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前  诗歌精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球球拿出莲蓬。

边上还有几朵盛开的正娇艳的莲花。

正带着清晨的露珠,散发着一丝幽香。

“你怎会知道我喜欢?”锦娘一下子就安心了。

她第一次见到球球便喜欢她。

球球一脸了然:“我能有什么不知道啊。”

两人明明一个是命妇,一个是皇后,说起话来一点距离也没有,亲昵的很。

人王见了都觉惊奇。

两人对视一眼,便由球球在一侧陪着她说说话。

而此刻的紫薇帝君一出殿门,便去寻了佛门使者。

这一次是菩萨和几位使者前来贺喜。

“菩萨,人界的新娘子……”紫薇帝君只说了一半。

菩萨手持净瓶,眉眼含着悲天悯人的慈悲。

“一切便如帝君想的那般。”

“有因便有果。”

帝君愣了愣,竟然真是他猜想的那般。

方才他一眼看去,便瞧见了皇后身上还未褪去的禅意。

身上那股悠然的莲香,更是简单明了。

当初陆呦呦离家出走去了佛门。

在佛门呆了几日,差点被佛祖收为关门弟子。就在剃度之时,他便赶了过去。

当时为了阻止剃度,曾不小心将养在佛珠池子里的一株金莲打下凡间。

如今,那株金莲成了他嫂子。

当年他若是不曾将金莲打下去,那人王还得孤独终老?

饶是帝君,此刻都感受到了命运的强大。

“竟是如此。”帝君低笑一声,也好,陆越泽孤独一人,一直是呦呦的心结。

菩萨顿了顿,面色微微有些不好意思。

[标签chinese荒野拾珍old:p标签]“帝君,您看,此生呦呦还有遁入空门的机会吗?”

帝君脸色一黑,袖子一甩:“想都没别想。”

帝君扭头就走。

菩萨无奈的叹了口气。

佛祖一下子痛失金莲和呦呦两个预备弟子,心痛的念了好几日心经。

心里还记挂着等对方闹掰呢。

看样子是没戏了。

帝君一看就是栽了的样子。

仙音袅袅,天下地下热闹非凡。

江怀鹿和陆怀姜也褪去一身神光,化作一对平凡夫妇坐在首位。

当然,平凡,是她自以为的平凡。

反正在场所有人,没有人能抬头直视他们俩。

鹿鹿眉头微皱,陆怀姜看了她一眼:“不要再多想了,今日越泽大婚,便不要再想时姓女子。”

时姓女子和界灵会降生在哪里,她推测了许久,也不曾推出来。

此刻大将军正携着媳妇和两个孩子,站在远处对着两人磕头。

“你看,当年你的一念之仁,如今已经开出了花。”陆怀姜有心让她开心一些,便指着磕头的一家人低声道。

鹿鹿眸子看去,眼底也多了几分零散的笑意。

chinese荒野拾珍old

们这一对,终究是有了好结果。

时将军抬头时,天道夫妇已经收回了眸子。

“老秃驴说咱们此生无女,你说咱们偷偷对这么多神明许愿生个女儿怎么样?”

“这么多神,总有人听见的。”

“我就不信了,我时家真生不出闺女。”

“我生不出,我儿子,我孙子也能生。”时将军小声的说道。

只是被阿寻捏了把腰间的软肉,龇牙咧嘴的走了。

喜欢救世主她才三岁半请大家收藏:

帝后大婚。

天上凤凰啼鸣,金龙开道。

人间一片欢腾,沐浴在人王大婚的喜悦之中。

天上仙君早已到场,一场比起嫁公主更加盛大的婚事已经拉开序幕。

“你说,我就是个普通的凡人女子,何德何能会嫁与人间最伟大的王呢?”锦娘穿着凤冠霞帔,真正的凤冠霞帔。

凤冠有真凤精魄,时不时会有凤在周身闪现。

而人王穿着金龙喜服,身边时不时有金龙围绕。

当称奇景。

这不是龙凤而族为人王趋炎附势,自古皇帝为真龙天子,皇后为凤命。

说归如此说,但历年来,从没有哪一任皇帝让龙凤如此亲近过。

唯独这一次,龙凤受到天命感召,自动受帝后吸引。

陆呦呦偏着脑袋看向嫂子,笑的眉宇弯弯。

嫂子已经怀孕三个月,虽是双胎,但喜服宽大,倒也看不出微微有些隆

chinese荒野拾珍old

起的体态。

“嫂子,你才不平凡。”

锦娘目光有些许茫然,三界今日来了许多人,有神女,有仙婢,也有精怪来贺喜。

今日只要来道喜,皆有琼浆玉液可饮。

“神女虽chinese荒野拾珍old美,精怪虽魅,可她们终究不是嫂子你呀。”

三界中垂涎人王的女子,多不胜数,又何止凡间姑娘。

但谁都不曾让人王多看一眼。

“嫂子,你身上有种奇特的平和,能抚慰人的心灵。能让人想要停留在你身边,与你共赏这美好河山。”

陆呦呦轻轻嗅了嗅:“哇,嫂子身上好香呀,像有一股莲香。”

“嫂子,你要相信,在这三界之中,你对哥哥都不是个平凡的存在。”你是最特别的那一个,能够让他停下脚步欣赏沿途风景的人。

陆呦呦说的不是假话。

若不是锦娘,也许她哥哥这一生都会孤独终老。

锦娘微微红了脸。

“真是便宜我哥了,我若是男子,我也想娶嫂子。”

陆呦呦眉飞色舞的说道,做男人多好啊。

想起某个清冷帝君,她这脸就陡然一黑。

哼,就知道欺负人。

“你还想娶嫂子?”慵懒的声音响起,陆呦呦浑身一滞,身形都僵硬了。

干笑着转过身,不着痕迹的抚了抚腰。

腰肢现在还酸软着呢。

看见他就两腿打哆嗦。

“没没娶呢……嫂子可是我哥的。我哥会劈了我的。”说完,呦呦便消失在原地。

殿内还残留着她的声音。

“嫂子,我还会回来的。”说完,便不知跑哪儿去了。

紫薇帝君脸黑如锅底。

眼底却又闪动着愧疚。

害,他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这该死的自制力。

不该吓着这小东西的。

锦娘唇角微微一笑,倒是驱散了不少紧张。

帝君转身之际,与锦娘对视的那一刻,突然顿了一下,眉头微微挑起。

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只带着几分疏离的浅笑点了点头,然后离开大殿。

球球正好进殿门,还提着一兜莲蓬。

一看见莲蓬,锦娘心情便好了几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总是喜欢莲花,以前家中再穷,她都总喜欢去水中摘几朵回来。

放在身边就心安了。

喜欢救世主她才三岁半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666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