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小时前  心情日记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林若漪与周宽手牵手一前一后从楼梯间走出来。

与以往每次两人一同离开老林家时都不一样。

这次,两人是手牵手。

这次……连张萍女士都没有送出来,连身都没动,还让周宽把门带上。

算得上是破天荒头一回。

从门洞出来,林若漪不由顿住脚步。

回头看向门内,楼道里的声控灯一下熄灭,黑乎乎一片,有种莫名的怅然涌上心头。

周宽往回走了一步,紧了紧左手手掌里握着的那只有点冒汗的小手,安静的陪着林若漪回望楼道里的黑暗。

倏忽。

楼道里的灯再次亮起昏黄的光芒。

林若漪转身往前:“我们走吧。”

周宽再次紧了紧那只已经冒汗的小手。

跨步走在了前面。

随后,林若漪看看停在一起的路虎和帕拉梅拉,走向了路虎的驾驶位。

“我跟你走。”

这是林若漪没说出来的话。

也才过完19岁生日的林若漪,在这一刻主动将自己的未来交往周宽的手上。

尽管她还没做好将自己完全交给周宽的准备,但这最重要的第一步,她选择坚定的主动。

路虎的引擎缓缓点燃,发出并不猛烈的声浪,车灯打在老林家所在的这栋楼楼体上。

大约过了五秒钟,车灯开始摇晃,车体逐渐后退,拐弯、向前、再将小院子甩到了身后。

车内的安静被周宽打破:“有个好消息还没告诉你。”

“老林升迁的事情你没提前跟我说,我毫无准备,一聊开来我就有意的没说了。”

林若漪眉眼轻轻上挑,有愉悦的幅度:“我可能猜到了。”

“啊?”周宽也是挑眉,“也对,你毕竟是我的憨憨。”

“可能比我都了解我。”

林若漪抽空瞥一眼周宽:“你可以更夸张一点哦~”

“是新河浦还是培正路?”

周宽回答:“都行,就那么点地,可选余地也不大,好在我们之前圈定的都可以选,还是选不那么临街的那栋。”

“17号那个是还不错,保存很完整,外观设计也不错。”林若漪应了声,“谭总帮了忙?”

周宽点头:“现在看来,估计不只是谭总出了力,背后应该还有点别的原因吧,我有意留在羊城,市、省的头头脑脑大概也希望我常住在这里。”

说完,周宽话锋一转:“这两天让人去办好过户手续,然后我们一起拿个内部装修方案,争取可以在里面过春节。”

“哦,对,我之前去走过一次,从小路去你家,大概370米。”

林若漪嫣然一笑:“我知道,去边上的委机关差不多也是500米的样子。”

“还挺好的。”

略顿,林若漪又说:“是不是快要跟那些大佬们碰面了?”

“估计差不多了,看吧,如果最近没有什么动静,估计就是一步到位直接见汪书了。”周宽斟酌着说。

闻言,林若漪一愣:“这样跨度有点大,就不怕你接受不了?”

周宽挑了下眉:“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可能真会一步到位了,大佬们估计就想看看我这个小年轻惊讶莫名时‘口无遮拦’吧。”

“有道理,有道理。”林若漪连说两遍。

抛开周宽各种乱七八糟的身份,他仍然只是一个刚过19岁生日不久的小年轻。

大佬们说不定还真想通过这种简单的办法来获得他们想要的信息。

毕竟,朴素的办法往往特别适用。

“……”

早在之前还没搬入博雅B2703时,周宽就已经想到了更稳定合用的住所,最佳选择当然是新河浦那一片的小洋楼。

虽然那片小洋楼乍一看好像都有点年久失修的‘落败’模样,但那地儿还是很合适居住的。

以前的老式建筑内里其实并不逼仄。

这是一点。

还有一点就是距离机关很近,附近明里暗里的治安条件应该在整个华南都是首屈一指。

不过那地方不好买到。

至少一些优质房产很不好买。

比二沙岛都难得多。

二沙岛基本有钱就行。

本来周宽寻思光是寻找卖家就得磨叽半年,他也没想到回趟老家这些事情就很自然而然的搞定了。

至于购房款这东西,小蛮腰禁歌在哪个软件可以听对如今的周宽个人来说,不叫事。

鸿鹄至今的股权结构仍然是周宽占65%,即,鸿鹄净资产里有65%属于他。

更别提已经被完全忽略的、却持有微博30%股份的草台!

