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前  心情日记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日本警察名义上虽是维持社会治安的暴力机构,但实际执行上却会受到方方面面的限制。先前极道们拿着刀棍杀过来,两人行动算是正当防卫,但在极道们己缴械投降的情况下再施加伤害,被有心人追究起来就会变得很麻烦。

黑崎提醒算是好意,和马啧了声也不得不悻悻收手。

“黑崎君,能以绑架未遂对他们提起控诉吗?”

“可以是可以,但老实说我不建议那么做……”黑崎为难地摇摇头。

“警补部也知道的吧?最近东京街头出现不少像她那样的白日梦游者,梦游的人不会抵挡和拒绝,所以针对他们的抢劫和猥亵等犯罪也在逐日增加……虽然也抓到不少,但问题是受害者在过程是处于意识迷糊的状态,所以就算提起控诉最后也往往没法办给他们定刑。而且……”

而且这些家伙就像从腐败物中蕴生的苍蝇般,在社会结构上是必然存在的事物,说实话警察想抓也抓不完的。像这样遇上时施以惩戒让他们记记教训,就已经算是效率最高的校正方法了。

“还真是相当独到的见解呢,不过我觉得也没错。”和马苦笑着摇摇头,再次确定眼前巡警并非空有武力的莽夫。随好和马狠狠瞪了瞪地下的混混们,警告他们收敛点后,便把注意力移到正题上。

“所以黑崎君,就当前事态来说,重点还是那些突然冒出来的白日梦游者?”

“是的。我们可以先把这位女士送到附近警署。”黑崎认真点点头。“我想,那里应该有警部补你想知道的东西。”

**

和马毕竟是东大毕业的警部补,和金表组算一档的樱田门精英,再怎么样也不能穿着运动便服去警署。

于是和马先回家换了套正装,顺便开来GTR,把那位白日梦游并险遭绑架的孕妇一并送到当地警署,当然黑崎长秀作为见证者也与其同行。

“要报案?家里小孩突然不见了?喂喂,你确定不是他想逃学吗?”

“什么?醒来发现自己在不知道的地方,然后身上钱包手表都被扒光了?”

“五队五队,二町路口有极道械斗,优先处理那边的状况!重复,优先处理那边状况!”

“喂,有猥亵的嫌疑犯送来了,你们谁去负责审问下!”

几在踏进警署的同时,和马便被那股扑面而来的那股焦热氛围所淹没。像这种管辖地方街区的小警署原本人手就称不上充裕,平时也没多少紧急状况,这段时期因白日梦游者的频频出现以及相伴随的治安恶化,结果导致警署的业务量直接翻了番。

从留守警署的话务员到前线奔走的干员,几乎每个人都忙得脚不沾地,尤其那位略有秃头的警署长,忙得焦头烂额的他当得知有警部补送来绑架受害者时,脸上顿时露出几乎快哭出来的神情。

“呃,要是贵署忙不过来的话,我可以代为处理?”

原本来说地方警署都有各自固定辖区,要想插手其它辖区事务会有相当麻烦的申请程序,不过和马本身是中央樱田门的要人,再加上现场目击者的立场,所以程序上倒也说得过去。

而听和马出言把事情揽到身上时,警署长脸上一瞬间仿佛要放出光来。

“真的吗?实在感谢不尽!”

半秃头的警署长千恩万谢般的拉起和马的手,表示警署设施警部补您随便使用,要是有空能否帮我孙子留个签名云云。

总之想留下好印象的态度相当明显,但也多少给人用力过猛的感觉。当目光落到跟着和马进来的黑崎长秀时,警署长神情却顿时一僵,背对着黑崎小声提醒和马道。

“呃,虽然有些多管闲事也说不定,但警部补您最好别跟那家伙走得太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近……”

“……为什么?”和马皱皱眉。黑崎长秀好像就配置在眼前警署的样子,不过警署部员对他似乎抱有相当隔阂的态度。

先前踏进警署时和马就多留意到了,沿途遇到的警员都有意无意地避开了黑崎,背后还有窃窃私语的声音传来。眼前警署长的嫌弃态度就更加明显。

“那家伙是从上面发配来的危险分子,据说不但拿枪恐吓无辜市民,还把自己上司送进了医院。到现在我都只敢给他安排交通巡逻的差事,但就这样还麻烦不断。

“警部补您要跟他来往的话,什么时候后面挨子弹都不奇怪。”

从那忌惮语气听来,警署长的提醒恐怕有一半是出自真心。

“还有这样的事?”听着警署长真心提醒的和马,在诧异同时也激起了好奇心。而当他下意识望向黑崎那边时,后者仿佛早预料到般的举手行了个礼,提出退出申请。

“署长,既然事件由桐生警部补接手,那小官就回去继续执行巡逻任务了。”

