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爱情短文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真正需要小车路考的没有几个人。

其他大部分去跟了几辆大货车。

潘大章和韩祥源,以及另外两个中年人跟教练上了车。

教练是个瘦高的中年人。

他知道四个人中有三人都是镇长,或者乡长,或者科长。

只有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少年不知什么来头。

但是一上车,中学生就塞给他一包云烟。

他敏捷地发现了烟盒里面有2张十元的钞票。

其余三人也给了他一包好烟。

上车后,他笑着对四人说:“即然桩考其他几项考试都通过了,我这项路考也是最容易通过的,没道理给你不通过,对不对?”

他建设每个人开一段路。

总共三公里路程,一人开1.5公里。

首先让潘大章开。

教练坐在副驾上。

“你听我指挥,放心开,到什么路段怎样做,我会提醒你的。”

果然,连起步,挂多少档,什么路口该减速,怎样超车,或者礼让其他车。

教练都会提醒。

其实不用他提醒,潘大章早已是轻车熟路,一点不出差错。

“你象老司机一样熟练了。”

教练让他靠边停车,换韩祥源考试。

然后是另外两人。

三公里来回,回到驾校,教练给他们填了合格单。

在办公室填了表,去隔壁照相馆照了驾照像。

“你们可以回去了,驾照会在下个星期寄到你们指定的地址。”

韩祥源还要等铁珊笼矿明天派路过的货车,带他们回去。

潘大章验了行李,跟前台打了招呼,就离开了驾校。

按照柳梦秋提供的文联报到地址,他半小时后找到了。

竟然是白天鹅宾馆。

这宾馆可能是冈州市最有档次的宾馆之一?

宾馆门口悬挂着一条横幅,上面一排字:欢迎参加冈州市文代会。

门口设了一张接待桌,坐着两位面容清秀的女子。

潘大章把摩托车放入停车场。

背着旅行包走进宾馆大门。

看见接待桌前有一张告示:“冈州市文代会参加人员签到处。”

他走前去问道:“两位漂亮小姐姐好,请问参加文代会是在这里签到吗?”

两年轻女子,一位穿件宽松的棒针衫,下穿一条黑裤子,梳个马尾辫。

笑起来一对甜酒窝。

另外一个胖胖的,短头发。

大概两人是第一次被人称呼“漂亮小姐姐”,觉得特别新鲜,同时看潘大章一副中学生的样貌。

微笑说:“是呀,你是住宾馆么?去前台登记就行。”

把他当做一般住宾客的游客了。

“你们参加文代会的,不是免费安排住宿,免费吃饭,还免费送去旅游么?”

短发女笑着说:“你了解得很清楚的,不过文代会可不是说谁想参加都可以参加的。”

潘大章:“谁才有资格参加呢?”

“各县宣传部的领导,以及在报纸杂志上发表过作品的人才有资格被邀请。”

酒窝女解释说。

潘大章看见她面前有几张名单,笑着说:“帮我看看,上面有没有我的名字。若是有的话,我就不用去前台登记了。”

酒窝女:“你,小弟弟,你大嫩了,等你有作品发表了再说吧。”

一个中学生有可能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作品么?

“我觉得我不嫩了,很老诚了。帮我看看呗,我是俞督县的潘大章……”

潘大章嘻笑着说。

同时他已经在表上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你就是俞督县的潘大章?啊,你还这么年轻?太意外了……”

两女孩都惊讶得连声惊呼。

“是不是太嫩了?”

潘大章调侃地说:“你们听过我的名字?”

我真的岀名了?

我自己怎么没感觉到呢。

短发女:“你的大名现在在冈州文坛已经是如雷贯耳,大名鼎鼎了。”

她拿起桌上一本《名诗刊》说:“我刚才还在看你写的诗歌,写得特别富于哲理,耐人寻味,读了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潘大章:“那么我有资格在你们文代会上蹭几天饭吃么?”

“有,有,有,不对,你这不叫蹭饭,若说你没资格参加文代会,冈州地区可能就没人有资格参加了。”

短发女手里拿着一本《江山文艺》,里面有他的连载小说。

短发女慌忙让潘大章在表格上签名。

“你们县的柳梦秋和徐梅娟到了,还有曹向东没到,两个房间安排在608和609,你直接坐电梯上去。”

潘大章背着行李包坐电梯上到六楼。

一出电梯门,楼层服务员迎上前,热情问道:“先生你好,你是住哪间房?”