那个被当做小金库的公司,账户上躺着过亿。

几天前,微博隶属的微梦进行了2010年上半年财务核算,按照持股比例,入账到草台的收益分红是6000多万。

不过草台只是小金库,超大额款项不会动用它。

因为……哪怕除了从鸿鹄账上提钱外,周宽还有一笔款子在已经从鸿鹄集团拆出去成立了门市部的金融部里,当时里面还包括借给周钰的500万本金。

早在周宽自己没投钱进去之前,金融部门的综合收益率就高达了120%。

而在三月份周宽、周钰、老周家、谭晓蔓、谭晓蔓自己的家等分别投入了钱进去后,周宽就有偶尔的提一点‘远见’建议。

总之,这些钱已经在金融市场滚了又滚,像是雪球一样壮大了。

差不多就按照那个大佬夫人投入100万一月能滚成1个亿的例子来滚的。

比如,经过五个月的时间,周钰那五百万的本金在极少量25%日收益,大量日均不到1%的收益率下,已经滚成了1.396亿。

也不多,也就是在本金的基础上翻了27.92倍。

而且经常性有很惊心动魄的事情。

还远不如鸿鹄目前依然是主业的互联网业务的那种夸张增值。

所以单纯在金融市场玩一玩的根本比不过玩互联网的,当然……玩互联网的很多都比不过玩资本市场的,只不过现在大多数像是鸿鹄这样有互联网业务的公司,玩互联网资本模式。

这种模式的极端情况比滚雪球都离谱。

比如投入1,三年回报1万。

至于属于周宽自己的那笔款子,目前已经滚成了2.9亿。

回报率并不完全相同,鸡蛋毕竟不是完全放在一模一样的篮子里……

换句话说,虽然新河浦的小洋房不便宜,但周宽购置起来还是很轻松的,到处都能拿出足够付全款的钱。

虽然那边的不便宜是事实,但实际价格还在千万级,8000多点。

“……”

…………

时隔多天,周宽跟林若漪再次走进了博雅B2703。

与离开时差不多。

茶几上的灰尘很薄很薄,不是太能发现这样子。

两个双手空空的人相视一眼,很有默契的开始了清扫。

过程简单。

无非是在清扫的过程中,周宽跟林若漪又一次触发了默契,决定聘请两个长期钟点工来分别打扫卫生。

比起直接请阿姨,钟点工更灵活,也不容易打扰周宽与林若漪的日常生活。

清扫完成之后,周宽跟林若漪还没闲着,各自走进了各自房间的洗手间冲凉,刚好也算深夜了。

酷暑八月,清扫再好的房子也会出汗,更别说周宽还长途奔袭。

当两人终于能安生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时,气氛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主动的、几乎没有犹豫的、已经迈出将自己的未来交到周宽手上的林若漪,略有些局促。

尽管坐在客厅沙发可以平视到一座城市的繁华夜景;

甚至似乎可以听到夜幕下珠江滚滚流淌的声响。

尽管大都市的繁华喧嚣冲散了深夜的味道;

但,更加不可否认的事实是,钟表上的时间已经走过了晚上10点。

接下来必然将要发生睡觉这件事情。

尽管在搬入博雅B2703当天晚上,林若漪就已经单独与周宽在这套房子里过了一夜,但那时与现在的情形很不一样。

良久良久,林若漪始终无法将目光与精力聚焦在电视画面上,终于轻咬了下嘴唇,说:“周……周宽……你开一天车累了吧,要不早点休息。”

“还早。”周宽语气随意的接话,“困了你就先睡吧。”

像是根本没留意到说话都磕磕巴巴起来的林若漪。

林若漪:“……”

怎…

小蛮腰禁歌在哪个软件可以听

…怎么还被踢皮球了?

