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前  名人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劳娜小姐登上马车以后,四人就立刻向着郊外赶去。

这时,天选者的战斗已经开始波及住宅区,甚至还有变得更加剧烈的迹象。驻守在重要路口的城防军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马车没有走多远就被守军拦住,不等带队的军官喝斥,驾车的女仆就挥舞了一下悬挂家纹的小旗,显示天选者的身份,不在宵禁的限制之列。

围上来的城防军连忙散开,撤除路障,放她们过去。

“他们动作倒是挺快的。”劳娜小姐靠在车窗边,看着城防军手忙脚乱的搬开路障。

“只要是珍惜生命的人,都会努力避开与天选者遭遇,毕竟,万一被战斗波及,那后悔就晚了,”女骑士海蒂里理所当然的说道,“拜耶兰城里至少有十几个被选中者藏在暗处,盯着那两场战斗,一有机会就会扑出来咬住猎物的脖子。

“我们离开城区以后在安全屋休息。清晨六点第二次热点标记开始以后恢复行动。”

她指了指地图上城外一处道路错综复杂的小镇:“在这里,五分钟的时间只能让天选者知道我们的位置,却不能锁定我们的方向。我们到了那里再决定前进的方向。接下来的几天皆是如此。思菲丽珂,你和娜拉轮换驾车。”

“是。”黑发双马尾的女仆乖巧的坐在劳娜小姐和她的女骑士对面。她穿着黑白色的女仆裙和长靴,个子很高,没有被问到的时候始终望着窗外。在这样百年一遇的大事件中,也只有劳娜小姐亲信的贴身女仆之一能够被留在身边。

“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躲下去吧!”劳娜小姐亮出魔杖,“以我们的实力,哪怕是超凡者也可以拿下!如果能偷袭夺下一个徽记,接下来就非常有利了。”

海蒂里希严肃的否定了这个建议:“根据家族取得的情报,第二阶段会是一场长距离而危险的机动,我们要隐藏到那个时间,再去和其他天选者汇合,

“白天并不执行宵禁,在公开场合,身份尊贵的天选者们依然要维持自己的体面,不会公开出手。你可以第二阶段选择与其中一位结盟,协助他夺取最后的胜利,甚至可以出让自己的徽记换取奖励。

“据我估计,前半程最强势的被选中者是序列6‘圣殿骑士’康茂德殿下,预言之子‘窥秘人’亚伦,迦南的双途径非凡者嘉拉迪雅之中,还

晚上自己一个人偷偷看的东西

有杀害阿维尼翁大人的神秘人。他们不仅本人实力强大,背后还有压倒性的人力和物资支援,优势难以撼动。

“但是,资源优势并不能保持到第三阶段,最后的试炼仅仅对被选中者开启。到了那个时候,每一枚徽记都可能是决定性的。

“劳娜,只要能坚持到第三阶段,你的价值将是现在无法想象的。若是运作得当,神秘世界未来的领袖会和给你开出无法想象的条件,更不要说你还可以藉此窥探世界的本源,洛克哈弗特家族将会抵达从未有过的高峰。”

“是是是,”劳娜小姐鼓了鼓脸颊,“总而言之,对于我这样的咸鱼被选中者,利益最大化的战术就是苟着呗~”

“请不要这样说,荣誉取决于结果而非手段……”

“好好好,海蒂里希你都对,我什么都听你的!”

两人交谈的事项也是足以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但是,看着她们说话的时候,总会给人一种小女生在聊天的感觉。

马车颠簸了一下,似乎进入了一段不太平整的道路。

“已经接近城郊了吗?有这么快?”海蒂里希掀起窗帘向外看了看,“我们应该才过敦巴瑟桥,还没有离开西敏特区才对。”

窗外漆黑一片,没有可以辨识的标志性建筑,甚至,连房屋都没有多少。

马车正在穿过一块开阔的空地,被坑坑洼洼的路面震的上下起伏。月光下嶙峋突兀的阴影,令人想起枯枝上窥伺着猎物的秃鹫。

“这里是通往郊外的路?”海蒂里希警惕起来。路旁的景色越来越阴霾黑暗,甚至还出现了陵墓和墓碑。

她们不知不觉中竟然来到了一个荒凉的墓地。

拜耶兰城的规模很大,甚至连墓地都可以容纳。

“停车!劳娜,思菲丽珂,别出来。”

海蒂里希跳下马车,举目四望只能看到阴森的枯木和坟冢,不时传来两声乌鸦的哀鸣,让气氛更显异常。

“娜拉,怎么回事?你怎么到这里来?”女骑士拔出佩剑,指着驾车的女仆说道,“下来,把手举过头,让我看到你的脸。”