他也不知道是哪间房,曹向东还没有来,两间房的话,肯定是他跟曹向东住一间房。

问题是不知道柳梦秋她们两个住哪间房。

“我们县是安排两间房608和609,有两个女的先来报到了,她们是住哪间房?”

“她们住609房。”

服务员帮他开了608房间门。

房间内两张床,卫生间有热水,有两张书桌,一套茶俱,还有一台彩色电视机。

现在的宾馆能够有这些设施,算是比较高档的了。

隔壁门开了。

徐梅娟和柳梦秋走了过来。

“小潘,刚才我们两个还在念叨你,怕你今晚赶不过来签到,曹部长还特意交待你一定不能缺席。”

“来了就好,我们两个住609房,你和曹总就住608房吧,曹总,估计明天中午会赶到。”

徐梅娟主动说:“小潘,你去洗澡吧,然后我帮你把衣服洗掉,带了换洗衣服没有?”

潘大章:“怎么好意思让徐姐帮我洗衣服,我自己会洗。”

他看时间上已经是五点半,自己一身的灰尘。

于是捡了衣服进去洗了一个热水澡。

换上了一套新衣裳。

将换下的衣裳泡在桶里,撒了点洗衣粉。

对着镜子把头发梳整齐。

岀来套上丝袜,穿上皮鞋。

觉得人整体焕然一新的感觉。

走到609房,敲了敲门,披着一头长发的徐梅娟来开门。

“小潘,等柳姐几分钟。”

卫生间传来哗哗的响声。

房间里飘荡着一股清香。

609房和608房结构一样,里面摆设也一样。

“小潘,进来坐几分钟吧。咦,你不是说去考驾照么?考得怎样,通过了吧?”

徐梅娟热情邀请他进房坐。

“通过了,下个星期就可以得驾驶证了。”

电视上正在播放一部日本电视剧《血凝》,山川百惠清新秀丽的形象确实认人印象深刻。

柳梦秋披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穿着秋衣秋裤,潘大章不自禁地将目光投到了门外。

凹凸有致的身材诱惑力比较大。

“呵呵,小潘也在呀。没关系,你才多大的年纪,姐不会责怪你的。”

搞得潘大章有点尴尬。

徐梅娟都咯咯笑了起来。

“小潘脸都红了。”

我脸红了么?

应该不会吧?

我已经是五十多岁的心态,什么世面没见过。

不就是看见女人穿秋衣秋裤嘛,又不是没穿衣服。

没穿衣服又怎样?

“小潘发表在《江山文艺》中那篇长篇小说,我都读了。”

柳梦秋穿戴整齐,并且用吹风机把一头长发吹干了。

她见潘大章不自然的神态,不禁暗自偷笑。

他发表在《江山文艺》上的那篇连载小说,里面写的是一群在广东沿海城市打工人的生活。

亲情、爱情,其中也有情爱间的描写段落。

柳梦秋读来都是浮想联翩,百感交集。

若不是知道内情,谁会相信小说是出自一位十七岁的年轻人之手。

小说中人生百态,以及对生活的感悟,没有饱经沧桑的经历,凭空可以想象得出?

“走吧,到开饭时间了。”

徐梅娟把一个胸牌交给潘大章,让他佩戴在前衣襟。

走廊上陆续走出许多参会的人员。

冈州有十八个县,加上冈州市,每个县四五个人,估计都有近百号人。

冈州市人员虽然不住在白云宾馆,但是用餐时可以过来免费用膳。

潘大章是新面孔。

其他人可能以前都见过几次面,所以柳梦秋沿路都跟他人打着招呼。

一个身材高大壮硕,说话声音宏亮的男青年,从后面快步赶了上来。

“柳梦秋、徐梅娟两位美女,又见面了,咦,这次怎么带了一个小弟弟?老曹同志没有来?”

柳梦秋回头一看笑了:“王志强大哥,我们又见面了。怎么样,今年在你的英明领导之下,宁昌县又出了文坛新人没有,你王大哥又发表了多少篇佳作?”