她脑子里面有点乱。

她还没发现自己的思维方向似乎出现了大问题!

“哦……行……也行。”下意识的应了声,林若漪起身,又开始了踌躇。

她在想,自己该去哪个房间?

这时,周宽已经绷不住了,有意的坏笑了起来:“我家憨憨真可爱,你想得似乎有点多了。”

闻言,林若漪脸刷一下就红了。

见状,周宽又烧了一把火:“哪怕有想法,也不急现在马上,不说旁的,起码你也得稍微留意下我的角度,给我点准备时间有个好印象?”

林若漪那双大大的水杏眼又扩大了几分,咬了咬嘴唇:“这一秒种我不要搭理你!”

“……”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周宽跟林若漪先后起来。

一同洗漱完,又一同下楼买了点菜,再又一同走进了厨房。

周宽扫一眼案板:“简单搞个粉。”

“好呀。”林若漪从旁点头,慢声细语的说,“我能做点什么给你打下手。”

“择几根葱花。”

“需要我帮你切吗?”

“不用。”

“好的,看你样子估计还会觉得我切得不好。”

“……”

“水开啰。”林若漪左看看右看看,“要怎么样啊?”

“把粉……”周宽说一半止住了话头,笑着看一眼林若漪,“还是我来吧。“

“……”

在林若漪慢声细语的陪伴下,周宽很快做好了一顿简单的米粉。

很快,两人分座餐桌两旁开始嗦粉。

看着对面林若漪连嗦粉都能有可爱模样,周宽忍不住笑着打趣起来:“一个憨憨,怎么可以做到这么温柔的什么也不会!”

林若漪眨巴了下大大的水杏眼,抿一下嘴,并不反驳。

新的一天从一顿普通早餐开始……

-

喜欢我的回塑人生请大家收藏:

驱车开过六百多公里,周宽赶到了羊城。

驾轻就熟驱车驶入东山口那条巷子时,下午的烈日恰好迎头而至。

与烈日一同入眼的是站在街旁树下的林若漪。

早早知道周宽行程,又电话确认了抵达时间的林若漪恰到好处的出现在了周宽去往老林家的必经之路上。

随后,一人一车缓缓拐入前方小院子。

熄火下车,周宽一抬头就看到了递到眼前的湿巾,六七个小时的车程,早让周宽浑身上下都有股子腻味了。

正打算接过来,举着湿巾的手往前凑了凑,然后贴到了周宽的额间。

“我帮你擦。”林若漪浅浅一笑。

看着周宽脸上隐现的疲劳,林若漪又说:“周十亿太不会照顾自己啦,你先坐车去衡阳再坐高铁来多好啊。”

周宽笑着回答:“不趁现在年轻多体验体验长途驾驶的乐趣,等再过两年,想开都不想动了。”

“也是,每个年龄该有每个年龄的体验。”林若漪想想,颇为认同的说。

周宽:“……”

明明他是重生来的,可偏偏土生土长还比他小的林若漪就是能恰如其分的照顾到他。

帮周宽清理了些表面的风尘仆仆,林若漪与周宽一同走进了楼道。

走进老林家,周宽一眼就看到独自摆弄象棋的林国福,笑呵呵的走了过去:“林叔现在水平越来越高啦,都会自己跟自己下了。”

林国福乜一眼周宽,话都懒得多说一句。

周宽又是一笑,在林国福对面落座,自顾自摆棋:“今天周三,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操心这么多做什么。”林国福头也不抬很随意的敷衍。

周宽:“……”

一旁林若漪小声解释:“我爸上周就‘赋闲’在家了,好像是可以到9月中旬的样子。”

林国福抬头盯向周宽,眉头开始蹙起。

周宽:“……”

好家伙!

