差的就是,没有人家败家,会花钱。自家老太太在享福,花钱上太吝啬了。

当然了,也没有人红楼的贾母富有。

金芳忍不住就笑了,自己想哪去了,自家老太太绝对不是贾母能比的,明白多了。

不过这次镇上的一家子聚会,还是很有点变化的,向老大都同哥几个走的亲近了不少。

小五现在日子过的舒坦,两口子做饭纯粹就是心情好,但凡忙一点,都不开火的。

二哥家,三哥家,四哥家,就是实在没有饭,还有大哥卖的卤味呢,那真是太方便了。

老刘看着大强壮实起来的小体格,都感叹:“你这是有家了,吃的饱了,怎么这个岁数看着还长个了。”

大强就剩下傻笑了。问他,那就是日子真好。而且好像真的壮实了。

老刘就吧嗒嘴,你这小子捡了好媳妇,好好的谢谢人家金老太吧。

大强更加实在:“那是,我把老太太当亲奶。”

那也值呀,谁能想到娶了个媳妇,多了那么多吃饭的地方,不说别的,家里缝纫机,自行车,谁家能有?

哪是大舅哥呀,那是财神。

单位,公社附近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跑老太太那边逗闷子,照着这样的媳妇,这样的陪嫁,给他们也找个对象。

弄得老太太都哈哈笑,心说自家孙女姑爷这样的大舅哥,可没地方在找去。

老太太只要出门,那都是好几个小伙子围着的,更别说那些见缝插针的二流子了。

后来老太太就醒过闷来了,这不是绕着她老人家的,这怕是盯着他们家小六的。

老太太回家就盯着小六看,长得好,打扮的好,穿的好,气质好,关键是人也好,还有手艺傍身。

现在又加上一条,家里有好几个送钱的哥。这亲事打着灯笼都不好找呀。

难怪一群的小伙子绕着她一个老太太奉承。

小六都让老太太给看毛了:“奶,你这么瞧着我做什么,我都毛了,到底咋的了。”

老太太:“把那个咋的了,以后别说了,跟你嫂子,你四哥那样说。”

小六纳闷的看着老太太,平时老太太可不是这样说的,每次嫂子咬文嚼字的,老太太都要瞪眼睛,今儿怎么还让自己学。

要不是同老太太说话,她早就把口音改过来了,不对劲呀:“为什么。”

老太太:“对,就这个味,以后都这么说。”

然后哼哼着进屋了,心说,我让外面那群小子,高攀不起。

每次自家孙女咬文嚼字的对着别人算账,指挥他们娘两挑豆子的时候,老太太都觉得自家孙女比城里人都城里人,特别的高攀不起。

她老人家就想着让小六变成那样,看着群坏小子好意思提亲不,让他们自行惭愧。

喜欢重生80年代好日子请大家收藏:

金芳心说,小娃娃才多大,出嫁怎么也得二十多年

中国最后一个成仙的人

呢,你想的是不是远了点:“你这心还要好好的放在肚子里面二十多年呢,悠着点。”

可边上的老太太愣是同向阳一块找到了同感:“家里有闺女的人家可不是这样吗,碰上个咱们家向阳这样的还好,万一遇上个混的,那可比摘心还难受。”

向阳这个眼光超远的老父亲,从老太太这番话里面,悟出了教育孩子的道理。

定下了闺女们的教育方向:“以后咱们家孩子不能往太老实了教。”

老太太看向孙女姑爷:“那要怎么教。”

向阳深沉的看着远方,眼神坚定的说道:“出去放心,我闺女撒出去我得放心,得往这个方向教。”

金芳觉得,她好像看到了,两个姑娘砸手里的场面。真要这样,你看着吧,到时候有着急的。

可老太太点头了:“不愧是咱们家向阳,我当初就没想这么远。金芳亏得遇上你了,不然嫁给谁,我能放心?”

