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诗歌精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老黄,你们中统怎么回事?翻来覆去就只是那几个问题,唐城都已经回答的明明白白了,你们的人还要翻过来覆过去的追问,难不成你们非要唐城承认才行?是不是,只要唐城的回答不符合你们的心思,就是有所隐瞒,就是拒不交代?如果是这样,我可是要到委员长面前好好说道说道的。”

会议室外面的走廊里,面色严肃的局座正在大发雷霆,委员长派来的那位杨姓侍从官,这个时候也是一脸狐疑的看向中统这位姓黄的高层。这位姓黄的中统高层,虽说心中已经腾起怒火,可脸上却还是露出微笑,面对局座的暴怒呵斥和那位杨姓侍从官狐疑的眼神,他故意放慢的语速言道。

“一晚上死了三名中层,而且都死在了自己的住所里,中统现在是人心惶惶,很多人都生怕第二天没办法再醒过来。”中统这位姓黄的高层应该是写24次对方名字烧掉的后果个擅长玩语言文字的,他一开口,就径自先将中统摆在了受害人的位置。“目前我们中统手头上的线索很少,所以每一条线索,我们都必须要反复核对。局座,您就先理解一下吧!”

对方这种看似委婉,实则以退为进的说法,差点没有令局座当场笑出声来,都是从事情报工作的,局座怎么可能看不出中统的那点小伎俩。“老黄,虽说咱们两家一直都带有争斗,可那些都是可以摆在台面上进行的。里面的这个年轻人,他不但年轻,而且很有能力,是我们军统一致看好的后辈。如果你们中统试图给他泼脏水扣大帽子,那咱们两家之间的争斗,可能就要从现在开始升级了,如果不信,你们大可以试试看。”

局座释放出的态度,令这名中统的黄姓高层大为吃惊,因为依照他对局座的了解,面前这位暴怒中的局座大人,似乎还从未如此公开的对哪位所谓的后辈这么看好。不仅仅是这位黄姓高层一脸狐疑,就连站在一边的杨姓侍从官,这个时候也是露出同样的表情。“老黄,我刚才的话不是在开玩笑,如果你们有证据,我不拦着你们,可如果你们没有根据的针对那小子,这事,咱们可就有的闹腾的。”

站在走廊里的局座面色冷森,摆明了要为唐城撑腰,看的黄姓高层眼皮直跳。三人接下来谁都没有说话,走廊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诡异起来,此刻还在会议室里的唐城,并不知道外面走廊里发生的事情。面对中统两人的连续询问,唐城表现的很是冷静,虽然对方翻来覆去的就只是那几个问题,唐城也并没有表现出不耐,甚至脸上还带着淡淡的轻笑。

唐城的表现,令张江和很是满意,原本心中还有点担心的他,这时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心中隐隐有些小得意的张江和,随即不在理会唐城三人的交谈,只是专心致志的喝起茶来。“你们到底想要问什么?”唐城终于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对方翻来覆去询问同样的问题,让出唐城终于做出反应。

“你们问的问题,我已经做过多次回答,如果你们试图从这些问题当中,找出我的问题,不妨你们就直说。实话说,就在你们来之前,我还在地下室里审讯犯人。我没有那么多的闲暇时间,陪着你们玩过家家的把戏,如果你们还要继续这种浪费时间的游戏,那我可就不奉陪了,毕竟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被白白浪费!”

唐城说着话,作势要起身离开,坐在对面的两个中统特务,脸色大变的同时,其中一人伸手指着唐城爆喝道。“姓唐的,你给我坐下!现在是我们对你进行询问的时间,不管你有没有事情要做,现在都必须老老实实坐在这里。”对方的突然翻脸,显然并没有出乎唐城的预料,和张江和默默对视一眼之后,唐城咧嘴笑出声来。

口中呵呵轻笑的唐城,也不理会这两个中统的人,只是起身站起,抬腿朝着会议室的大门走去。“叫你坐下来,难道你没有听到?”见唐城根本无视了自己的呵斥和警告,其中一个身形壮硕的中统特务,也跟着起身站起,大步追着唐城到了会议室门口。还坐在椅子里的张江和,这个时候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端着手中的茶杯,表情诡异的看着剩下那名中统特务。

