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前  爱情短文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大祭司来得倒是快,毕竟她银行卡卡号周易测凶吉就住在皇宫里,当然,这种行为是极其不合规矩的。

遵循南华祖制,大祭司必须镇守神殿。

而神殿位于莽原西边的圣山之上,距离巫咸城至少一百多里地,非到紧要关头,大祭司不得随意离开神殿,不得干预国主权力更迭,不得干预朝政,不得伤害无辜百姓……

只是新任国主和新任大祭司都是踩着尸山血海上位的狠人,从没把祖宗规矩放在眼里过。

自打凌轩登基后,这位新任大祭司除了回神殿血洗前任大祭司留下的人手那一次外,就再没回过神殿了,而是一直肆无忌惮地住在皇宫里。

那些对此有意见,并在朝堂上逼逼叨的大臣,最终都达成了忠臣的最高成就:死谏。

至于是不是自愿的,那就见仁见智了。

死了好几位御使和宗亲后,大祭司终于在皇宫里落地生根,再也没人敢多说半句。

当新任大祭司裹挟着一股香风匆匆而至,又迫不及待地掩上御书房的门后,门外的太监总管便听见里头传来放浪而尖锐的调笑声:“小轩轩,你想我了?”

这位新任大祭司名叫南月柔,是前任大祭司的开山大弟子,十几年前因使用禁咒,被前任大祭司废去一身修为并逐出门墙。

按理来说,使用禁咒的人应该被丢入蛇盆或是火刑处死才对。

只可惜,前任大祭司一念之仁,倒是给她自己、给南华,留下了无穷无尽的祸端。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关键的是,这位前任大祭司的开山大弟子,今年已经三十八岁了,若能把她按年龄拆成三个,那倒是凌轩喜欢的菜,可是能拆吗?

显然不能。

端坐书案后的凌轩被南月柔扑了个满怀,他眼里的嫌恶一闪而逝,却不敢发作,只得将贴在身上那具丰盈的身躯推开,抿着嘴角,竭力柔声道:“大祭司……”

南月柔又贴将上去,一脸嗔怪地打断他:“叫我柔儿~你怎么又忘了,该罚!”

凌轩忍着胃里的翻腾,俯首在南月柔的唇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然后飞快退开,正色道:“柔儿,你安排在南荒城的钉子,可有新的消息传回?”

南月柔脸色冷了下来,起身坐到书案上,摇头道:“暂时还没有,南荒城那边的钉子有多重要你心里清楚,若是频繁传信,很容易暴露,你可别儿女情长坏了我的大事!你平时怎么折腾我不管,但若是妨碍了我的大事,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凌轩心里怒火翻腾,却发作不得,反倒是堆出笑脸,起身揽住南月柔的腰身,上下摩挲着道:“柔儿别吃醋,那些酸涩的青果子怎么比得上你这香甜多汁儿的水蜜桃,我的心里只有你。不过,若能抓住镇南王的儿子和儿媳,对我们的大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平日里那姓萧的缩在乾国京都不出来不好下手,这次机会难得,错过了岂不可惜?”

南月柔软到在凌轩怀里,语调凌乱:“可是……镇南王世子一直待在春风要塞,玉莲她……她也没办法打探到具体消息嗯……”

凌轩的手不断游移着四处点火,看着双眸迷离的南月柔,勾起嘴角一笑:“这也不难,过几日我安排四名暗卫进入南荒城,让你的钉子把这四名暗卫留在身边,最好把人安排给康承志,再怂恿康承志找个由头去春风要塞看看,一来可以探听镇南王的虚实,二来也能打探一下萧观澜的消息。”

南月柔被他撩拨得话都不会说了,只能“嗯嗯呜呜”的应了下来。

那厢凌轩正以色侍人,使了美男计想在南荒城布局抓姜翎,而这厢,姜翎也收到了凤卫传回的消息:任务顺利完成。

姜翎第一时间便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萧观澜:毕竟两人一起熬夜写剧本来着,功劳他也有一份。

六月初五,茶楼软装完成,终于正式营业了。

虽然很多事情都在姜翎的计划之内,然而做生意这种事,还真不是计划了就能实现的。

茶楼才刚开张就挂了一天白板,无人问津。

虽然放鞭炮剪彩的时候,也吸引了不少人前来围观,但愣是没一个人进店,更别说掏银子消费了。

“暗香阁?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呀,听说是乾国人开的铺子,要不要进去看看?”

