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天前  名人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走的时候要不要送一送?”

“切!”布鲁诺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饶了我吧!你说的,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你呢!去送我?别开玩笑了!我可不想闹腾出来其他的风波来!”

“你随意!那么就提前祝贺你一路顺风了!”丁羽举起来手里面的咖啡杯!不需要太过于的刻意,那样的话会显得太过于虚伪,更何况这里有没有外人!何必如此!

等布鲁诺离开了之后,丁羽把邱天洋给喊了进来!把手里面的清单递给了他!

“布鲁诺要离开了!这个是给他准备的!这个老家伙呀!哼!”

虽然话语当中有些许的‘不满’,但是透露出来些许的感慨!

邱天洋默默的接过来清单,看过了之后这才问询的说到!“主任,需要一点时间!不过想来应该不会有太长的时间耽误!送往机场就可以了!”

“他应该会乘坐私人飞机回去的!方便!快捷!同时也比较的安全!把东西送到了地方!做相当的交接!”丁羽刻意的叮嘱了一句!

“是!主任!”邱天洋没有什么废话,事情都已经交代的很是清楚了!如果说自己连这些都做不到的话,那么自己也就没有太多的必要留下来了!赶紧滚蛋就好!

布鲁诺走之前去见了一下桑顿!

桑顿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因为从来到了丁羽这里之后,所有安全方面的问题都交给了布鲁诺,而且他也很好的去执行了!甚至一直挡在自己面前的位置,现在布鲁诺先生要离开,究竟因为什么,自己不知道,但这里面肯定是有相当的问题!

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间段离开?先前的时候都没有离开,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问题和状况,桑顿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但就算是想明白了这件事情,又能够怎么样?不会有太多的意义,也不会有什么效果,这是一定的!

“布鲁诺先生!”桑顿有些垂头丧气!

“心情不太好?”布鲁诺坐下来之后,问了一句!“主要是家里面的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东方先前的时候扛了太多的压力在身上面,现在这个时候必须要我来出面了!不然的话挤压在一起,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这个对家族而言,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

“布鲁诺先生,您离开了!我就...。”

布鲁诺摇摇头!“桑切斯回来了!还有没有其他人,这一点我并不是那么的清楚,不过相当的时候,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去找寻一下赛提尔!他能够解决大部分的问题!”

桑顿很是怀疑的看了一眼布鲁诺,看着他对自己点头,也是按住了心中的疑惑!

“至于其他方面的问题?倒也不会那么的严重,这里毕竟是丁羽的地盘!”

桑顿微微一愣,随即就明白了布鲁诺为什么要跟自己这么的说,很显然布鲁诺先生应该去见过了丁羽,甚至彼此之间还商谈过,至于其中的内容,不太方便提及!这一点桑顿倒是能够理解,等丁羽过来的时候,问及两声也就可以了!

“布鲁诺先生,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就是出来放松一段时间,别说,这两天是真的有些胖了!这里的环境还是很养人的,丁羽这个家伙的手段也是比较的高,至少在治病救人这个方面,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虽然我不是医生,你也不是医生!但他是一个医生,而且还是非常好的一名医生!”

“就是让人感觉很是火大!”桑顿低声的嘀咕了一句!

“这一点吗?也算是他的个性所在!”布鲁诺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虽然我跟他是非常好的朋友,但需要说,我有些时候,对此也是感觉很火大!但是没有办法,谁让我们是朋友来着!不过好在,相处的很是不错!”

“布鲁诺先生,都是特别理性的缘故吗?”

“不是,有相当的原因,是因为感性!如果站在理性的角度来说,虽然可能也会站在丁羽这边,但绝对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关系,真的要是提及起来的话,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方面的原因,可能是投缘吧!”布鲁诺深深的看了一眼桑顿!“这样的机会来之不易,好好的去珍惜,对日后起到的效果,绝对是难以估量的!”

桑切斯到来之后,布鲁诺简单的表示了欢迎,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做相当的交代,就略显匆忙的离开了!这一点让桑切斯很是不解,甚至有些许的困惑感!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连说两句话的功夫都没有,就很的匆忙离开?