“去吧去吧,记得少惹事啊!真是的,多少替收拾善后的我想想吧……”

“是。”黑崎长秀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然后转身朝门口走去,但没走两步便被人从后面叫住。

“等等,黑崎君。”叫住黑崎的自然是和马,他转头望向警署长。“署长,这起事件黑崎君全程参与其中,多亏他才没有演变成恶性绑架案件。有许多执行细节我都需要跟他确认,希望你能准许他参与调察。”

“呃,既然警部补您这样说的话……”摆明想讨好樱田门要人的警署长,当然不可能拒绝和马的提议,无可奈何地转向黑崎。“黑崎君,你也听到了吧?你就留下协助警部补调察吧,干得好的话,说不定是你飞黄腾达的机会呢。”

“是。”转过身的黑崎长秀,相当意外地瞄向和马。

“这下好了,两个危险分子凑到一起了……”旁边警署长虽没再开口,但神情却透露出这样的讯息。

**

小警署忙得不可开交,和马便擅自找了处休息室来安置绑架未遂的受害人,当然被勒令协助的黑崎长秀也同行。

被移过来的年轻孕妇在休息室坐下后都还是半梦半醒的恍惚状态,和马也确实在她头顶看到“迷途者”的词条,但可惜光凭词条也看不出更多的东西。

警署的嘈杂氛围似乎多少刺激到女子的感触,在休息室坐下没多久,和马便看到她头顶的词条如烟雾般开始摇曳,随即很快消散无踪的光景。

词条消失后,女子也“啊”地声醒了过来,随即却是满脸迷糊地望向周围。到和马跟她说明状况并情绪稳定下来为止,花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

“白日梦游呀,说起来我好像在电视上看到过的样子……嗯,说是因为季节交替和压力过大引起的,不过我怀孕后就辞职在家养胎,丈夫对我也非常照顾,应该没什么压力呀……”冷静下来的女子露出困惑神情,低头看着手

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全文阅读/(日本警察名)

里那杯用警署廉价茶包泡的热茶。

泡茶的人当然是黑崎,而经过先前介绍,和马也得知这位运气不错的年轻孕妇名叫长谷川美琴,现年二十五岁,是家住附近的职业主妇。

对自己梦游途中差点被极道掳去的经历,美琴不出意外地毫无印象,不过倒也没怀疑和马的话,而是依警方请求努力梳理着状况。

“说起来,这段时间我确实有些精神恍惚呢,但医生说是怀孕的正常反应……唔,做事也丢三落四,记的东西好像也经常忘掉,给周围人添了许多麻烦呢……”

“这种情况一直都有吗?”和马皱眉询问着。

“不是哦,应该是在……两三年前才出现的吧?毕竟那时候我还在当会计呢,粗心大意可是做不来的……应该的吧?”长谷川美琴微微露出得意神情,告诉和马她曾经在颇有名气的会计事务所任职,而且收入还相当不错。

大约两三年前她从会计事务所辞职,至于辞职原因,好像是那段时间人不知为何突然变得恍恍惚惚,工作也频频出错。因为实在做不下去只好辞职,然后经人介绍早早嫁人当了职业主妇。

“我想起来了,那时候脑袋真的是一团浆糊呢,就像有东西堵着转不动的感觉……哎呀,还好广志是很体贴的人,结婚后也帮我分担了好多家务,后来脑袋才慢慢清楚了一点……啊抱歉,我真的是,光说这些没啥营养的无聊事情,真是对不起了。”长谷川美琴歉意般的捂着嘴。

“不,听着还蛮有意思的,过得幸福比什么都好。”和马微笑着,和旁边黑崎交换了别有意味的眼神。

在长谷川美琴陈述的个人经历中有相当令人介意的一点,那就是她从会计事务所辞职的经历。

能在知名会计事务所任职说明她脑袋绝对不差,既然脑袋不差那又为何会突然变得丢三拉四、甚至连工作都做不下去呢?在和马直觉上,其中似乎就隐藏着相当关键的线索。

“在你从事务所辞职前,曾发生过什么事情吗?比如意外车祸、至亲亡故什么的。”

喜欢我在东京教剑道请大家收藏:

“扎得太浅了?”