这就是女儿奴?

又不是我让小林说的,小林自己要解释的,你有本事瞪你女儿啊!

淦!

老林同志真不可爱!

现在周宽比上辈子可要更了解体系内的相应规则了,林若漪一说,他就明白是怎么事,笑着道:“恭喜林叔高升,晚上在家喝两杯?”

“都行。”林国福随意应下。

又说:“谈不上高升,就是换了个岗位,去科技厅,任基础研究、高新技术两处处长,算是兼职吧,流程基本走完了。”

闻言,周宽猛然抬头,正好对上了林国福的目光。

林国福直言:“跟你有关系是肯定的,不过也别想太多,你还算擅长团结,又能做出一些事情,一些东西就顺理成章了。”

周宽挠了下头:“除了跟我有关系,还有没有别的……”

林国福沉默了下,缓缓回答:“不清楚,太高了,我够不上。”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提到过的某些小道消息,那是某个领导透露的,他也比较支持我,但是没发现与其他的牵扯关系,甚至与你也无关。”

“至于现在这事情怎么就跟你有关的,我也没想明白,鸿鹄发展迅速归迅速,不过好像也没到有必要保驾护航的地步。”

看着林国福紧皱的眉头,周宽想起了点‘小事’,面露了然,解释起来:“我大概知道了,鸿鹄单独没做什么,牵头联合跨越精密、白华梦、中大、华工、深大等高校正在进行一些算是基础性研发工作,有一些可能还不错的突破。”

“起初动静不大,高校也只有中大一家,投入的资金才1个亿,主要是应用层面的东西,包括比邻在内的一些互联网应用软件的核心框架之类的,之前勉强算得上是基础性研发的也就是白华梦的电子黑板。”

“后来大概是三四月份吧,我大幅调整了公司近期发展规划,知乎也给卖了,谭晓蔓出面也贷了一些款,反正当时集团的总现金流超过了25个亿,光靠公司的那些研发工程师是搞不定什么东西的,就给联合研发实验室一次性追加投入了5个亿。”

“再后来就是有了一些单个领域的小突破,算

小蛮腰禁歌在哪个软件可以听

高新技术,又算基础研究,就一个简易版的操作系统,无非是某些方面有点特别,算是能跨平台吧。”

“主要是对某个东西的兼容性比较好,那个被保密了,不过我猜到了是什么。”

“估摸着要落地中大大学城那边。”

末了,周宽说了一个名词。

超算。

下一代。

事实上,周宽早就知道了,他甚至知道那玩意以后会叫什么:天河二号。

这里面绕了太多弯,有太多人在里面起了作用。

比如那个在白华梦兼职的研究生学长李策,他的技术实力明明是一等一,然而当时却是陈学谦来跟周宽对接,就有点奇怪,不过周宽当时也没留意那么多。

鬼知道一贯存在感不高的兼职员工李策的导师居然是这大项目某个子项目的主导者。

反正中间有很多歪歪绕。

最后偏偏是在联合实验组突破的,当然,现在这个联合实验组也已经改名为联合实验室了。

反正算是无心插柳的事情。

这种事情是瞒不过大佬们的,也有人出面跟周宽简单聊了几句。

周宽这点觉悟还是有的,就也没什么好说的,而且这事情刚好发生在军训期间,他一直也没太上心。

毕竟比起来,周宽更想要的是面向消费者领域的跨平台芯片。

至于操作系统,真全是歪打正着。

完全就是电子黑板这玩意装个Windows也好,还是安卓也好,都过分占用资源,还不好调校,于是当时就让李策他们牵头去搞个非常小型的具有自主可控的无需关心生态的小系统。

鬼知道他们能突破呢!