但桑切斯还是先去见了桑顿,也没有交代什么,就是回来了!至于古德先生倒是让自己带了礼物过来,一部分是给桑顿的,一部分是给赛提尔他们,当然了其中相当的一部分还是丁羽的!

“桑切斯先生,让你来回的颠簸,辛苦了!”不管是什么原因让桑切斯回来,让布鲁诺离开,自己都需要彰显一下自己的态度!

“桑顿少爷!”桑切斯注视的看着桑顿,脸上面有些疑惑,不过当着赛提尔的面也没有去做其他的提及,至于董事会的事情,自然也没有太多的表露!桑顿自然也不会有相当的问及,因为没有太多的必要!问及了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从桑顿这里出来之后,桑切斯才去见了丁羽!“什么情况,布鲁诺怎么走的这么快?”

丁羽瞄了一眼过去!“你问我?我问谁?”摊开了自己的双手,丁羽表示着自己对此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是真的不知晓其中究竟都发生了什么,“反正就布鲁诺的提及,好像是他那边出现了什么事情,东方师兄没有办法解决!所以只能是他赶回来!”

“没怎么听说呀!”桑切斯看着丁羽,无语的感叹了一声,“也行吧!古德先生让我问候你,感谢你的帮助!特意准备了一些礼物,给您家里面的长辈和孩子!”

“有心了!”丁羽呵呵一笑,“不过你这一次可是耽误了相当的时间!”

“说起来,布鲁诺离开的好像有些过于的突兀了!”

两个人都是答非所问,很显然都知晓了!自己的话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所以对视的一笑!没有就这个问题继

冤亲债主离开时特别累

续的讨论下去,没有任何的必要,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看样子,我这段时间可能需要辛苦一些了!”

“我这边时间可是已经够辛苦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这样的空闲时间!不过也是真的有那么一些忙碌!”丁羽这一次好像是踩在了鼓点上面!

桑切斯微微点了一下头,“我需要调整一下,来来回回的,这个时差问题呀!对于我这样的老年人而言,的确是一种考验!是真的有点生受不住!不像是你这么的年轻!”

“怎么听起来这个话,有点故意的意思!”丁羽坏笑的看着桑切斯,“我原本的时候还想着今天晚上的时候给你接风洗尘来着,现在来看,好像没有任何的机会了!这个实在是有些过于的可惜了!”

桑切斯一脸的无奈,甚至用手指着丁羽,不敢说话,因为是真的担心,一旦说话,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破口大骂可能都是轻的!

不过接下来一个星期的时间,丁羽这边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桑切斯倒是很好的代替了布鲁诺,跟桑顿之间的关系也算是相处的比较融洽!

在这一点上面,赛提尔表现的好像突然之间有些上道!很显然桑切斯和布鲁诺两个人给与赛提尔的压力是不一样的!确切的说不是桑切斯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只不过是彼此之间站的位置和角度有着相当的不同,所以处理问题的方式也有着相当的不同!仅此而已!

对桑顿个人而言,这种感触是最为深刻的,甚至是有些许彷徨的感觉!因为一直以来布鲁诺虽然来自己这里不多,但是给与自己的精神支持,绝对是无以复加的!而桑切斯先生对自己也是有相当的支持,这一点倒是没有太多的问题!

可是...。

就在桑顿有些要爆发的时候,丁羽才慢慢悠悠、不急不躁的来到了桑顿这里,看着他的样子,微微憋了一下自己的嘴,露出来些许不屑的神情来!

本来就有些按耐不住的桑顿,这一下子被彻底的给惹火了!也不知道就是故意的,还是说就是想要当着丁羽的面发泄一二,因为门没有被关,所以站在门口的安保,也是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出去!”桑顿可能感觉到了什么,大声的怒吼!

坐下来的丁羽,注视的看着桑顿的表现,装模作样的点点头!“还行,表演还是很不错的!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鼓个掌?”

“丁先生,您来的会不会稍微有些早?”桑顿恨恨的看着丁羽,恨不得能够从丁羽的身上面咬下来一块肉来!太过于的可恨了!