“看什么看,万一是细作,那不是凭白被

银行卡卡号周易测凶吉

牵连,你不怕死你去,我反正不去!”

……

晚上打烊的时候,所有人都很沮丧。

姜翎其实也很沮丧,她毕竟曾经是个成功的商人,如今面对这种局面,自信心多少会受到一些打击。

但眼见众人士气低落,她只得鼓起劲儿给他们打气:“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以前的我你爱理不理,以后的我你高攀不起,那啥,虽然咱们现在没生意,但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慢慢再看吧。再说了,我们是来做生意的吗?你们别是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了吧?”

萧观澜不禁摇头失笑:前面的那些话可一点儿没安慰到他,就最后那两句,他感觉自己被安慰到了。

对啊,又不是专门来做生意的,生意好不好有什么要紧?

话虽如此,第二天他们还是开始了促销活动。

五斤花茶、五斤柑普、五斤药茶,三十枚驱蚊香丸,三十盒极品塔香,三折销售,售完即止。

三折,听起来很便宜了,跟白捡的一样,但就这价格,就算扣除铺面租金和人工工资,都还有得赚。

所以,三折并不是亏本价,只是赚得少一些的良心价罢了。

这促销方案是早就计划好了的,展牌也早就做好了,本想着能不用尽量不用,结果……

第二天一早,暗香阁门外就挂起了促销木牌。

一张长条桌横着摆在门口,条桌上摆放着包装精致的促销品,另外还有试用品:泡好的花茶茶香四溢,点燃的塔香暗香盈盈。

自然有识货的发烧友心痒难耐:这家铺子摆出来的东西可比他们平日里花大价钱买的还要好。

花更少的银子,买更好的货,谁不乐意?

至于铺子是乾国人开的,那有什么关系,买的人一旦多起来,还怎么查?

法不责众!

于是就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买了五盒塔香,一斤花茶,五枚驱蚊香丸。

喜欢世子妃她是朵黑心莲请大家收藏:

然而,奇迹毕竟是偶发现象,不可能成为频发事件。

才刚刚突破封锁圈的两个人共乘一骑,满心欢喜,以为凭着并不太高明的乔装打扮就能蒙混过关,逃出生天。

却不知搜山士兵接到的指令是:消灭一切试图从山中突围的活物。

莫说是两个女人,哪怕是两只苍蝇,也休想离开。

当然,蚊子还是可以的。

就在二人商量着去了巫咸城要找个什么行当谋生、要如何努力发家致富时,身后响起了“嗖嗖”的箭矢破空声。

多米顿时心慌,双腿一夹马腹,加速狂奔,阿莱双手环抱着他的腰身,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未来,然而,很快便把头贴在多米的背上,了无生息。

“阿莱!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多米逆着风大声问,然而除了被灌一嘴风外,没收到任何回应。

他心急如焚,忙扭身往回看,不料这一动作却挣开了阿莱合抱的双手,令他身体朝着一侧滑开。

多米这才看到,阿莱的背上插着好几只箭矢。

他忙伸手想去抓住阿莱,然而这时箭矢破空声再次响起,多米不得不低头弯腰躲避,这一耽搁,他便只抓到了阿莱的衣袖。

多米紧紧抓着衣袖不肯松手,就在这时,一只箭矢射中他的左手,刺骨的疼痛令他再也抓不住阿莱。

“咚”的一声,阿莱掉下马背。

多米大惊,想勒马回身营救,但他才刚勒了一下缰绳,一簇簇箭矢便破空而至。

受伤的阿莱这样一摔倒是醒了过来,用力仰起头朝多米喊道:“你快走!记得替我报仇!”