那种两三厘米的小三角钉用来扎人鞋底还可以,但对上橡胶制的厚实轮胎应该没法起到停滞效果——就在和马这样以为的时候,扎进前轮的三角钉突然发生小幅爆炸。

爆炸戳破了车胎橡胶,面包车前轮顿时被自身气压给撕碎,连带着整辆车都失去控制地往左前方撞去。

左前方是绿化带,失控的面包车一头扎进绿化带,犁过沿途的花草灌木,最后一头撞到绿化带尽头的分隔墙,然后才熄火停了下来。

“厉害!”和马禁不住吹了声口哨。

熄火的面包车离最近的民宅仅有三四米的距离,而且有绿化带的缓冲,面包车里的混混跟孕妇应该都没受多大冲击。

如果说这些都是偶然的话那也未免太巧了,但若是经过慎密计算的结果,那黑崎的能力恐怕比他预期还要优秀。就跟吉川那时候类似,和马俄然涌出种说不定挖到宝的感觉。

浑然不知道自己己被未来警视总监纳入人材储备,黑崎驾着摩托转了弯停在面包车前。

恰巧这时候面包车门也被人粗暴踹开,只见四名极道混混骂咧咧地走下来,手里还拿着钢管短刀等凶器——先前黑崎顾虑到被绑架的孕妇,特意选择了最温和的截停方案,结果混混们也都没受啥伤,这时候居然还敢仗着人数优势,凶神恶煞似的朝两人围过来。

“混帐东西!你们想干什么?”

“切!区区交警少他妈管闲事啊,街头开罚单才是你该做的吧!?”

“兄弟们准备去找乐子,没事的话滚开!”

“找乐子啊……”

和马嘴角微微抽搐了下,俄然涌出想痛扁这些人渣的强烈欲望。经历过常黯湖边跟神秘侧的激斗,眼前四名极道混混在和马眼里连热身都不够,但就在和马揉着拳头准备上场时,旁边的黑崎长秀却先一步地跨出去。

“就我个人来说,其实是不太喜欢行使暴力的,因为时常会有做过头的倾向……”黑崎冷着脸,边抽出警棍边稳步向前。

“不过有时候我也会禁不住怀疑,要校正你们这些混帐腐败透顶的根性,是否还有着暴力以外的别的手段。”

“说什么呢,王八……”

挥舞钢管叫嚣的混混甲,被一记突而挥来的警棍给抽中脸颊,闷响声中牙齿跟着人体一并向旁边飞出去。

黑崎看也没看捂脸惨叫的混混甲,一顿足把警棍戳向右侧的混混乙。这时候混混乙倒是反应了过来,慌慌张张举起钢管架住警棍,谁知道次瞬间警棍前端陡然蹦出电火花。

电火花随着棍势挨到钢管下,被高压电捕获的混混乙便在浑身痉挛中瘫倒在地。

见着同伙眨眼间被放倒一半,混混丙和混混丁不禁瞪圆眼睛,随即彼此望了眼,齐齐吼叫着分两边扑了过来。

混混丙举起钢球棒怪叫着朝黑崎兜头砸下,但黑崎只稍稍侧身便避开这没啥准头的一击,闪身时顺便一记膝顶撞在混混丙的腹部,后者顿时捂着肚子往旁边倒去。

混混丁似乎比较沉得住气,抓到黑崎没法闪避的空档,紧握短刀瞄准他的胁腹刺来。开锋的短刀在极道械斗的规模中算得上重武器了,然而黑崎却伸出左手直接握向了短刀。

无惧刀刃的摩托手套大概也经过改装,杀手锏失效的混混下稍稍愣住,而高压警棍却也在同时戳到了他的腰上。于是电光闪耀中,混混丁也不例外地步上了同伙的后尘——

这番打斗看似复杂,但实际也只不过半分钟时间。黑崎用堪称行云流水的动作摆平四名极道混混,悄然呼出口气,旁边却冷不防响起掌声来——鼓掌的人是面包车旁的和马。

几名混混貌似没想过把年轻孕妇当人质的方案,于是他在黑崎动作时便优先去确保了被绑架者的安全,不过也没漏掉黑崎的精彩演武。

对习惯剑道的和马来说,黑崎那种灵活运用诸般装备的格斗技令他备感新鲜,而那富有效率的利落身手也让他相当欣赏。应该说果然不愧是顶着专用词条的男人,就算让他跟空手道达人的吉川对上,大概率也不会落到下风。

“……抱歉,小官一时头脑发热,抢了警部补的猎物。”黑崎收起警棍并朝和马露出歉意的苦笑。

“哪里,这些家伙连当成练习的靶子都不够,倒是看了黑崎君的战法反而让我收获更大。”和马摇摇头,随即注意到黑崎目光瞥向面包车里,“放心吧,那位女士没有受伤……事实上,她己经在座位上熟睡过去,我甚至怀疑她知不知道自己被绑架了。”

“只要人没事就行。”黑崎闻言松了口气,随即朝和马行了个礼,“抱歉警部补,小官要去那边收拾下现场,可以请您帮忙看下这些混蛋吗?”