想着布鲁诺先生走了!自己也可以把丁羽丁先生当做依靠,但是那里想到自己都快要成为望夫石了!也没有等到丁羽!很显然丁羽就是故意的!这个让桑顿感觉有些无法承受!

“丁先生,你是故意的!”桑顿的腰身挺的很直,坐在那里自有一番姿态!丁羽端详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甚至故意的看了一下他脑袋上面的头发!

“头发做的不错,有点意思!”

桑顿开始消解自己的情绪,“丁先生,我曾经看过你留胡子的影像,感觉很是不错!不像是现在这样,收拾的非常干净!”

丁羽不为所动!“碍于我女儿有些时候比较的调皮,她觉得长胡子比较的好玩,所以就留下来一段时间,倒也没有太多的影响!至于现在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感触!”

丁羽之所以顺着这个话说下来,那么就代表着现在愿意去缓解桑顿的情绪,而没有一味的要去刺激他!毕竟他现在处于一个很是不安稳的状态当中,现在继续的烧火,容易给他烧炸了!那个时候绝对会出所谓的反效果!

“我的头发就是一时的兴趣,不过最近思考的事情好像有些多!”

丁羽擎着自己的下巴,身体坐的多少有些歪,给人的感觉有点不太正式!

“倒是挺有意思的,故作成熟!”丁羽冤亲债主离开时特别累小小的吐槽了一下!“我对这个方面的研究不算是特别的多,家里面有相当的人搭理,不过我父亲可能稍微有那么一些特殊,虽然有些时候也会有家里面的师傅给他刮脸,但相当的时候,他都喜欢自行的去打理!”

“自行的去打理,丁先生,是个人的习惯问题吗?”

“很难说!”丁羽故意引导着桑顿!“小的时候我倒是跟着父亲一同的去过老式的理发馆,只不过现在没有了!现在理发的都是一些年轻人,讲究的是时尚,不过我相信你们家的理发师,至少男性的理发师,至少都是上了年纪的,四十岁开外的那一种!”

“家里面的理发师都比较的传统!”

这个话也算是应对了丁羽的说法!“现在的老师傅越来越少了!这个也是父亲不太愿意让其他人上手的一种主要原因!可以说是怀旧,也可以说是一种念想!当然也可以说是一种习惯!怎么说都可以的!无所谓的事情,家里面也有师傅!手法也还是很不错的,可就算是这样,父亲对此依旧没有太多的感触!”

桑顿仔细的考虑着丁羽跟自己说这些话的目的究竟何在!是为了凸显什么?好像并没有这个方面的感触,就是拉着自己一起去怀旧!

但不得不说,自己现在的心绪倒是沉稳下来不少,甚至在看到丁羽的时候!本来烦躁的情绪就已经消停了下来!这一点是桑切斯先生和赛提尔所不能够比拟的!差距太大!

“丁先生,那么你呢?你是喜欢自己动手?还是喜欢享受?”

丁羽微微的一笑!“故意的要嘲讽我,是吗?”对于这样的事情,丁羽并没有给予桑顿最为直面的回答!而是表现的很是随意!“喜欢什么就是什么,去做一个决定性的回答,是故意的把自己给束缚其中!相当程度上面而言,属于没事找事!”

“丁先生!我感觉父亲在这一点上面,好像很是讲究!您呢?”

“说讲究倒是很讲究,说不讲究,也不是很讲究,用我母亲的话来说,穷讲究!”

“很想要见一见奶奶,很有意思!”

“家里面最近来了两位小朋友,金的孩子,最近母亲一直带着他们玩!彼此之间的关系相处的很是不错,所以你吗?可能就需要往后靠一靠!”丁羽审视的看着桑顿!“说起来,你现在的身体倒是非常的不错,能够看出来非常显著的效果!”

“依旧还是受困于这个环境当中!”桑顿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丁羽!“丁先生,我甚至有些时候都会有那么一些怀疑,您究竟都在想着一些什么呢?”