但是并没有人回答她。女骑士一个箭步冲到驾驶席旁,发现那里空空荡荡,毫无人影。

突然,她听到了一种声音——一种与残烛发出的噼啪声或絮叨完全不同的声音。是隐约的说话声,是令人毛骨悚然、呼吸停止、冰冷恶毒的呓语。

冰冷的墙上挂着破旧的小灯,闪着昏黄的幽光。有几个人影,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出远处的废弃石屋,接着又消失在黑暗中。

海蒂里希的心提了起来。她看到断壁残垣中用鲜血涂抹着脚掌大小的字,在忽明忽暗的火光照耀下无法辨认。一声令人寒毛倒立的尖叫。那声音绝不来自人类的喉咙,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

随之而来而来的是,是一股刺鼻恶臭以及晚上自己一个人偷偷看的东西大群夜枭的恐怖尖啸。

海蒂里希·希梅厄感觉自己的脊背冰凉。她参加过战争,目睹过可以让人心智癫狂的惨剧。但是,在霍蒙沃茨愉快的学习了几年以后,她渐渐适应了体面和优雅,那些只有噩梦中才会出现的景象,早已深埋心底。

但是,此时此刻,那些糟糕的,令人无法直视的恐怖阴影又一次从她的心底里挖开尘封的泥土,用枯朽的没有皮肤和血肉的骨头,一点一点的爬出来。

坐在马车里的劳娜小姐也是一样。尽管她是一个出名的胆大冒险家,但是,依然逃不出被无名的恐惧扼住喉咙一般的战栗和恐惧。她注视着发出怪叫的黑暗,意识到,那里有什么东西正在那边的黑暗中注视自己。

这无法名状的怪异抓走了自己的女仆,将大家带到黑暗诡异的墓地。在沼泽般粘稠的恐惧气氛中,还带着几分疑惑

劳娜强打精神,握紧魔杖,用自言自语来调动情绪:

“我在害怕,这很奇怪,哪怕是迷失在寄宿古老恶灵的遗迹中我也没有害怕过。难道,这附近藏着某种引起恐惧的特质……嗯,我要,啊——!”

一种冰凉的,像蛇一样滑腻的触感卷过手腕,把劳娜吓得叫了一声。

“怎么了,劳娜小姐?”扎着双马尾的女仆思菲丽珂可爱的歪歪头问道。

她没有一点慌乱,镇定的让劳娜都有些惭愧。

“有什么东西,像蛇,碰了一下我的手腕。”劳娜一边说,一边查看座椅和车厢,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

“是这样的吗?劳娜小姐,长长的,滑滑的……”女仆举起双手,捏住脸颊向两边拉,摆出一个滑稽的表情。

一条条蚯蚓和蜈蚣粗细的触手纠缠着,搅动着,从漂亮女仆的樱红小嘴和头发里钻了出来,变成长满口器的肉触,而且越来越粗大。女仆的脸也像蜡一样融化,变成一滩漆黑的泛着莫名亮光的黏液团,从四面八方朝劳娜卷了过来。

这一幕击溃了劳娜的心理和认知防线。她挥舞魔杖,像拿着根棍子一样乱打,接着就被卷住双手,捆住腿脚。滑腻、恶心的触手甚至绞住了裙子。

“啊——!”

马车里传来的尖叫惊醒了因为异状而陷入迟钝和恐惧的海蒂里希。她刚要去打开车门,精巧的车厢就像装进老鼠的皮包,在劳娜撕心裂肺的惨叫中上蹿下跳起来。

与此同时,黑暗中出现了“啪嗒啪嗒”的密集脚步。一种轮廓和形状像是畸形野狗的生物向着女骑士扑来。它们有一部分是人类,长着人类的手和头,过度发育的大脑挤开头骨,丑陋的脸无比扭曲,背后还拖着苍白的骨尾,四肢伏地疾奔而来。

海蒂里希强压心中翻滚的厌恶和恐惧,举起佩剑,在恐怖尖叫和怪物奔袭的沙沙声中,以几乎疯狂的执着和镇定吟唱起来。

……

“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她们可是学姐唉~”

在俯瞰马车的墓园废墟之上,拉纳正在将女仆装撕碎,换上狰狞的黑甲。他的身体也在一点点从少女的体型容貌转变为刚毅威猛的见习骑士。

“你如果觉得过意不去,说话的时候请不要翘着嘴角,”格里菲斯用黑袍包裹自己,手指在断罪上轻叩着,“劳娜·德·洛克哈弗特,霍蒙沃茨四年级,序列7女巫,非常活跃且出名的考古学家和探险家。但是,无论是家族还是个人实力,她都仅限于引人注目的程度,与嘉拉迪雅、亚伦这样的被选中者完全不在一个层面。那么,她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得以入选24人名单呢?”