“唉,惭愧,今年琐事比较多,只是在冈州日报上发过几篇散文,江郎才尽了,江郎才尽了。不过,我县出了一个故事大王哦,在《故事会》上发过两篇鬼怪故事哦。”

[标天蝎一区二区三区哪个强大签:p标签]他指着前面一位正在跟人说笑的胖子说:“就是前面那位胖子,怎么样?不错吧。”

在《故事会》上发二篇鬼故事就值得吹嘘,我县的潘大章……

柳梦秋是个有心计的女人,不会轻易把自己的底牌亮给人家看。

他对王志强的说辞不屑一顾。

什么琐事比较多,狗屁,分明是忙着结婚娶媳妇。

男人就是说一套做一套的心口不一的骗子。

前年自文代会上见过她一面会后,就向她展开了追求,几天写一封信。

一度让她对未来的生活展开了美好的想象。

可是半年后,这王大个就突然冷落了她。

去年文代会上,另外一位宁昌县的女作者告诉她,王志强正在追求县老大的女儿,应该很快就要成婚了。

后来她找机会直接质问他:“为什么变脸比翻书还快?”

他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低声说:“我怕你俞督县的甘老大给我小鞋穿!”

柳梦秋知道原来是甘老头在背后插了手,所以她也无言以对。

去年甘老大退居二线,也给她做了妥善的安排。

并且怂恿儿子跟柳梦秋订了婚。

知道内情的只敢背后嚼舌根,谁敢当面说什么。

三人来到餐厅。

偌大的餐厅挤满了人。

个个都佩戴了胸牌,每张圆桌都坐十个人,随意凑满一桌就行。

王志强在跟她们招手:“两位大美女,这边,这边还可以坐。咦,这位小兄弟不会是柳美女的弟弟吧?”

柳金胜年纪跟潘大章一样,所以王志强才会这样认为。

“是啊,他是我弟弟,怕文代会上的男人都是登徒子,所以他特意来陪我开几天会。”

柳梦秋故意这样说。

王志强笑呵呵对潘大章说:“小老弟,来这里坐,柳美女真的是你姐么?我差点就成你姐夫了。”

柳梦秋瞪了他一眼:“别乱说,我跟你什么都没有。”

王志强眼珠一转,翻了翻白眼,笑着说:“柳副部长,你这种假公济私的做法是不行的。”

“我怎么假公济私?”

“你开文代会把弟弟带来,难道不是假公济私么?”

天蝎一区二区三区哪个强大_(真正需要小)

柳梦秋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文代会应该是为本县文化传播,甚至是在文学创作上做出一定成绩的人员才有资格参加的。

而你弟一介矿工,去新闻报到稿都不一定写过吧。

带他来参会,难道不是假公济私?

“呵呵,我弟是最有资格参加文代会的人,明天开会你就知道了。”

你个王大个也真是孤陋寡闻,平时间不看书读报,冈州地区出了个大诗人大作家都不知道。

潘大章跟那个写《故事会》的胖子坐在一起。

写小说也是讲一个完整的故事,能够把一个故事写得吸引人,没有一定的笔力肯定不行。

其实前世的潘大章看得最多的杂志也是《故事会》和《今古传奇》。

所以他为胖子能够在《故事会》上能够刊登作品也是感到佩服的。

桌上还有三个空位,柳梦秋抬头看见一位丰腴的美妇招手:“蔡姐,蔡姐,这里有三个座位,来这里坐。”

美妇笑意盈盈走了过来。

“是小柳呀,见到你真高兴。”

跟在她后面是两个年轻男孩,她对他们说:“来,坐这里就行。”

王志强看见蔡姐,有点不自在的神情。

“蔡姐好,蔡姐出场,气势碾压全场。”

蔡凝阳也认得王志强,咯咯笑道:“王部长好,上个星期我还去你们宁昌县,很想去宣传部找你,但是又怕影响你前程,所以就打消了主意。”

王志强板着脸说:“蔡姐说得大严重了吧,你来找我,就会影响我前程,不至于吧?”

“县委大楼都是你岳父耳目,有女人找你,你不怕有人跟你岳父打小报告,交不了差?”

蔡凝阳咯咯笑起来,花枝乱颤,搅得人心慌意乱。

“哟,还有一个这么嫩的小弟弟在这里?”

他看见了潘大章,狠不得伸手掐掐他唇红齿白的粉嫩脸蛋。

喜欢重生1983年请大家收藏:

第二天吃过早餐,走到一楼,准备进入教室,进行课目一考试。

还有半小时。

林石长几个都跑到对面杂货店去买香烟。

潘大章也去买了几包香烟。

同时他在杂货店门口看见了昨晚上吃宵夜时坐在自己后面的小胡子和大金牙。

两人坐在店门口,喝着豆乳。

潘大章还特意看了他两人一眼。

两人不象是来驾校考试的,很有可能就是特意来这里守他的。

他们想怎样做?