“外面那道门真的能够阻挡住你吗?”丁羽反问的说到!“其实就是几步的距离而已!你要是真的想要走出去的话,我拦不住你的!当然我也不会拦着你!而赛提尔和桑切斯两个人更是浪不住你!至于你父母那边,天高皇帝远的!”

赤裸裸的一番话,就这么的被丁羽给说了出来,说的太过于直接,也太过于的直白,让桑顿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来应对丁羽的话了!

桑顿这口气缓了非常长的一段时间!

“丁先生,我能够说你太坏了吗?用中国话来说,你这个坏的都有些缺德冒烟了!”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是好人呀!”丁羽摊开了自己的双手!“而且我当着你的面好像不止一次的说过这样的话,你什么时候觉得我是一个好人来着!你确定你的脑袋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吗?还是说你现在做梦还没有睡醒!”

在丁羽眼神的鼓励之下,桑顿抄起来面前的杯子,直接的就往门口的位置砸了过去!可能手法有点不太对,也可能是因为力道上面的偏差!杯子砸在了玻璃上面!

好在玻璃的防护还是非常的有效果,但是站在门口的警卫显然是听到了什么!不过非常的可惜,从外面想要打开房门,这个就不是安保能够做到的!

还是经过了相当的请示,安保在征得允许的情况之下,才打开了门,看着门口位置的碎玻璃碴子,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丁羽根本就没有看向安保的方向,而是故意挑衅的看着桑顿!桑顿则好像是气鼓的蛤蟆一样!

用异常凶狠的目光看着安保,安保也是被吓了好大的一条,很显然也是明白,自己的进来打扰了桑顿少爷和丁先生!先前的时候有点过于的心急了!

所以才会闹腾出来这样的笑话来!这个实在是有些不太应该!

自己是得到了赛提尔先生的指令,但这个是在没有冒犯桑顿少爷和丁先生的情况之下,才可以的!而现在自己慌慌张张的,丁先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自己已经让桑顿少爷在丁先生的面前丢脸了!

对一个家族而言,什么最为的重要,自然是脸面了!

喜欢重生之苍莽人生请大家收藏:

丁羽这边虽然对自家母亲的事情,洞悉的很是清楚,不过却没有任何要去干涉和理会的意思!

怎么干涉?怎么理会,清官难断家务事,自己只能是置之不理!愿意闹腾就闹腾呗!

至于最终的后果会是什么?这一点吗?其实很早之前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在这个问题上面,丁羽觉得爷爷和奶奶那边就是最好的例子!爷爷一意孤行,能够说奶奶没有劝阻吗?但是最后是什么样子的结果,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不说,甚至还起到了所谓的反效果!所以丁羽也是吸取了相当的教训!

愿意折腾就去折腾,折腾过后再说吧!要是自己横生阻拦的话,谁知道会闹腾出来什么样子的问题,很那说!更何况自己也不愿意去掺和家里面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们要是觉得可行就行了!不要牵连到我,一切无所谓!

至于钱财方面的问题,更是无所谓的事情!

当然了丁羽并没有直接的就把这个事情给呈现于表面之上,但是相信家里面还是有人会看明白的,而且还不止一个人看明白这件事情!既然能够看明白,那么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家里面的人都不做任何的提及,丁羽这个游离在外的人又有什么好说的!

一直以来,丁羽都是这样的一个态度,会不会觉得丁羽有些太好欺负了!这样的事情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所以丁羽根本就不会被这样的事情调动自己的情绪!至于给家里面的孩子打电话,就更是没有任何的必要!

跟他们提及这样的事情,只能是徒增烦恼!甚至会对家里面的这些孩子造成相当的困扰,诚然他们都已经懂事了!但是现在就背负这些?会凸显自己这个当父亲的有点过于不负责任了!

如果说他们能够自行解决的话,更好,不能够解决的时候,自己再站出来,不能够说自己看到了前行路上面的树枝和石头,自己都要事先的帮他们都给剔除了!不让他们自身亲自的去尝试一下,他们永远都不会知晓其中的厉害!