果然,就在起身追赶的那个中统特务,伸手抓向唐城右肩的时候,原本面朝会议室大门的唐城,却突然一个原地转身,和追赶并试图拦下他的这个中统特务,来了个面对面。转过身来的唐城,抬起左臂挡开对方抓向自己肩膀的右手,自己的右臂曲起,一记

写24次对方名字烧掉的后果 “老黄,你

八极拳中的顶心肘,瞬间便顶中对方的胸口。

受了唐城一记顶心肘的中统特务,顿时如受重击般僵直了身体,一击得手的唐城却并未轻易放过对方。之前挡开对方右臂的左手顺势下抹,拉住对方的右手向自己这边一拉,就将身体后仰的对方拉正了身位。同时唐城右膝抬起,在对方腰腹间重重顶了上去,等唐城松开手的时候,连续遭受重击的对方,只能用手捂着自己的腰腹,弯腰屈膝跪倒在唐城面前。

唐城这一手连击,实际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等着坐在长桌边的另一个中统特务反应过来的时候,唐城这边已经全都结束了。“你怎么能随便动手打人呢?”还坐在桌边的这位,正要起身,却被已经放下茶杯的张江和,用力按住了肩膀。没能挣脱来的这货,就只能坐在椅子里,发声指责起唐城,可唐城对此并不在乎。

“消消气,先喝点茶,年轻人嘛,脾气总归是火爆一点,咱们这些做长辈的,应该多多包容才是。”反正唐城没有吃亏,而且极度护短的局座就在门外,张江和便笑嘻嘻的拉着身边的这个中统特务,不让他有机会起身去找唐城的麻烦。唐城和张江和这种一动一静的配合,是桌边这名中统特务,绝对没有想到的。

他们原本的计划,是想要用反复询问的方式,来故意激怒唐城,然后趁着唐城暴怒或是方寸大乱的时候,来套唐城的话,继而找出唐城的破绽。可他们并没有想到,唐城面对他们的反复询问,并未表现出慌乱或者暴怒。唐城刚才拒绝继续配合的时候,他们误以为之前的反复询问,已经将唐城逼到了崩溃的边缘,所以在唐城起身想要离开的时候,他们中也会有人追上去阻拦唐城。

可他们却并没有想到,在他们设计唐城的时候,唐城同样也在设计他们。依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吃亏的只能是他们,因为唐城还好好的站在门前,而那个试图拦下唐城的中统特务,已经面色苍白的跪在了地上。就算他们一会可以向局座告状,可这里还有个张江和,双方都是两个人在这里,谁也不能阻拦张江和向着唐城说话。

一旦双方之间进行扯皮般的相互指责,那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不了了之,因为相互指责的双方,谁都没有明确的证据来证明自己说的就是对的。可唐城毕竟是动手打了人,还坐在桌边的那个中统特务,也没想要放过唐城。可还没等他起身站起来,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原本从会议室后门离开的局座三人,这次从会议室的前门进来的。

“怎么回事?”走在三人最前面的局座,一进门,就看到唐城站在距离前门不远的位置,在唐城身边,还跪着一个。随后进来的杨姓侍从官,也马上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不过他并没有出声,只是冷眼看着面前的这一幕。随后进来的黄姓高层就不一样了,毕竟跪在地上的那个,可是他们中统的人。

“唐城,你太放肆了!”一个站着,一个跪着,都不用问就知道跪着的这个,一定是吃了亏的。所以最后进来的黄姓高层,看清楚眼前这一幕之后,便伸手指着唐城呵斥起来。唐城现在还只是他们的怀疑对象,中统手上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指证唐城,不过他倒是可以用伤人做借口,先惩治唐城一番。

被斥责的唐城,却理也不理那位黄姓高层,只是对着最先发问的局座双手一摊。“还能怎么回事!找不到给我扣屎盆子的机会和借口,就恼羞成怒了呗!结果却技不如人,就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了!”唐城的回答不算详细,可意思却已经表达的很清楚。

