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天前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夜念白在电话里和司明镜吐槽:“镜镜,气死小爷了,这是什么鬼地方?小爷解开了谜题,打开了门,才能找到吃的和喝的!要不是小爷和夜惊蛰那小子都很聪明,小爷就要饿死了,镜镜,小爷要回家!”

司明镜听夜念白抱怨,知道他并没有受苦,只是被关进了某家密室逃脱游戏房里,司明镜松了口气,又问:“你自己的手机呢,怎么用别人的手机给我打电话?”

夜念白说:“小爷的手机没有用了,夜惊蛰的也是,幸好干爹找到了小夜!”

手机为什么会没有用?

难道是在穿越任意门的时候,手机受到磁场的影响,坏了?

司明镜已经确定,两个孩子就是通过了任意门,被送到了一个密室逃脱的游戏室。

她曾听夜深说过,现在的密室逃脱越来越变态了,可以在里面玩上一个月,一扇门接着一扇门,永无止境,夜深有一次出去玩密室逃脱,十天才从里面出来,食物永远都在下一扇门里获取!

司明镜说:“你把电话给惊蛰,我要与惊蛰说话。”

夜念白臭屁的哼了声:“镜镜想的是夜惊蛰,不是我?”

很快,电话里传来夜惊蛰小冰山波澜不惊的沉稳声音:“妈妈,我和小白都没事,我们还差三关就通关了,有人提前为我们开了门。”

这个有人,指的是曲流殇。

夜惊蛰和夜念白两个小家伙觉得,害他们被关在密室里面的人,也许就是曲流殇这个坏叔叔!

可是现在两人深入敌营,不适合与坏叔叔翻脸。

所以,夜念白特别热情的感激曲流殇,仿佛遇到了救星,两只小手臂用力抱住曲流殇的大长腿,仰头兴奋道:“干爹,干爹,你怎么知道小爷在这里?”

曲流殇伸手,在夜念白的小脑袋上揉了两下,说:“你爸爸妈妈四处找你们,干爹想出一份力,帮忙寻找,幸好是找到了你们。”

你休要骗小爷!

爸爸都找到小爷,你能找到?哼!

夜念白在心里气鼓鼓的哼声哼气,面上却露出崇拜的眼神:“干爹,你好厉害哟?干爹你为什么戴着面具?”

曲流殇的脸已经没办法见人了,他不得不戴着面具。

曲流殇没有回答夜念白的话,他与司明镜通话,随便编了个过得去的理由,反正大家心知肚明:“阿九,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帮你找到了孩子,现在不用愁了,你可愿亲自来接孩子?”

“当然。”司明镜温婉的声音很肯定,孩子还在曲流殇手里,她自然要去接:“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接?”

曲流殇说:“我把定位发给你。”

司明镜笑:“那再好不过了,我会带着医药箱去,顺便给你治病。”

挂了电话后,司明镜很快收到曲流觞发过来的定位地址。

她打开点位一看,小白和惊蛰竟然在姆大陆帝都!

定位显示,他们在一家叫做‘烟雨楼’的密室逃脱店,距离王宫直线距离不到3000米!

司明镜给漠银河打电话:“孩子找到了,在帝都一家叫做烟雨楼的密室逃脱店,曲流殇给我发来了定位,我确定过了,两个孩子玩了几天的密室逃脱。”

漠银河窝火的声音,像是被点燃了:“不可能!别说是我,就连薄冷和司离骚都将帝都一寸一寸的找了个遍,若是两个孩子在帝都都找不出来,那我以后直接去吃干饭!”

随即漠银河又明白了,“这该死的老光棍!肯定是在其他地方也弄了一间差不多的密室逃脱房间,这是刚把两个孩子从其他地方转移到这家烟雨楼!”

司明镜想到小白的话,他说去上厕所,却走进一间密室……

所以漠银河的推测极有可能是正确的。

小白和惊蛰这几天一直呆在密室里,解开一个谜底走出一个房间,不知道走过了多少个房间,被人从别的地方转移到烟雨楼也未可知。

“先不管这个,我们去接孩子。”

漠银河道:“你呆在王宫,我去接!”

司明镜道:“好!”