丁羽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去做的!至于会不会显得有些残忍和无情!丁羽还真就不这么觉得!这个就是自己教育的方式,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家里面的这些孩子表现的都还很是不错!甚至是让人满意的!

“主任,这两天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需要回京一趟!”

“所以呢?”丁羽冷冷的一笑,“你就跟我玩这些花花肠子?”

很显然,丁羽对于其中的问题洞若观火!不就是想要拉着自己的虎皮吗?你也是真够可以的!

对此,侯天亮嘿嘿一笑!貌似一点惶恐之心都没有!完全就没有被拆穿的尴尬!看得旁边的邱天洋,也是目瞪口呆,心下大呼不公平,自家的师兄竟然在主任的面前玩这一手!

不过也太吓人了!恐怕也就师兄敢这么的去做,其他人有这样的胆子吗?虾都吓死了!

甚至连自己这个旁观者都有那么一些大气不敢喘!

“主任,没有办法呀!我是情治部门的人,这个不假,但相当的时候不能够把情治部门的这个招牌给拿出来,平常的小鬼也还行,但是其他人对我这层皮会不会有所理会,都是看破不说破的事情!你看在我这么辛苦的分上面?要不?”

丁羽哼笑了一声,侯天亮是什么身份,自己能够不知道吗?说是神鬼惧怕,有点夸张,但是等闲之人看到了他,都是避之三分!就他身上面的那层虎皮呀!别人别说去摸了!看一眼,都能够胆颤若惊!

“你想怎么去闹腾?这样的事情我不关心!也懒得去理会!”丁羽很是平淡的说到,“但是你也知晓,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到时候捅了娄子?既然你如此的忌讳,我相信肯定是麻烦,所以我言之不预,到时候把你给扔出去,如果不够的话,我只能是找情治部门的麻烦!”

言之不预!别到时候往自己的身上面泼脏水!

侯天亮思量了一阵,点点头!“主任,反正我身上面这百十斤的,也还是值得放到秤上面的!不过轻易绝对不会去称量自己的!”

转圈轱辘话!但是丁羽却是听出来了其中的问题!

“所以呢?直接的说吧!”

“主任,借两个人用一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毕竟这样的事情很难说!我这个细胳膊细腿的,总需要做点其他方面的防备!”

丁羽的嘴角有些抽动!神色不善的看着侯天亮,甚至还往后仰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你的这个想法可是有点危险!看样子这一次不会太好过!”

注视的看了两眼,丁羽这才慢慢悠悠的说到,“你们情治部门没人了?不可能的事情,其中的好手可以说是层出不穷,甚至其中的高手犹若过江之卿,找我来要人?不符合常理!”

“主要是事情太过于的麻烦了!”

丁羽用幽幽的眼神看着侯天亮!“你自己注意一点吧!”随即就挥挥手,让侯天亮离开!

从丁羽的房间里面出来,邱天洋也是冲着自己的师兄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大拇指!佩服之心,无以言表,感觉主任对师兄真的不是一般的好!换做是其他人的话,现在这个时候就应该是唢呐一吹布一盖,刨坑埋土了!倒是自己的师兄竟然囫囵的走了出来,有点夸张!

甚至连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自己都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是好了!

“还不知晓是什么情况呢!主任这边就留下来了你!你自己悠着一点,虽然你成熟了很多,但是对主任这边的事情了解的不多,多做少说,多看多听少表现!”

“师兄,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去做!您自己小心!”

侯天亮离开的速度比较快,不过临走的时候,丁羽倒是把他给叫过去,叮嘱了两句,仅此而已!至于其他的并没有太多的提及!当然也给了侯天亮一个联系的方式,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倒是可以打这个电话!不过之前最好做相当的思量!

更为直白一点的说,不要想着免费的打白工,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一定要好好的掂量掂量,然后再做最终的决断!

侯天亮离开了之后,邱天洋一下子就忙碌了起来,先前有自家的师兄在前面顶着,没有太多的问题!但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交到了自己的手上面,对自己而言,考验稍微有些大了起来!

