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前  名人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可是我真的摸不清他们这些人的路子,我以为李老二会叫人进来,结果他却拿起笔在合同上签了字。

这真的挺让我意外的,签完字后,他便笑着对朱晓燕说道:“燕儿,放心,会有一天我会让你甘心嫁给我的,别急……到时候,我的都是你的。”

朱晓燕没再跟他废话了,抓起合同便起身向外面走去,我也紧随其后的跟着她离开了。

从会所出来后,朱晓燕长长的吁了口气,好像一下子轻松了不少似的。

原来她也紧张啊!可是她的胆子真的太大了,真不怕李老二把她扣下来吗?

回到车上后,朱晓燕便让我开车送她回公司。

回去的路上,我向她问道:“燕姐,那李老二的地方,你怎么敢去的啊?就不怕她对你怎么样么?”

“他不敢的。”

“他不敢,那那天在酒店是什么情况?”

“那是我故意的,我不这么做,你觉得他能这么轻松答应把控制权交给我吗?”

我只能说这个女人真的胆大心细,要是把这些本事用刀正途上,她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只可惜,她干的所有事情都是伤天害理的,也会遭到报应的。

将朱晓燕送回公司后,我就打算去找吴芳芳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过了,我给吴芳芳发了一条短信,对她说道:“我现在有时间了,你现在方便见面吗?”

消息发出去后,等了足足十多分钟她才回复道:“骗子,你们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骗子!就算我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这些骗子的!”

看着她这段话,我顿时陷入茫然中。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午还好好的,怎么突然这样了?

我立马又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向她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你不是说不会把我的那些照片发出去吗?为什么还是发出去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看着她的回复,我顿时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黄三擅自将她的那些照片给发出去了?

我一想,不对劲!

立马又对她说道:“你别急,这件事我根本不知道情况,我现在就回去了解清楚。”

她没有再回复了,我马不停蹄地开着车赶回了公司。

刚进公司,就看到以黄三为首的几个成员正在办公室里打着扑克,玩得不亦乐乎。

见我回来了,黄三压根就当做没看见我一样,继续玩着扑克。

我有些生气,冲上去一脚踹翻了他们的扑克桌,桌上的扑克和现金顿时洒落一地。

几个人面面相觑的看着我,黄三却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不过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住了。

旁边几个人都站了起来,一个个的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其中一个人还冲我叫嚣道:“你他妈的干啥呢?找死!”

“你再骂一句试试!”

“我他妈就骂你了怎样?傻逼!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啊!”

我抓起旁边的椅子就朝那骂我的人头上砸了下去,椅子“哐当”一声,直接被砸破了。

黄三这时终于站了起来,怒吼一声:“别闹了!都散开吧!”

那些人还是很听黄三话的,纷纷停了下来,却仍是充满恶意的瞪视着我。

黄三走到我面前,与我面对面的站立着,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飞哥,你这是干嘛呢?”

“上班时间,谁允许你们玩扑克的?”

黄三讪讪一笑道:“我们以前都这样啊!更何况现在是休息时间,还没上班呢。”

“就是,你以为你谁啊?不就是燕姐身边的一条狗吗?你管得着吗你?”旁边一个小子附和道。

我已经很生气了,黄三向那小子扬了扬手,转而又对我说道:“飞哥,燕姐派你来负责咱们这里没错,我们也尊敬你……可是,你不能打乱我们的节奏吧?”

“你少跟我阴阳怪气的,我就问你一句,那个吴芳芳的照片是不是被你群发出去了?”

黄三点点头道:“对啊!有问题吗?”

“我不是告诉过你,没有我的允许不能发出去吗?”

“你有说过这句话吗?”黄三顿了顿,又笑道,“对哦,你好像说过,不过我忘了,不好意思啊!”

“你少装不知道,眼看着我就要把她给约出来了,你这样一搞,我的计划全乱了。”

黄三不屑一笑,说道:“你的什么计划啊?就像刘大壮那样,原本需要还两百多万的,结果你一来一百六十万就给了了……这就是你的计划?”

旁边那些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我算是明白了,这伙人根本不服我,也根本没拿我当一回事。

我也懒得和他们多说,狠狠瞪了黄三一眼,便进了办公室。

外面,还传来黄三的声音:“来来来,我们继续,不用管他。”

嚣张,真的是太嚣张了!