想着孩子们被关在密室里几天几夜,肯定吃不好睡不好,司明镜便让人去准备一桌饭菜,另外打电话给薄冷和司离骚,告知两个孩子已经找到。

半个小时后,漠银河回到王宫。

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抱着两个孩子出现在司明镜的面前。

看到两个孩子红光满面,并没有任何的憔悴病态,司明镜心宽了。

她道:“曲流殇呢?”

“我给了他一瓶药。”

漠银河怎么可能真的允许司明镜给曲流殇治病,别做白日梦!

他是不会给曲流殇制造见他老婆这种机会的!

防都来不及!

漠银河早就准备好了解药,一手交人,一手交药!

若不是怕曲流殇忽然弄出个任意门把两个孩子带走,漠银河连药都懒得给曲流殇,他会直接送曲流殇上西天,再拿两壶酒去他坟上拜祭。

“镜镜!小爷气死了,小爷都没有看

红叶最多情 完整版阅读(夜念白在电)

到姑姑的完整婚礼!”

夜念白气得不轻。

司明镜从漠银河怀里接过夜念白,揉揉他小脑袋,抱着他去餐厅用餐。

她说:“这是干爹害你,他故意把你们藏起来,以后你见到他躲远一点!”

漠银河也把夜惊蛰放在椅子上,尔后问他:“你仔细想一想,自己是否一直呆在烟雨楼里,有没有可能中途被人转移?”

夜惊蛰小冰山沉吟良久:“爸爸,我不确定,每个房间都不一样,但是故事是连贯的。”

密室逃脱的故事是连贯的,完整的,夜惊蛰很难做出判断。

夜念白抓着鸡腿,啃了一口,说:“爸爸,小爷知道,不是在一个地方,干爹那老光棍肯定把小爷转移了,他以为小爷不知道,但是,哼,休想糊弄小爷!”

夜念白在回来的路上,听漠银河骂曲流殇是老光棍。

他记住了,现在也一口一个老光棍的叫。

夜念白连亲爹都叫狗哔,何况是曲流殇这个干爹红叶最多情

漠银河等待儿子的下文:“继续说,怎么不一样?”

喜欢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请大家收藏:

司明镜不知道他意欲何为?

直到两天后,一个陌生号码响起,她接通电话,里面传来曲流殇儒雅的声音:“阿九,我病了,你可否为我医治?”

司明镜眉心一跳,很快便想到两天前漠银河在饭桌上跟她说的话。

司明镜等这个电话等了好几日,急得火烧眉毛,此刻声音却懒洋洋的,透着一丝不耐烦的倨傲:“贵国没有医生吗?抱歉,我很忙,抽不开身。”

电话里传来曲流殇无奈的声音:“能请的医生我都已经请过了,如果不是非你不可,阿九我是不想麻烦你的。都说医者仁心……”

司明镜直接打断曲流殇的话:“我是在监狱星长大的,从小与各种罪犯生活在一起,仁心两个字我没有,我只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司明镜不知道曲流殇得了什么病?

她心里好奇得紧,却始终不肯松口,这是漠银河送给曲流殇的礼物,一定是将曲流殇逼到了绝境,他才会给她打电话求救,司明镜心里有些幸灾乐祸。

报应!

曲流殇说:“阿九,我会付医药费。”

“不是你付不付诊金的问题,我的两个孩子丢了,我所有的心思都在找孩子身上,在孩子没有找到之前,分身无术,你还是找别人吧。”

司明镜知道这是她找孩子的关键对决。

曲流殇故作关心的口吻:“阿九,你孩子丢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没有听说?哪两个孩子丢了,要不要我帮你找?”

“人多力量大,你若是也能帮忙寻找,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司明镜嘴角勾着冷笑:“我家小白和惊蛰不见了,我日日以泪洗面,茶不思饭不想,别说是把脉,我现在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又怎么给你治病?”

曲流殇声音温雅安慰她:“阿九,你不要太担心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我帮你一起找。若是我帮你找到孩子,你可愿医治我的病?”

司明镜也给出承诺,愿意息事宁人:“如果你能帮我找到孩子,我当然要报答你,尽我所能为你行医治病。”

曲流殇笑了笑:“那我试试。”

说完,曲流殇挂断了电话。

司明镜起身,去找漠银河。

她现在好奇曲流殇得了什么病,让他跪得这么彻底?