听周宽说完,林国福愣了下:“……”

然后追问:“那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问小林。”周宽努努嘴,大手一挥,很是喇喇的说:“我不负责这么具体的事情,只是小林可能没法想到是这个因素,我就提一嘴。”

林国福:“……”

林若漪:“……”

父女两对视了一眼,然后林若漪摊了下手:“具体事务不是他一个老总该管的呀,他刚才说的有些已经是过去式了;

除了第一次的1亿,第二次的5亿,前段时间又追投入了3亿,烧钱就跟流水一样,都是为了搞他说的那个跨平台的、通用的、整合的、核心的芯片;

反正至今在设计上距离他的要求差很远,但是在研究过程中,大概也算是无意中完成了可以适用于某个领域的芯片设计;

根据联合实验室汇报的非保密详情,研究进展能这么快,是包括国防科大、西电等一部分外省高校和某些研究所的部分实力研究型人才;部分研究型资料、资源等等,其近乎无偿形式的支持,不然9个亿,冒泡都难。”

一气儿说完,林若漪简单总结:“总之,可以理解为周宽对鸿鹄的规划,在与中大联合开展实验型研发后,无意间突破了某些研究的小瓶颈,然后就形成了现在的局面;

鸿鹄、白华梦、跨越精密要的应用型成果也有了,某些领域想要的类理论成果也有了,相互之间各有保密协议,既紧密联系又互不相干。”

周宽和林若漪先后的解释,让身在局中思考多日的林国福一下豁然开朗,彻底明白过来了。

好片刻后,林国福摇头感叹一声:“没想到老了老了,沾了你们年轻人的光。”

“也不怪这次的职位调整会这么奇怪,也不怪我这次会得到一些暗示,副厅稳啰……”

说起这个,林国福的语气忽然十分唏嘘。

之前成为林处长,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以为之后很难再有进步了,可没想到变化来得这么快。

看着对面的周小蛮腰禁歌在哪个软件可以听宽和林若漪,林国福又叹一声,感慨道:“你比我认为的还要更优秀,你的发展也远超我的想象了……”

“都是林叔之前教得多。”周宽看着自己这个不断感叹的未来老丈人,难得谦虚的说。

“……”

林国福没再揪着这个话题,转而说道:“这次回老家很是办了几件大事,你跟我提要帮助家乡摆脱贫困还近在眼前,眼下已经在逐渐变成事实了。”

“不错,这很不错!”

这次周宽没有谦虚,只是平静接话:“只是尽了一份应尽之力,白华能发展到什么程度不是我说了算的。”

“而且,接下来我的目光也将从白华身上挪开。”

闻言,林国福笑了笑:“足够了,足够了,再投入关注,就是拔苗助长了。”

“……”

很快,话题就岔开到了闲事上。

象棋棋子在板子上的碰撞声音也逐渐频繁,周宽跟林国福杀得有来有往,一旁林若漪看得有津有味。

时间流逝得很快,五点出头,张萍女士拎着菜回来,随后厨房响起锅碗瓢盆的声音。

再然后就是晚饭。

饭桌上,张萍女士主动提起了周宽跟林若漪的事情:“你们走到一起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方面我们都没意见,你们也远比同龄人更优秀,办事也有分寸章程,我们就不多说什么了。”

张萍话音刚落,周宽猛然看向了林国福。

林国福哼一声,没好气的说:“看我干啥!”

张萍忍不住朝林国福轻轻丢了个白眼。

周宽看得莞尔:“行行行,不看不看。”

随后起身道:“饭也吃了,也没别的事情,那我就跟小林先回去了,林叔趁着现在赋闲,出门走走,别光在羊城杵着。”

“赶紧走,别碍眼。”林国福手挥舞得极快,看都不多看一眼周宽,也不想看林若漪。

周宽也不再怼林国福,与林若漪走出了老林家,去往了博雅首府那边……

-

喜欢我的回塑人生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709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