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们了,不过我还真是没和这些混混打过交道,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才能让他们服气。

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后,我又尝试着和吴芳芳联系,可是这次不管我怎么给她发消息都不回了,打电话也无人接听。

我只好又给吴芳芳的那个朋友发了一条短信,向她问

下元九运最当旺的属相

道:“你好,再帮我联系一下吴芳芳行吗?还请你转告她,我真的不知道照片被发出去这回事,代我向她道个歉,另外再告诉她我一定会帮她的!”

过了几分钟后,我终于收到吴芳芳朋友的回复:

下元九运最当旺的属相

“下辈子吧!我刚才得到消息,芳芳喝下百草枯,人已经走了。”

看到她的回复后,我的头一下就炸裂了!

我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明明三伏天的高温天气下,我却感觉有些畏寒。

我盯着手机屏幕上的这段话,脑袋一下就空白了。

愣怔了许久,我才拿起手机,颤抖着手指回道:“是真的假的?希望你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我是真想帮她,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没跟你开玩笑,也没必要用这种事跟你开玩笑。”

我再次感到头皮发麻,不知所措。

这时,她又发来一条短信,对我说道:“你们也真够狠的,我已经报警了,你们这些人渣就等着给芳芳赔命吧!”

我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剧烈的喘息着,努力的平息心里的情绪。

好一会儿,我才回复道:“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但还是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帮她报仇的。”

“你就别再装了行吗?你们这种人就该下地狱!你可知道芳芳被你们折磨得有多惨?她原本是那么一个热爱生活的女孩子,可就是因为你们……让她每天笼罩在一片灰暗当中,每天都担心着那些照片和视频被发出去……她也努力的挣钱来还你们了,可你们就不能给她一点希望吗?”

“视频?什么视频?”我疑惑的问道,因为我只知道一些裸照而已。

“还跟我装呢?我也是才知道,你们这些丧心病狂的人渣竟然逼迫她做这样的事情,最后还将这些视频发到网上,你们就是一群禽兽!人渣!你们不得好死!”

我人麻了,真的那一刻我全身的血液都充满了愤怒的情绪。

放下手机后,我抡起办公室里的一根棒球棍,便一脚踹开办公室门冲了出去……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会所挺大的,大厅整体给人华贵气派的感觉,局部又非常优雅别致,一排希腊式的圆柱立在大厅内,尽显尊贵与霸气。

大厅地面也是有高级石材精心拼花而成,顶棚上的灯饰形状各异,灿若星辰。

我目光所致之处,极尽奢靡华丽,皆超乎我的想象力之外!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靠近边境地区的小县城,这样一家娱乐会所竟然装修得如此富丽堂皇,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我立马就向朱晓燕问道:“燕姐,这会所老板是谁呀?这也太有钱了吧?”

朱晓燕直接就说道:“李老二。”

“啊!?”我被惊了一下,不过这也说得过去了。

朱晓燕却气定神闲地继续往里头走,我追上她,再次开口道:“燕姐,这马三的地盘,咱们来这里做什么?”

“上次不是让他签了一个临时的协议么,还得需要一个正式的转让合同。”

我心里“咯噔”一下,说道:“这可是他的地盘啊!而且咱们那次算是逼他就范,现在来到他的地盘,他能签这合同吗?”

“你别乱说话就行了,好好跟在我身后,他不能怎么样的。”朱晓燕仍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

我却很不淡定,因为这可是别人的地盘,要是真对我们动手,我们必死无疑!

但我也只能乖乖地跟在朱晓燕身后,跟着她一起上了电梯。

电梯里铺着洁净而精美的羊毛地毯,电梯壁是红橡木的张挂着印象派大师莫奈的风景油画。

电梯一直来到第十层楼,随着电梯门徐徐打开,我的心跳也逐渐加速起来。

我跟着朱晓燕走出了电梯,沿着铺着阿拉伯地毯的廊道向前走去。

拐过一个弯儿,前方出现一个大厅,门口站着好几个人。

快到那大厅门口时,朱晓燕忽然顿住脚步,回头盯着我说:“记住!进去之后别乱说话,也管好你的眼睛,别乱看。”

我重重点头,然后便跟她一起走到了那大厅的门口。

门口站立的其中一位男士走上前,拦在我们面前,说道:“燕姐,我们李老板已经等候你多时了,请进吧!”

说着,他帮着推开了大厅的大门。

朱晓燕看都不看那人一眼,径直走进了大厅里面。

我也紧跟其后地跟了上去,却被那男的给拦下说道:“你就不能进去了。”

我顿了顿,朱晓燕听到后也停下来,回头说道:“他为什么不能进?”