漠银河在书房里开会,他最近痴迷“任意门”,聘请了很多科学家去时空隧道,希望

红叶最多情 完整版阅读(夜念白在电)

旗下的科学家们能够从海底时空隧道找到灵感,挖掘出时空隧道的秘密,他也希望自己能有“任意门”的技术。

据说,在茫茫深海之中,时空隧道不止一个,根达亚国也有海底时空隧道,曲流殇就是聘请了很多科学家去研究海底时空隧道,才得到“任意门”新科技!

就像陆地上的国家至今还以掌握“核武器”来震慑他国,曲流殇这次以“任意门”震慑了漠银河和薄冷,此刻漠银河和薄冷都对“任意门”有了深深的执念!

司明镜推开书房的门,看到漠银河在开会,她进入书房后,在落地书架前找了一本书,坐在旁边的榻榻米上,打发时间。

半个小时后,见漠银河关闭了视频会议,司明镜放下书,朝着他走过去。

她面上带着笑,漠银河便猜到了,等她走进后,拽着她的手臂,将她拉到自己腿上坐着,双手圈着她在怀,脸蹭了蹭她的脸:“什么事这么高兴?”

“儿子都丢了,我能高兴吗?”

但她脸上的愁容不见,漠银河没有眼瞎。

司明镜自知瞒不过他,便道:“曲流殇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他病了,只有我能医治,这是怎么回事,他得了什么病?”

漠银河低笑,笑得很开怀。

司明镜拧了一下他的腰:“快说。”

漠银河贴着她的耳朵说:“烂脸病。”

司明镜的师父颜褚刚,号称毒医圣手。

漠银河给颜褚刚打电话,想要一些整治人,并且其他医生都没办法根治的东西,颜褚刚便给了他一支烂脸病的药膏。

他派人偷了曲流殇平时用的洗面奶,将里面的洗面奶全换成了烂脸病的药膏。

曲流殇洗了两天,整张脸都烂了,偏偏去哪个医院看都看不好,反而越看越严重,只要曲流殇不傻,就该知道这是得罪了谁。

司明镜笑了,心情豁然开朗,幸灾乐祸的声音:“曲流殇怎么这么不小心?就连平常用的东西都能被人下手?”

换做平时,漠银河也没有把握。

但曲流殇刚刚登基为帝不久,百废待兴,还没有把王宫里的人整数干净,漠银河逮住了时机,这才让曲流殇着了道。

两个孩子可能在曲流殇手里,漠银河不敢玩得太过分,只能弄一些不至于致命,又迫在眉睫必须要处理的小病来恶心曲流殇。

脸是颜面,没有人敢掉以轻心。

现在曲流殇的脸烂了,他肯定想尽快治好,这件事拖不得,他会把两个孩子完璧归赵,漠银河对此颇有信心。

司明镜皱了皱眉头:“曲流殇肯定不会立刻把孩子交给我,他肯定会假模假样的找几天,他的脸能再坚持两天吗?”

“那就看他自己了!”

漠银河胜券在握,他现在一门心思在任意门上,求贤若渴,四处挖掘人才。

司明镜耐心等曲流殇的电话,其实她挺焦虑的,担忧两个孩子,又不能主动给曲流殇打电话,怕被人拿捏,只能等着曲流殇自己上钩。

心里很气,恨不得宰了曲流殇!

56个小时后,司明镜的手机再次响起。

电话是曲流殇打来的,司明镜等了几秒后才接通电话。

电话一接通,里面就传来夜念白脆生生的小嗓音:“镜镜。”

“小白?”

司明镜猛地坐直身体,问:“小白,你在哪?”

“镜镜,小爷不知道!”

夜念白当真不知道,他在新娘房里拿到了好多红包,美滋滋的跑出去。

有个大人尿急,想要上厕所,问他在哪里?

小白心情好,就给对方带路。

当时夜惊蛰也在,两人一起给对方带路,进入厕所后却发现,自己来到一个封闭的房间,在这里玩游戏才能开门,他和夜惊蛰两个小龙崽崽,一路都在玩游红叶最多情戏,是密室逃脱的游戏。

喜欢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709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