“也许是古老传承的恩泽吧,”拉纳已经披挂完毕,抓过一把双手战斧握在手中,“洛克哈弗特是拜耶兰最早的500位元老家族之一,和夏龙家一样,有着被时间埋没的神秘。”

格里菲斯拉起兜帽,戴上假面,遮住自己面容:“面对这样的对手不能大意,我们不知道她有多少底蕴和底牌。我已经投下恐惧,并且让米诺斯和食尸鬼困住她们,这拖延不了多久。要彻底拿下,还得我们俩动手。”

“好呦!”拉纳戴上头盔,身后浮现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漆黑巨狼的恐怖幻影,“海蒂里希交给我,我喜欢这款。”

喜欢血税请大家收藏:

艾露莎手中的武器是一把两米左右的步战短枪,金色的枪刃和环绕的电弧无时无刻不在彰显它的不凡,好似下一秒就要轰鸣而出。

话音刚落,艾露莎便抬手一扬,将金色的圣枪掷向天空,手握圆盾正面冲来。

艾露莎,是那个艾露莎,序列6的猎魔人光影之锋,格里菲斯的那谁谁,她怎么也是被选中者!

一连串的念头闪过脑海,险些让嘉拉迪雅乱了心态。电光火石之间,女猎手已经挥动手中的圆盾迎头横扫。

在超凡者的力量加持下,钝器的重击是不可格挡的。若是命中,连元老院大厅的立柱都能粉碎。呼啸风压和煊赫金光悍然来袭,令人在惶恐中不可避免的生出唯有向下伏身或向后撤步才能躲开致死打击的念头。

向下躲避,那就会直接撞在艾露莎的胫甲和膝盖上;选择后撤,同样避不开冲击。女猎手已经将速度提起,以她的敏捷,在冲锋的途中可以随心所欲的变换角度,从任意方向衔接连击。若是大跳拉开距离,那支嗡鸣的长枪正从上空坠下,分明已经预判了向后大跳的路线,只等着鲁莽的猎物自己撞上去。

嘉拉迪雅双眸一动,敏锐的感知已经察觉了艾露莎连击的组合,预判了她的预判。在金盾扫过前她便原地一跃,灵动的身段像反向的跳水一般卷曲翻滚而上,竟是从常理之外的上方掠过。

避开盾牌之际,嘉拉迪雅甚至敏捷的双手向下一按,顺着横扫的方向扭转盾牌。仅仅是一按一旋,艾露莎左手的金色圆盾就脱手而出,向着一侧的空地飞砸过去。

盾牌飞离的瞬息,艾露莎便从视线的死角一闪而出。她没有变向或停顿,而是沿着冲刺的轨迹向左前方小步快速腾挪,继而扭动弹性惊人的蜂腰,旋身飞舞,右腿从斜后方向下落的精灵扫来。

好快,是个劲敌!

嘉拉迪雅察觉到扫来的长腿,她正在下落,完全无处借力,依然凭借腰背发力,双手十字交错向前一锁,扣在艾露莎的右小腿上。

“魔力放出!”嘉拉迪雅轻喝一声。身为双属性非凡者的她不仅可以使用游侠敏捷的身体特性作战,还能随时调动魔力强化自己。预制的魔咒命令一出,激荡的魔力就已经旋转在她的双臂上,短时间内大幅度强化了肉体力量和护盾强度!

艾露莎刚刚发现自己的腿击被接住,无法抗衡的蛮力接踵而至,将她向着地面砸去。

“呯!”

这一摔来的如此突然。艾露莎双手弯曲,卸掉一半着地的冲击,接着护在面前,在地面上拍出一声闷响。撞击地面的眩晕和震荡未退,她就强撑身体,双手发力将自己推起,同时卷曲腰身,向着扣住小腿的精灵反身一拳。

“嗡!”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艾露莎的圣枪这时才刚刚坠地,深深的扎进地面。

嘉拉迪雅的脸颊挨了重重一拳,微腥的味道浸到嘴里,连心神都颤抖起来,向后连退两步。她急忙松手去抓腰间的战刃,尚未出鞘,一只手就摸向腰间,对着她的手腕一拍,刚拔出半寸的银刀哐当一声就落在地上。

精灵小姐窈窕的倩影在一瞬间变得虚幻起来,如同湖中的倒影,随时都会消失不见。艾露莎闪电般的向前一步,将精灵的脚背踩住。

但是,艾露莎却感觉脚下分外异常,好似踩到了林中僵硬的老树根一般。不等女猎手低头审视,她的面前已经升起了一团卷曲的根系,精灵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若人形般伸展蜿蜒的荆棘灌木,密密麻麻的枝叶、根须正从四面八方朝自己环抱过来。