把自己绑架控制?然后逼自己人付钱赎人?

正是做梦娶媳妇想得美。

两人也看见了潘大章,发现对方正目光瞄着他们,不禁一阵心虚,故意把目光投向另外一个方向。

潘大章懒得理踩他们。

反正大庭广众之下,他们也不敢怎样。

先进场考诚再说。

他跟众人一起进入考场,找到自己座位。

监考老师把试卷发下去,宣读了考场纪律。

前后都有二个监考老师,想做弊简直比登天还难。

潘大章记得前世参加理论考试时,是在电脑上,全部是选择题,半个小时不到就把试题全部做完了。

现在看试卷上题目也全部是选择题,判断题。

这类题目熟悉内容的话,填写答案特别快。

当然不懂的话,花的时间就相比多了。

除了一题机械方面的知识内容,他没有把握外,其他题他都信心满满的填写了答案。

也是半个小时,交了卷。

也有其他学员交了卷。

韩镇长几个还在苦思冥想。

“半小时后出成绩,通过了可以直接去参加桩考,下午还有路考。”监考老师提醒他。

试卷即时送到隔壁的办公室,有几个老师评分。

潘大章看见考场上至少有一百多号人,分作了两个考场。

考完试交了试卷的考生,特意被交待不要走远,半小时内成绩达标的会发一张考试卡。

拿考试卡去参加桩考,倒车入库几项考试。

潘大章十多分钟后就拿到了考试卡。

“98分,不错,你可以去桩考了。”

他拿着卡去了办公室登记。

安排一名监考教练和一辆考试车。

潘大章完成了一系列的标准起步操作,顺手把一包红梅烟塞到教练的手里。

“吴教练,多多关照!”

烟盒里有15根烟,也有5张卷成一团的2元钞票,总共10块钱。

吴教练瞄了一根,看出了猫腻,顿时脸上露出了舒心的微笑。

这年轻人真会做人。

“起步动作都很标准,可以去侧位停车,半坡起步……”

吴教练点燃一根香烟,让潘大章将教练车缓慢驶向考场道路。

侧位停放,完美。

弯道行车,标准。

半坡起步,没有问题。

半边桥,最后的停车入库都是满分。

“你考得完全合格,下午二点你可以去参加路考,若是通过,驾照下个星期就可以寄给你,你就可以开路上路了。”吴教练乐呵呵地对他说。

和自己预想的一样,一个开了十几年小车的老司机,再次考试会通不过,才怪。

他走到岀口,看见吕伟标、吕显福和林石长三人。

“咦,韩镇长他们呢?”

课目一考试成绩谁先出来,就谁先去桩考,他们几个可能理论考试花的时间稍久。

“他们几个年轻人,脑子比我们好用,先进去桩考了。”

林石长担扰地问:“小潘,考得怎么样,考试通过了没有?我现在都有点紧张……”

潘大章拍了拍他肩膀说:“别紧张,放松,没什么难的,跟你平时训练一样操作就行了。”

他和韩祥源考的是C1驾照,而另外几个人考的是B2驾照,可以开大货车的。

潘大章见离吃午饭的时间还早,于是信步走到外面街上。

驾校对面就是八镜台公园。

上次跟温小芹来过一次这里游玩,里面八境台景观楼正在维修重建,按照宋代建筑结构建造。

其他区域可以正常游玩。

潘大章出了五毛钱,进到公园,在湖边静静观赏湖水里一群群五彩斑斓的锦鲤。

游客从售货亭买来鱼食,往湖里投喂。

无数锦鲤聚集在一起觅食。

湖对面草丛里还有几只白鹅飘游在水面上。

景色优美。

湖面上几只游船。

这时两个穿着时髦的青年,一左一右坐在他旁边。

“潘大章同志,我哥俩个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小胡子语气平静的对他说。

两个毛贼明目张胆在湖心公园这里开始实施计划了。

潘大章眼里浮现一丝笑意。

天蝎一区二区三区哪个强大

“我好像并不认识你两位吧?”

另外一个说话就露出两颗金牙:“你是不认识我们,但是我们认识你呀。你是有钱人,又是名人,所以我俩想向你借点钱花花。”

潘大章噗嗤差点笑出声:“两位大哥,开玩笑吧,我不认识你们,会借钱给你们么?”