眼看着就跑偏了,还好小六端着鱼,同蒸肉进屋了。这话题能缓缓。

金芳看着两个闺女忧愁了,嫁个姑姑出去,你爸,你太奶要疯。

吃饭的时候,这两个人总算是消停下来了。

金芳反正是体会不出来这种出嫁,或者嫁闺女的心情,她出嫁的时候,打定主意带着老太太的,所以没体会到这种分离的酸涩心情。

难道要问向阳,你当初结婚的时候,体会到这种以后就是别人家人的感受了吗?那不是没事找事吗。

小五俩口子招呼过客人,晚上还过来打个招呼呢。

向阳心说,没人给你们闹洞房,闲的是不是,这大喜日子还过来这边跑。

到底当大舅哥的没好意思说这话。

看着大喜日子在自家混晚饭的姑爷,向阳突然就不那么牙疼了。

同招赘自家也差不多。难怪小五出嫁都不掉眼泪呢。

明早的饭,还要过来吃呢。所以小五没有出嫁女的感伤,也不怪别人。

再想想自己,也在媳妇家,同媳妇一块过日子呢,同大强好像也没啥区别。这个认识让向阳有点嘬牙花子。

大强要带着小五回新婚的家,金芳一个不注意,向阳跟着跑出去了。

从窗户影看到向阳拉着大强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才放小五俩口子走人。

金芳询问回屋的向阳:“今儿这日子,你还同大强说什么?”不耽误人家好事吗。

就听向阳哼哼两声:“我让他老实点。”

听到这话,金芳龇牙:“你缺不缺德。”

人家俩口子结婚,你让人老实点?你妹子能愿意吗?

跟着对向阳说道:“你不是缺德,你那是缺心眼。”

换向阳龇牙,怎么就缺德,缺心眼的了?对着金芳,一脸的你懂什么?

老太太不知道俩口子的饥荒,进来就拍打金芳一巴掌:“怎么说话呢,姑爷做什么了?让你这么数落的。有点数没有。”

金芳对着向阳翻白眼,抱着金朵就回屋了。招惹不起我躲。

心里嘀咕,向阳就是个缺心眼的,谁能同妹夫说这个。

老太太拉着向阳去看向朵,嘴里说的都是金芳不懂事。

向阳觉得自己被哄了。从老太太身上好像找到了,怎么同他们向家的姑爷相处。

第二天小五一早过来吃饭,姑娘羞答答的,姑爷傻呵呵的,扫一眼就知道俩口子挺好,该圆满的都圆满了。

金芳扫一眼向阳,哼了一声,你让人老实点,人家就老实点了,就说你缺心眼吧。

向阳那是更加体会到了,养闺女的不容易。自家白菜让猪拱了。

看着家里两朵,一大早对着俩闺女,句句都是别同你五姑学。

金芳就冷笑,等姑娘大了嫁不出去的时候,有你着急的。

突然发现自己嫁了一个当完傻哥当傻爹的货。看看炕上的三个货,金芳感觉后半辈子要操心。

孩子满月好几天了,金芳也被放出来,随便走动。感觉那真是特别的好。被老太太盯着坐月子太受罪了。

老太太张罗着要请一桌子客人,说是家里热闹热闹。

主要是向老二一家,还有搬过来镇上的向老三一家,同这段时间一直往这边送鲫鱼的向老大父子。

老太太说了,这段时间,为了两孩子,一家子人都没少跟着操心忙活。早就该招呼过来一块聚聚的。

让向阳晚上尽量早点回来,趁着这个机会,他们哥几个好好地唠唠嗑。这才显得哥几个和气。

老太太自己一大早亲自去买肉,回来的时候,手里攥着的钱都是油。

老太太洗干净手,对着金芳小六说道:“以后买肉回来这钱要不要单独放着,看着油乎乎的。”

金芳就笑:“钱这东西,是流通的玩意,从你手里到他手里,你知道经过了多少人的手,杀鱼的,买肉的,干什么的都有。最不卫生了。光卖肉摊子上找回来的零钱单放着怕是没用。”

老太太眨眨眼,那就是说,钱这玩意都不太卫生呗。

看看家里两个孩子,从这以后,老太太把最喜欢的爱好都改了,为了能随时随地的抱着两朵,老太太不数钱了。

还跟金芳小六说:“以后数钱之后,洗手在抱孩子,以后数钱的活我不干了。”

金芳深吸口气,这两孩子把老太太迷住了,魅力太大了。

小六都忍不住摇头:“奶,您这喜好变得更快。”回应的是,老太太说大伙欣赏姑娘的眼光,变得快。

老太太盯着自家重孙任性的开口:“到这个岁数了,我想咋变就咋变。”那谁还敢在说什么。

晚上吃饭,一大家子人围着桌子,在屋里都转不开身了,向阳:“这屋子还是买小了。”

向老二稀罕的看着边上媳妇抱着的金朵:“谁知道咱们家一口气能有两朵花呀。”

金老太稀罕这个小屋子,显得热闹,人多:“还是尽够住的。”

向阳:“一家子吃饭的时候,就显得小。”也不瞧瞧,这两间屋子,多少人聚在一块。

向老二豪气的开口:“以后去我们那边,院子好歹是大的。”

咦,向阳看向老二,好像被嫌弃院子小了。不过家里确实有点转不开。

喜欢中国最后一个成仙的人重生80年代好日子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662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