多米目眦欲裂,勒住缰绳,然而箭矢又至,他不得不驭马狂奔躲避箭矢,且身后追兵紧咬不放,他根本没机会,也不可能救得了阿莱。

身后的风中,传来阿莱虚弱的叮嘱:“替我报仇……”

而后,除了“嗖嗖”的箭矢破空声,再无别的声息。

多米泪流满面,心里像被剜去了一块般,痛得无法呼吸,仇恨的火苗被点燃,又被那痛苦催化,继而熊熊燃烧起来。

座下骏马少了一人的重量后,速度提了起来,本就隔着百余丈的追兵越发被甩在了身后。

很快,多米便骑着马冲上官道,冲进了狼牙部落的领地范围。

南华政治体系的本质是多部落联盟,尊巫咸城为首,虽然遵从国主号令,但各个部落之间却是平等且独立的关系。

在巫咸城统一南华之前,这些部落之间还在打生打死,结下了不小的仇怨,再加上相邻的部落之间,少不得产生争地盘争资源的摩擦,因此哪怕被巫咸城统治了一两百年,这些部落之间也不见得有多和睦。

至少,绝对不会允许其他部落的私兵进入自己的领地。

若是岩峰部落敢不打招呼便跨境追捕,必然会挑起两个部落之间的战争。

因此,多米进入狼牙部落的领地后,基本算得上安全了。

他在沿

银行卡卡号周易测凶吉

途找了些草药,自己包扎了伤口,又以野果为食,随着伤势日益痊愈,也能打一些小动物为食了,就这样一路朝着巫咸城而去。

而这个时间,巫咸城外的一些小村寨里忽然谣言四起,说岩峰部落屯粮囤矿,私下里打造兵器,意欲谋反。

这传言传得有鼻子有眼,某某日,某某地,某某矿山失窃,又某地粮库失窃……

当然,这些事情其实跟岩峰部落没什么关系,人家关起门来造反,唯恐传出什么风声被人发现,怎么可能到处搞事情,生怕别人不知道?

就在外面流言尘嚣日上之时,巫咸城皇宫内,国主御书房里,凌轩坐在宽大厚重的金丝楠雕花书案后面,正脸色阴沉地听着暗卫统领禀告收集到的讯息。

“……暂时没有确切的消息,属下安插在岩峰部落的人也没有传消息回来……”

这位暗卫统领,原本是先国主的人,先国主在凌华出事前,本就有意将大位传给凌轩,因此他并不避讳让凌轩知道暗卫统领的存在,甚至对他们私底下的接触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巧合的是,凌轩恰好知道这位暗卫统领的把柄:一个不允许有家室的、一生都只能活在黑暗中的暗卫统领,居然不止有了妻子,更是有了一对儿女。

有这样的把柄被人抓着,那位暗卫统领除了倒戈,别无选择。

到如今,他的妻子儿女都成了新国主手里的人质,他只有立了大功才能有见他们一面,因此哪怕他心里恨毒了御座上那位新任国主,却不得不替他卖命。

凌轩有些不耐烦地听着暗卫统领的禀告:废话一大堆,一句有用的都没有!一点儿他想听的消息都提到!

待暗卫统领说完后,凌轩才神色不明地问:“只有这些消息?南荒城那边呢?派出去那么多暗卫,一点消息都没有?”

暗卫统领低着头应道:“回禀国主,暂时没有消息传回,属下按照国主的吩咐,派出去近百暗卫,但是成功混进南荒城的只不足十个,暂时无法打探到有用的消息。”

凌轩冷冷地道:“废物!一百人不行那就再派一百,务必查清楚遗玉郡主和萧观澜等人的动向。”

暗卫统领嘴唇动了动,原想说整个暗卫营也不过五百人,若是超过三分银行卡卡号周易测凶吉之一的暗卫都派到南荒城去,那么整个南华境内的情报系统起码得瘫痪一半。

劝诫的话在他嘴边滚了滚,却终究没有说出口,只低头应道:“是,属下遵命!”

待暗卫统领退下后,守在门外的太监总管这才满脸堆笑地躬身走进来,谄媚道:“启禀国主,今日狼牙部落的首领敬献了一对儿小姐妹,老奴下晌让人拾掇出来了,倒是水水嫩嫩的,国主今晚要不要……”

凌轩板着脸抬了抬手:“暂且不忙,你去请大祭司来一趟,朕有事与她商议。”

太监总管忙应了声是,低着头退出御书房,回身掩上房门后,他抬头看了看天:国主这个时候见大祭司,莫非又要……回头让底下那些小兔崽子们避开些,免得枉送了性命。

喜欢世子妃她是朵黑心莲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667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