“当然。”和马点头,随即看着黑崎往先前面包车失控的公路那边跑去。

只见黑崎猫着腰边走边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拾,以格外熟练的手法把洒落地面的未爆三角钉给回收了起来。这时候两人拦截极道混混的动静己引起邻近民众的注意,不过有巡警摩托在旁边停着,有眼睛的人大概也都猜得到是怎么回事。

再加上四名凶恶壮汉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光景,让善良市民等都纷纷避开了现场。

“……抱歉,让您久等了。”片刻后,收拾好的黑崎小跑着过来报告。

“话说,那辆摩托上貌似载了很多有意思的玩意儿呢?”和马看看黑崎那辆警用摩托,又把目光移到他腰间的警棍上。“还有这个好像也挺有用的,都是你自己改造的吗?”

“只是小官的私人兴趣。”黑崎笑了笑倒也没否认。“小官闲暇时喜欢做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有时候会忘了把它们放家里,‘偶尔’也会像这样‘恰好’派上用场……不过毕竟是巧合,还请警部补不要放在心上。”

和习惯放飞自我的某美丽国不同,日本警察是不允许随便改造配属装备的。黑崎对摩托车跟警棍等装备诸般实战改造,要是报上去并认真追究的话绝对会挨处罚的。黑崎摸不准和马的态度,所以话里才到处留下伏笔跟退路。

当然,和马也不讨厌心思慎密的人物,倒不如说若是伙伴的话反而是更令人放心托付的存在。不过现阶段两人尚未建立起足够的信赖,所以就算和马拍着胸口保证守密也没啥用处。

“我有一辆从警视厅长官那里借来的GTR。”和马笑着弹了下响指,“为任务方便也在上面安了些小玩意儿,不过还是有些地方需要调整。可惜今天没开出来,要是黑崎君哪天有空的话,我想‘私底下’拜托些活计给你。”

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全文阅读/(日本警察名)

“耶?”大概是没想到和马会这样说吧?原本多少有些戒备的黑崎露出呆然神情。

这时点上和马也没继续把话题推进下去,微微笑了笑,然后便朝那边还在地上呻吟的极道们走去。

两名遭遇电殛的极道混混还没醒过来,于是和马把目标放到最初被打飞牙齿的混混甲身上。走过去踢了脚,把混混给踹翻过来。

“少装死,起来说话。”

“王八蛋!该死的混帐条子,少他妈嚣张!敢对我们九鬼组出手,不知死活的白痴,明天就把你沉到东京湾底下,杀千刀的……耶!?”仿佛拿准和马等人不敢对他们怎样,被踹起来的极道对着两人破口大骂,但骂着骂着突却然停下来。

极道看看和马的脸,又看看他背后的日本刀,半张着嘴,仿佛难以置信般的确认着:“关、关东之龙?桐生和马!?”

“……我应该感到荣兴吗?居然连九鬼组的大佬们都知道鄙人?”和马调侃着。

“不不,那个,关东联合里……不不,极道里面不知道您大名的人没有啊……”混混甲哭丧着脸。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和马从锦山组到津田组到关东联合,一路真刀真枪地打上去,就连关东联合会长都差点被他砍倒,要说极道中名气比他更盛的还找不出第二个来。

原本极道就是相当江湖风的社会,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混混甲突然知道自己惹上的是传说中的帮派毁灭者,自然是吓得浑身发抖,气势也瞬间崩盘。

“呃,我们也不知道是您老在追啊……呃,九鬼组是个没啥名气的三代组,请您高抬贵手……高抬贵手……”混混甲浑身哆嗦着,紧张到连话都说得颠三倒四。这副模样让和马一时间也没了严刑审问的兴致,举手指了指面包车的方角。

“我确认下,你们是打算想绑架那位女士对吧?”

“没有没有,我们就是看她在街头闲晃,就想找她玩玩而己……”混混甲连连摆手。“真的!我们没用强,拉她上车的时候她没抵抗的,您看她身上连一点伤都没有……我们就想玩玩……”

“玩你妹!”和马抬腿踹在混混甲的面门上,后者惨叫着往后倒去。愤愤不平的和马原漆一还想过去踹两脚,却意外被黑崎给挡下来。

“警部补,刚刚算是正当防卫,要是再继续就比较不好处理了……”黑崎低声提醒着和马。

喜欢我在东京教剑道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666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