得知唐城并没有吃亏,局座暗自松了一口气,随即扭头看向一脸怒色的黄姓高层,口中厉声言道。“姓黄的,刚才在外面,你不是一直对唐城的事情很敢兴趣吗?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唐城已故的父亲,曾经是校长的贴身护卫。调入我军统之后,更是功勋呵呵。校长还亲自为唐家手书烈士匾额,你们想要动唐城的心思,简直是想瞎了心。”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唐城并不知道,局座为了自己,居然在委员长面前据理力争,甚至还出言警告了想要搞事情的中统头头。可委员长同样看重中统,所以在中统的极力请求之后,委员长最后还是同意中统上门,对唐城进行询问。中统高层原本的打算,是直接将唐城带到中统总部,才进行询问,可委员长并未同意。

最后的询问地点就放在了军营里,而且中统询问唐城的时候,不但局座和张江和要在场,而且委员长也派了自己的一个侍从官在场旁听。正在城里收尾的唐城,接到电话叫他马上返回军营的时候,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他走进张江和的办公室里,看到坐在沙发里的那两个陌生面孔,接到张江和眼神暗示的唐城,这才察觉出情况似乎不对。

等张江和介绍过这两个陌生人的身份之后,在张江和的极力约束下,虎着脸的唐城只能老老实实的去了2楼的会议室。原本空旷的会议室,已经做过重新布置,不但少了一些椅子,而且会议室的东侧还多出几扇屏风来。唐城的耳力同样远超常人,他马上就听出屏风的后面,依稀有几道呼吸声。确定了屏风后面有人在,唐城这才定下心来,只是他的表情依旧看着满是冷色。

询问唐城的,就是之前坐在张江和办公室里的,那两个陌生面孔,张江和虽然为唐城做过介绍,但唐城却并未记住这两个人的姓名和职务。唐城是接受询问的一方,所以只能孤零零的坐在长桌的一侧,长桌的对面坐着中统的两人和张江和。唐城一坐下来,便马上从口袋里摸出香烟,先给自己点了一支,然后不动声色看着中统的两人。

中统来的这两人,原本看着唐城年轻,心中觉着应该会好对付,可是此刻看唐城的做派和表情,显然是个软硬都不吃的主。“唐队长,我们两人只是奉命来询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觉着可以,就麻烦回答我们的问题。当日,你也可以不回答,大不了我们回去之后,如实上报就是了。”中统两人中那个头发稀疏的,明显是想要用话语刺激唐城,可唐城并不吃这一套。

唐城不说话,只是默默抽烟,再看原本还有些担心的张江和,这个时候正在努力忍笑。中统两人很是无奈,可这里毕竟是张江和的地盘,他们两人就算想要大怒,也还要考虑到张江和也在场。两人对视一眼,只能打开手中的记录本,向唐城发出第一个问题。“唐队长,我们想要直到,2天前的那个晚上,你在什么地方?在做些什么?”

到了这会,唐城怎么可能还猜不出中统这两人来军营的目的,既然张江和在场,而且屏风后面还提前藏了人,唐城也就目标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了。面对对方的第一个问题,唐城只是轻轻掸了掸烟灰,然后一脸平静的看向对方两人。“两天前,应该就是下雨的那个晚上吧!两天前,我们在城区里有监视任务,那天晚上,我应该在城内的监视点里。”

有心给对方两人设下陷阱的唐城,并没有说出搜索队一直都有监视记录这个东西,只要查询搜索队的监视记录,就不难得知2天前,唐城都在做什么。唐城的回答听着毫无破绽,而且这两个中统特务的记录本上,也有标注出,那天晚上唐城待着的旅馆,已经处于中统的监视之中。

“那天晚上,你有没有外出?或者是中途离开过?”见唐城表情坦荡,中统的两人随即问出第二个问题。或许是因为他们自己急躁的缘故,他们向唐城问出的第二个问题,明显有逻辑混乱的迹象。唐城闻言只是口中呵呵轻笑,他想不出对方所说的外出和中途离开,这两者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

“那个点,我们搜索队已经监视多日,外面下着雨,你们觉着我大晚上应该外出还是中途离开?”顿住话音的唐城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两人,他话语中提到的那个点,指的就是那间旅馆。早就知道中途派人监视跟踪自己的唐城,故意没有说旅馆而只是说那个点,便是想要误导对面两人,如果两人不知情,就一定会顺着唐城的话继续往下追问。