小胡子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顶在他的腰上。

“老实把你口袋里的钱掏岀来,不然小心我的匕首捅伤了你。”

潘大章:“呵呵,大哥,你这不算是借钱,你这是持刀抢劫呀。”

“小子,老实点,老子就是持刀抢劫,怎么样,不听话小心你的小命玩完。”小胡子恶狠狠地说。

大金牙露齿笑道:“这就是抢劫,识相的,老实点。”

潘大章看了周围一眼,对他们说:“大哥,这里到处都是人来人往的游客,你不怕他们看见你们持刀抢劫去报警?上半年可是清除了一帮象你们这样的人哦。”

他指着左侧一处竹丛说:“不如我们到那边去谈谈?”

大金牙四周看了一眼,同意了潘大章的提议。

“谅你今天也逃不脱我俩的手心。”

两人一左一右夹着他朝竹丛走去。

这是一个小山坡,长满了毛竹,还有众多杂生的木藤条,无数杂草。

潘大章:“这个竹丛就是好地方,发生了什么,外面的人都不知道。”

他故意装糊涂:“刚才你们说什么,想要我口袋的钱吗?可是我口袋钱包里才几百块钱,还有四千多元在招待所的背包里,不如我一起去拿来给你们?”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今天似乎是碰到了一个傻子,身上多少钱,背包还有多少钱都主动说出来。

不会是吓傻了吧?

“你当我们是傻瓜么?先把钱包钱交出来?”

小胡子毫不客气就将手往潘大章口袋伸去。

潘大章右手抓住了他手腕,用力一抓,小胡子顿觉如一把钢钳钳住了,痛得他冷汗直淌。

“哎哟,痛、痛……”

大金牙见状,一拳朝潘大章头顶砸下。

小胡子另一只手握着的匕首也发狠捅向潘大章腰际。

潘大章快捷地躲过一边,左手把大金牙拳头捏住,快速朝小胡子匕首抵住。

小胡子见势,匕首闪过一边。

潘大章一脚踢向小胡子臀部,小胡子站立不稳,倒在地上。

手上匕首已掉在地上。

变动在转瞬即逝之间,事起仓促,两人做梦也没想到,一个中学生有这么恐怖的实力。

小胡子的右手腕还在被一只钢钳般的手攥住了,动弹不得。

大金牙右拳同样受制于他人。

潘大章两只手同时用力,只听得骨骼脆裂的声音。

两人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兄弟,兄弟,放手,放手……”

潘大章冷冷地说:“谁是你兄弟?我兄弟要是去抢劫,我先打断他一只手再说。”

“大哥,不对,老板,老,求你饶过我们,再也不敢了……”

外面的游客听见响声,有人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啦?”

一个中学生抓着两青年的手腕,两人痛得不停哀嚎。

地上还有一把匕首。

潘大章对中年人说:“大叔,麻烦你去报警,两个歹徒持刀要抢劫我,被我制服了。”

中年人匆忙跑去公园门卫室报警。

大金牙苦丧着脸哀求:“老板,你放我们一码,以后我们再也不敢惹你了。”

小胡子也哀求不停。

潘大章:“你们就是两只狼,今日放掉你们,明日就有人受你们的伤害。”

十几分钟后,两名公园巡防人员带着几名城防队员跑了过来。

小胡子用力想挣脱逃跑,但潘大章手腕上抓得更紧。

“你把我们弄进去,不怕我们岀来后去报复你?”大金牙恶狠狠地威胁说。

潘大章:“下次再让我碰见你们做这恶事,我一定把你们弄残废,不信可以试试。”

几个城防队员来到了身边,看见一个中学生把两个青年人,制服在当场,都讶异非常。

“他们两个恶徒持刀想抢劫我,被我制服了!”

潘大章跟他们说了事情经过,自己腰上衣服也被他匕首割破了,行凶的匕首还掉在地上。

城防队把他们几人带到公园巡防员办公室,把事情经过都记录下来,并且让潘大章也签字留了通讯地址。

然后潘大章离开了公园,返回驾校餐厅。

韩祥源跟另外几人都围着一张餐桌,团团坐着。

潘大章打了饭菜,走了前去。

黄俊豪看见他,担扰地问:“到处找你潘诗人不到,以为你被人绑架了?”