总感觉主任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其实邱天洋也明白,自己有点多心了!主要是压力来的太快,而且太大,让自己没有任何的准备,所以患得患失了起来!甚至于其他人看冤亲债主离开时特别累向自己的时候,自己都感觉别人是有些故意的!

“丁,你有点不太对劲!”

看着找过来的布鲁诺,丁羽有些无语!“我说布鲁诺,你是不是真的闲着没事了?还有就是桑切斯什么时候回来?他怎么回去之后就毫无踪影了?没有什么事情吧!”

“别着急去转移话题!”布鲁诺面带不悦的说到!“和着我要是不过来督促你的话,你是从来都不会想起来桑顿,我现在感觉很是头疼呀!你知道吗?”

“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工作已经忙碌的让我都脚不沾地了吗?”丁羽也是很不爽的说到!“我甚至连休息的时间,都快要没有了!至于桑顿那边?他表现的很是不错,堪称优秀,如此的情况之下,干嘛要去做那么多的理会,顺其自然不好吗?”

“这不公平,你知道吗?和着你天天带着孟西,然后就把桑顿给扔到了一边的位置!孟西在你的浇灌和培养之下,蒸蒸日上,可是桑顿呢?我要是不给他争取一点机会的话,我甚至都有那么一些怀疑,他会不会枯萎?”

“所以呢?我要是不给你解释一番的话,你现在肯定要赖着不走,是不是?”

说话的时候,布鲁诺已经拉开了丁羽的抽屉,把其中的一盒雪茄给拿在了自己的手上面!气的丁羽有那么一些牙根痒痒,这哪里是求人办事的态度呀!土匪也不过如此吧?

“确切的说,现在的桑顿需要沉淀!虽然他的底蕴已经消耗殆尽,但是他有着相当的基础,更何况赛提尔他们也还在!”

不过丁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布鲁诺给粗鲁的打断了!“我不相信他们!”

“跟是不是相信他们没有必要的关系和联系!至少在学问上面,他们是首屈一指的存在!甚至我相当的时候也是非常的动心,就是有点请不动!不然的让他们给家里面的孩子上上课,也无不可!”很显然,丁羽是认真的!

听到丁羽这么的说,布鲁诺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

“我倒是觉得你能够干出来这样的事情!”

“你既然明白,还找我废什么话?”丁羽表述着自己的不满!“更何况我过多的去接触桑顿,有什么好处吗?里里外外多少双眼睛看着,你又不是不知道!别说是我了!就算是你不也是同样的如此吗?所以现在这个时候就别给自己找什么所谓的麻烦了!安稳的度过就好!”

“我相信赛提尔他们的学识,这一点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我不相信他们的为人!”

“别扯了!”丁羽不耐烦的挥挥手,“这个话你敢跟古德说吗?相当的事情心造不宣就好了!没有必要说的太过于直白了!不然的话太过于的麻烦了!反正我个人不想继续的牵扯其中,我感觉现在的情况还是比较的不错!”

“我马上就要回去了!现在桑切斯已经在来的路上面,应该今天就能够到!”

[

冤亲债主离开时特别累

标签:p标签]“这么快?”丁羽怀疑的看着布鲁诺,“你现在这个时候回去,合适吗?”

“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自家的一些事情虽然东方做的不错,但也是积压了相当多的问题,要是再不去处理的话,容易引起来其他方面的问题!而且我留在这里这么长的时间,需要跟古德先生做一下交流!”布鲁诺如实的说到!并没有对丁羽做任何的保留!

“找我啥意思?”

“你这个就是故意装的,是不是!”布鲁诺就差指着丁羽的鼻子了!“跟我来这一套,不好使!我还不知道你!桑切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了力度,所以我现在需要找你,把相当的事情给定下来!省的会出现其他的问题!”

丁羽用手敲了敲桌子,有人给送了咖啡过来,当然不是速溶的咖啡,给布鲁诺这样的人上速溶咖啡,一定程度上面而言,绝对是羞辱!

“说吧!你这个老家伙有什么打算!”

“一周三次!”布鲁诺晃悠着咖啡,慢慢悠悠的说到!