只是对面两人的反应,完全出乎唐城的预想,因为两人并没有继续追问,而是问了一个似乎并不相干的问题。“唐队长,城西的川香斋,你可去过?”川香斋?唐城闻言只是轻轻皱眉,他知道川香斋是一家专门制作售卖点心的地方,周红妆和家里的两个混血双胞胎很喜欢川香斋的点心,自己可没少给家里人买。

见唐城并没有马上做出回答,对面两人误以为自己已经抓住了唐城的破绽,其中一人便得意洋洋的继续言道。“川香斋的点心用料考究,吃过川香斋点心的人都知道,吃过川香斋点心之后的余味,甚至能保持两三天不散。”中统两人的话,并未令张江和表情有异,可坐在一边的张江和却暗自皱眉,他的心中隐隐紧张起来。

唐城这个时候却呵呵一笑,随即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然后一连戾气的看向对方两人。“您二位是不是要说,你们在案发现场闻到了川香斋点心留下的余味,而我经常给家里人买川香斋的点心,那么我就该是那个刺客了?”唐城的反问,令对面两人面色变化起来,张江和见状眉头为之一松,他知道唐城是说中这两个中统特务的心思了。

“呵呵!难怪这阵子,城里到处都传言你们中统办事不行,给人扣帽子的本事却不小!嘴长在你们身上,如果你们硬要说我买过川香斋的点心,就跟你们中统死了人有关系,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我要问清楚了,是不是所有买过川香斋点心的人,都会被你们中统怀疑并上门问话?如果你们中统只是针对我唐城一人,那这事,咱们可要好好的说道说道了

写24次对方名字烧掉的后果 “老黄,你

!”

对面两人,眼见着唐城开始发飙,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来指证唐城的他们,马上就有点骑虎难下。此刻已经试探出对方虚实的唐城,却有点得理不饶人的样子,直接当着张江和的面,大力拍了桌子,然后指着对面两人大声咆哮起来。“我不管你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如果你们有证据,就直接抓我。如果没有证据,那你们就是故意对我栽赃,我要一个说法!”

坐在屏风后面旁听的局座等人,忽然听到唐城拍了桌子,原本还以为已经发飙的唐城,会怒急出手将事情闹大。可是等他们中已经有人起身站起,想要阻止唐城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唐城的语调又突然弱了下来,最后也只是问中统要一个说法这么简单。心中明了的局座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一句臭小子,便稳坐钓鱼台,静观事态的发展。

局座坐着不动,其他两人也不好从屏风后面出去,就只能也老老实实的坐着。一直没有说话的张江和,也继续开始装起鸵鸟,眼见着唐城并未吃亏的他,怎么可能帮着中统的人说话。只凭着所谓的点心残留的味道,就来找唐城的麻烦,这个理由要是被传出去了,中统的脸面就算是全都丢光了。所以在唐城再度反问之后,中统的两人随即脸色大变,他们忽然意识到,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并不好对付。

中统上门来询问唐城,原本就没有想着能定唐城的罪,就算他们已经认定死的那三个人,九成九是唐城动的手脚。可他们手中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且唐城身手过人且身边还有人护卫,强行将唐城带到中统总部问话,更加的不可行。所以,他们今天的登门询问,实际只是一次试探。

中统的这次试探,即是针对唐城,也是针对局座和张江和,因为对于中统这种特权部门而言,有的时候,有没有证据根本不重要。不过看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的这次试探,似乎并不理想,因为唐城反击犀利不说,而且还反将了他们一军。两人心中隐隐发急,便又重新改写24次对方名字烧掉的后果回到之前的那个问题上,打算继续跟唐城纠缠下去。

可已经拍了桌子的唐城,并没有打算跟他们继续纠缠的意思,只是冷眼看着对方开口言道。“我们执行的监视行动,已经持续了有十天左右,你们问我,谁能证明我那晚在旅馆里,而且还说搜索队的人给出的证明不算。那么,我问你们,你们中统执行监视行动的时候,是不是还要给不相干的人做行动报备?”

唐城的再次反问,对方两人还是无言以对,只要是监视行动,一般都是需要保密的。有的时候,这种监视行动连相熟的人都不能透露,更别说是不相干的其他人了,所以他们根本无法回答唐城的反问。一直坐在屏风后面旁听的局座,这个时候,已经故意黑了脸,气呼呼的起身从会议室的后门离开了。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665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