召唤物,这是在使用游侠的风行能力脱离的瞬间,用植物召唤物替代自己的位置同时禁锢对方的组合技!艾露莎双目中精芒一闪,银白色的电弧就席卷而出,朝着根须刺去。

嘉拉迪雅的身影出现在十几码之外的空地,和艾露莎一右一左的拉开距离。她片刻不做停留,向后几个纵跃,直接跃上金角湾的城墙。

刚刚缠绕上去的根须正在稀稀落落的掉落,艾露莎身上闪烁的电光烧焦了包围她的荆棘,变成一堆地上的黑炭。

艾露莎抬起右手,轻轻一挥,插进地面的圣枪就自己弹射出来,稳稳的落回她的手中。

“你很不错嘛~看来我们可以来点更刺激的。上一次和格里菲斯玩的时候,他让我,有点不满意。”

嘉拉迪雅的牙都要咬碎了。她挽起凤凰一般的长弓,将一束灵能凝聚的光箭搭在弦上,低吟开启宝具的真言。

“生气啦生气啦~”艾露莎吐吐舌头,架起盾牌,将圣枪收起。

先是一阵狂乱的风暴在城墙和街道上呼啸,接着转为低吟,片刻就没了声息。整个世界的声音似乎都被捕捉,空气压抑的令人窒息,似乎一切都要吸纳到无法挣脱的黑洞之中。

艾露莎领口的护符突然一闪,带着她化作电光从原地凭空消失。

“嗡——”

一道粒子光束离弦而出,在女猎手刚刚站立的地方掀开一大个陷坑。陷坑的边缘甚至都出现了岩浆融化一般的火流。这一击快的让人目不暇接,嘉拉迪雅松手的那一刻,地面就已经炸裂了。第二发光束接踵而至,追击着女猎手飞驰的脚步。

这一击已经不可躲避。艾露莎举起手里的金盾,光束撞击在盾面上出现了奇怪的弯曲,向着天空的黑云射去。

……

“轰!”

整个拜耶兰都被从睡梦中惊醒。一道橘红色的亮光从城东北的金角湾撕裂天幕,将午夜照的如同白昼。紧接着,城南的海港也掀起地动山摇的爆炸,橘黄色蘑菇云直扑云霄,冲击波甚至让窗户玻璃都呻吟起来。

上城区的德·洛克哈弗特府华丽的大宅里,被选中者之一的劳娜·德·洛克哈弗特小姐不安的晚上自己一个人偷偷看的东西站在落地窗边,凝视着可怕的光弧,低声说道:

晚上自己一个人偷偷看的东西

这只是第一夜,真的只是第一夜唉!距离开幕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动起手来了。被选中者都是疯子和怪物吗?他们就不顾及会波及平民吗!”

“劳娜,快从窗户那边回来,会被狙击的。化身怪物的可不只有被选中者。”

一个高挑明艳,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子坐在钢琴边的矮凳上小声提醒。她身着军装和长靴,披挂着银色的胸甲,颇有些向往的抚摸了一下琴键,随即将视线收回,柔声安慰道:

“你的修托拉尔和骑士,海蒂里希·希梅厄,绝不会让任何人和怪物伤害你。我们的契约拥有崇高的祝福,定会将胜利收入囊中。”

“你真好,”劳娜小姐高兴的眨眨眼睛,“海蒂里希,你要是男人,这会我们已经嘿嘿嘿~”

“命运女神为你指定了一位女骑士真是对不起啊,”海蒂里希拢了一下及腰的长金发,抓起一旁的佩剑站起身来,“那么,既然战斗已经开始,我们也按计划转移吧。”

劳娜小姐点点头,往门外走去,还有些恋恋不舍:“其实,这座宅邸也是很不错的据点不是吗?家族多年布置了这么多的防御和警戒法阵,大厅和回廊也被改造成了圈养魔法生物的迷宫,这难道不是绝佳的要塞吗?”

“话是如此,但是用魔法布置的防御依然会被某些神秘途径克制,终究是被动防御。

劳娜和她的女骑士你一言我一语的来到楼下。两个漂亮的女仆正在庭院里,把大包小包装上马车。

“娜拉,思菲里珂,家里的其他人都疏散了,真是辛苦你们了。”劳娜小姐温言说道。

她的女仆似乎一点都不觉得疲劳,名叫思菲里珂的那个女孩还笑吟吟的打开马车车门:

“小姐,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嗯。”劳娜小姐提起裙摆,在女骑士的帮助下走下台阶,还不忘看一看庭院外的街道。

宵禁夜晚静悄悄的,只有落雪偶尔压断枝头的吱嘎声。

“感觉好安静呢,街上也没有行人……”

喜欢血税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666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