“燕姐,李老板吩咐过了,只允许你一个人进去。”

“那不行,他必须跟着我。”朱晓燕十分强势的说道。

那保镖一脸为难的说:“燕姐,请你别让我难做。”

朱晓燕走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就将我直接拉进了大厅。

转而对门口那保镖一声冷笑道:“就让你难做了,你能怎样?”

那保镖很没有脾气地低下了头,同时大厅里面传来了李老二的声音:“没关系,让他们都进来吧。”

我转头向大厅里面看去,里面的空间很大,视线也很好,一眼看过去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玻璃。

李老二此刻就坐在那面落地玻璃前,嘴里叼着一根大雪茄,满脸对着笑意。

上次我并没有仔下元九运最当旺的属相细看他,现在才发现其实这李老二长得不丑。

甚至算得上是英俊,头发油光可鉴,身着一套银色西装,看质地和剪裁就知道是名牌货。

西装内是一件粉红色衬衫,即使他满脸堆笑,嘴角也始终带着一股邪恶的气息,目光看朱晓燕时带着一种把玩的意味……

朱晓燕的气场也不弱,她仰头挺胸地走到李老二的办公桌前面,随即拉开办公桌前的椅子便心安理得地坐了下去。

我也立马跟到她身后,李老二抬眼看了我一眼,眼神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气。

他是恨我的,那天若不是我出现及时,他的计划可能就要得逞了。

朱晓燕坐下后,便从包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推到了李老二的面前,幽幽的说道:“

下元九运最当旺的属相

李老板,请签字吧!”

李老二盯着朱晓燕冷声一笑,便拿起那份合同看了起来。

看了看之后,他又转手交给旁边的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似乎他看不懂这些。

那中年男人看完后,向李老二点了点头示意没问题。

李老二这才笑呵呵的对朱晓燕说道:“燕姐,你可真是有一手啊!我可真是小看你了。”

“别废话了,赶紧签字吧!”

李老二又一声冷笑道:“燕姐,别这么急,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我这里,怎么说也得喝杯我李某人的茶吧!”

李老二说着,便朝门外喊了一声:“来人,上茶。”

朱晓燕并没说话,片刻后就进来一个穿旗袍的女子,给朱晓燕和李老二各倒上一杯茶。

李老二向朱晓燕伸了伸手:“燕姐,请吧!”

我立马俯身对朱晓燕说道:“燕姐,小心这茶!”

李老二横了我一眼,冷声说道:“这儿有你什么事?”

朱晓燕二话没说,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她好像就断定李老二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对她怎样。

我却十分紧张,生怕这茶里被下了药。

好在朱晓燕喝下后并没有什么情况发生,李老二随即又笑呵呵的说道:“怎么样?燕姐,我的茶还合你的胃口吧?”

“还行,赶紧签字吧!李老板,你我都挺忙的,别浪费时间了。”

李老二还是没签字,继续阴冷的笑着说道:“燕姐,我说过了,只要你愿意,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朱晓燕冷哼一声说:“李老二,你别自作多情了,也少在这里跟我文绉绉的,不瞒你说,我对你一见恶心!见了你第一次,我就不想见你第二次!”

我真的挺佩服这朱晓燕的,在李老二的地盘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骂他,关键是李老二竟然还笑嘻嘻的。

他的目光把玩似的上下打量着朱晓燕,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燕姐放狠话也这么可爱啊!你放心吧!择日我一定前去拜访令尊大人……忘了告诉你了,令尊大人对我李某人也很放心的,他老人家一定准许我娶你为妻的。”

听到李老二这话,我随之一愣。

因为他提到了朱晓燕的父亲,难道他也认识安东森吗?

我正想着这些时,朱晓燕怒声道:“你做梦吧你!拜托你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尊荣!”

李老二果然是个笑面虎,依然嬉笑着看着朱晓燕道:“你先别激动嘛,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赶紧签字,我不想在这里跟你废话了。”

李老二吸了口雪茄,幽幽的说道:“着什么急呀?来都来了,吃了饭再走呗。”

朱晓燕冷哼道:“看着你我就反胃,哪有心思跟你吃饭啊!笑话!”

李老二的表情已经有些不悦了,那阴冷的眼神中好似藏着一把刀。

似乎下一刻他就要叫人进来将我和朱晓燕给控制住,这是我的预感,并且十分强烈!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667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