刘平:“是哦,小潘你现在身价不是几十万可以衡量的,不要遇到绑匪把你绑了,拿十万元去赎就麻烦大了。”

潘大章:“两位真的是神算,以后去摆摊算命,都可以赚一碗饭吃了。刚才我去对面的八镜台公园,在湖心园,真的碰到两个歹徒,用匕首顶着我,叫我给钱。”

他指着腰际被捅破的一处衣裳。

“大嚣张了,连我都想劫!”

吕伟标:“没受伤吧?”

黄俊豪:“小潘同志,有钱有名了,要保持低调,千万不要在外面露富,估计昨晚你在夜宵摊上炫富,被其他别有用心的人听见了,所以特意在这里蹲点守你的。”

潘大章笑着说:“俊豪,你不应该去学开车当司机,应该去派出所当侦探警察。昨天坐在我后面的那个小胡子和大金牙,有印象没有,就是他们两个。”

郭冬新:“小潘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两名歹人跑了,这段时间在冈州你还是要小心谨慎为好。这种人认定的目标不会轻易撒手的。”

潘大章:“他们没法再作恶了,当场给我擒拿住,交给城防队员处置了,估计要判上几年了,持刀抢劫,不会是轻罪。”

林石长奇怪地说:“小潘,那两个人比你高大多了,你是他们的对手?”

怎么听怎么觉得你又在吹牛。

看你个子也就是一般,又是学生,能有多大力气可以降服两个大汉。

“这两人不算什么,多几个我一样撂倒他们,我力气大,手上劲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吃饭速度也很快,几分钟时间就把一份饭菜吞到了肚中。

其他几人也吃完了饭。

林石长现在是个爆破工,以前也干过风钻工,手提八十多斤的风钻,轻轻松松爬十八付楼梯。

在矿工面前说自己力气大,看不起谁呢?

“小潘,你手劲有多大,可以把两个壮汉都打扒下。”他表示不服。

“林师傅,你可以试试。”潘大章撸了撸衣袖。

“抓手掌,还是扳手腕都行。”

他自己都无法确定手掌上力量到底有多大,几次握住别人手掌,稍一用力对方就受不了。

好像也并没使多大的劲呀。

现在风钻工吕显福说:“我来跟你握握手劲吧。”

吕显福手掌肥厚多肉,五根手指特别粗壮。

掌上老茧密布。

是一只长期劳动锻炼的手掌。

反观潘大章的手掌,细细嫩嫩,白皙纤长,柔弱无力的样子。

生怕用力握掌都会把他手指捏爆。

“来吧,吕师傅,等下把你捏痛了,你可别怪我哦。”

潘大章随意把手伸向他。

前世虽说是农村的孩子,也有几斤蛮力,但是跟这些老师傅比起来,肯定差得很远。

但自重生后,他觉得身体各方面都已经是非常人可比。

行动速度,反应,耳力,以及力气都比常人不知多上多少倍。

精力旺盛,从来不知疲倦。

以及头脑思维能力,读书过目不忘的能力,悟性……

此时吕显福已经握住了他的手,而且同时手指间爆发的力气,有瞬间把他手指捏碎的念头。

潘大章后发先至,充盈于手掌间的力气,迅速反客为主。

如钢钳般锁住了吕显福的五根手指。

稍一用力,吕显福疼得撕牙裂嘴。

“啊,啊,疼,疼,放手,放手……”

潘大章松开手掌,吕显福用力甩动着手腕。

他粗壮的手掌仿若被钢钳用力绞了一下。

“小潘,你这手掌,真是有劲。”

吕显福佩服地说。

众人都看出这不是做戏装的。

林石长站了起来:“我来跟你板板手腕?”

他偏不信那双白皙纤细的手真的力气有这么大。

把桌上碗筷扒拉到一边,潘大章把手肘支在桌上。

“随你怎么扳,用两只手也行,扳倒就算你赢。”

林石长开始还循规蹈矩按照常规,用右手跟他扳。

无奈潘大章手臂纹丝不动,还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另外一只手也加了上去,整个人都朝一侧倾倒过去。

林石长至少有一百五十斤体重,加上双手的力气,足有几百斤力量。

潘大章笑着问:“用力了没有,轮到我反击了。”

稍一发力,把林石长整个人都扳了过来。

其余几人都目

天蝎一区二区三区哪个强大_(真正需要小)

瞪口呆了。

“现在相信我说的了吧?”

总认为我是吹牛的,我需要吹吗?

喜欢重生1983年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663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