“你开玩笑呢!”丁羽很是不满,甚至有些气急败坏!“一周三次,先不说赛提尔那边会怎么去想,倒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重要,但问题是我有那么多的时间吗?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我这边的事情你看着好像很是轻松!但是你扪心自问,我什么时候真的空闲了!你可别扯了!了不起两周一次,这样的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

“一周一次!”

丁羽的脸色都有那么一些不太好看了!“一周一次?!布鲁诺,咱们两个人是朋友,而且还是经过了相当考验的朋友!真的有所需要的时候,哪怕是一天一次也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对桑顿而言,需要给他相当恢复的时间,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好吧!我直说了吧!我就是两个方面的担心!”看着丁羽的表情,布鲁诺微微有那么一些感叹!“我不知道会用多长的时间!这一点连我自己都不敢去确定!谁知道背后会不会闹腾出来其他的事情来?不好说!这样的事情不是我能够完全决定的!”

“你们那边的事情,跟我没有太多的关系,我也不想闹清楚这里面的问题!有些事情你不知晓,我知晓,但是有些事情你知晓,我不知晓,我们都不可能有任何的透露!”

丁羽把话给说得很明白,当然是因为布鲁诺跟丁羽是朋友,彼此之间不需要有太多的藏匿,换做其他人来试试,哪怕面前是桑切斯,丁羽都不会这么的说!

因为彼此之间的交情没有到那个份上面!既然没有到那个份上面,说话自然需要注意一些!

毕竟都是巨擘一样的人!做任何的决断之后,考虑的都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方势力!

丁羽是如此!古德是如此!面前的布鲁诺是如此,即将到来的桑切斯也是同样的如此!

“你说的很多,至于第二点,我要是不提前跟你商议的话,桑切斯来了之后,他跟你的关系是非常的不错!甚至彼此之间的有着非常好的合作关系,但是私交方面,我相信距离我还差的有点远!虽然你我他都不会承认这一点的!”

“你想的倒是挺美!”

对此,布鲁诺很是自豪的拿起来咖啡,尝试了一口!很是赞许的点头!

“很显然,他不能够给你施加太大的压力,扛住赛提尔他们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其他方面,就真的有待于商榷了!所以我需要提前做相当的准备!”

听布鲁诺说完,丁羽冷冷的一笑,“布鲁诺,你这个投入可是稍微有那么一些大,就那么的看好桑顿吗?你要知道!我跟古德的关系很是一般!甚至于彼此之间还是站在对立面的位置上面!现在倒是比较的平和,但是谁知晓日后会怎么样?我给自己培养这样的一个对手!你觉得可能吗?我救他,已经很给你这个面子了!”

“至少他跟孟西之间是有来有回的!不是吗?”

这个话让丁羽感觉有些气堵!丁羽怎么能够不明白布鲁诺说这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无非就是告诉自己!桑顿的日后是留给家里面的孩子,有一个对手总归是好事!而且孟西是具备一个对手的能力!所以现在就看丁羽要如何的去调教了!

“还有什么事情,一并说了吧!我可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听你啰嗦!”

丁羽的话,让布鲁诺的嘴角浮出来些许的微笑,这样的事情丁羽绝对不会明面之上就应对下来的,甚至不会给与自己任何的回答!

但是他什么都不说,就已经代表了相当的问题!也幸亏自己先前的时候做了相当的铺垫!当然了更为重要的原因?还是桑顿展现出来了不凡的潜质!如果说没有这些先觉的条件,就算是自己跟丁羽的关系再好!就算是金山银山放置到丁羽的面前,也不会有任何的作用!

这是一定的!而且还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我这马上就要回去了!总归需要给家里面的人准备一些礼物,是不是?还有就是东方那边?他操劳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不能够一点表示都没有!”

丁羽的手指有些不受控的跳动了起来!这都已经不是过分那么的简单了!根本就是不要脸的行为!好在丁羽的隐忍能力还是不错,但也就是到此为止了!

不然的话,下一刻的时候说不定丁羽会把布鲁诺直接的给轰出去!

喜欢重生之苍莽人生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668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