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前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海上的战斗最终还是以迎驾军战败而落幕。

事实上本来也不可能打赢。

迎驾舰队的核心无非就是十艘大型武装商船,另外再就是十二艘水师里面最小的斗舰,前者再怎么加炮也就是个薄皮大馅,在横海船的二十四磅重炮面前也就是死的能不能有尊严些。

它们的舰炮是打不动横海船的。

这四艘横海船是皇帝陛下原本准备用来称霸海上的。

一尺多厚的铁力木板子,基本上十二磅炮打上就是个坑而已。

这东西硬度极高。

铁力木的广西容县真武阁,从万历年间一直屹立到现代,近五百年风吹日晒雨淋还时不时扛个台风。

而且还不像胜利号这样的战舰一样,常年精心维护保养,实际很长时间里基本上没什么维护可言,但现代依然坚固如初,这种目前用途广泛的木料,除了价格贵之外就没有缺陷了。一根五尺长,周长一尺五寸的,就得一两半银子,这四艘横海船可以说银子堆的,但也对得起它们的价值,上次讨伐马尼拉时候就已经展现出了它们的实力,四艘横海船碾压了马尼拉的西班牙战舰,后者被它们轰沉六艘。

直接被打的老老实实退出大明沿海贸易,转而接受南洋公司的剥削。

而现在它们依然轻松击败了迎驾舰队,后者在损失了两艘葡萄牙船和一艘斗舰后匆忙撤退。

不过应该不是回广州。

更大可能是直接转往笨港去营救御营。

“陛下,些许海盗欲袭扰此地,臣已率军将其击退,幸未惊扰陛下。”

俞咨皋得意的回到皇帝陛下面前。

他没有继续追击,笨港如何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解决皇帝这里,只要皇帝这里解决,其他都不值一提。

“这是何人?”

皇帝陛下看着被拖过来的年轻男子。

“回陛下,此乃海盗,臣正要将其明正典刑。”

俞咨皋说道。

他就是来向皇帝示威的,告诉皇帝陛下别指望有人能救驾。

然而……

“陛下,臣乃迎驾使熊廷弼部下刘新,左都御史刘世赏,兵部尚书马鸣銮等人已经拿下广州,李廷机被韩擢逼着自尽,洪澄源等人被韩擢设伏击毙,广东各地多数都已与逆党划清界线。

迎驾使熊廷弼,副使傅宗龙率领臣等前来迎驾。”

那男子说道。

好吧,刘新就在一艘葡萄牙船上充当监军。

这些葡萄牙船依然是被俘的葡萄牙人驾驶,所以都有陆勇在船上监视。

他所在的葡萄牙船但被俞咨皋的横海船击沉,好在他水性不错游到岸上,但紧接着又被俘虏。

不过俞咨皋并没阻拦他,而是任由他把这些说完。

甚至俞提督还继续保持着之前的表情,明显丝毫不在乎这个,他并不怕刘新把实情告诉万历,因为告诉万历这些,就等于告诉万历他们是有足够诚意的,说到底他的目的是让万历赦免他们。对万历隐瞒实情是没用的,现在迎驾军都已经到了,万历猜也能猜到广州已经被保皇党控制,那就干脆挑明了。

但水师终究还在俞咨皋控制下。

保皇党控制广州又能怎样?

他和水师不放人,皇帝还是要在这里当囚徒。

那么既然知道广州已经被保皇党控制,自己只要回去就能结束一切,那皇帝陛下又何必为了点意气之争,非要揪着他不放呢?

大家都是成年人,为什么不能理智一些?

赦免他们。

让他们继续掌握水师,从此君臣回到过去不好吗?

“陛下,这贼人狡诈的很,他说的恐怕都是假的,但如今居然连海盗都敢来澎湖袭扰,足以见的广东已经乱了,为了大明江山,为了大明百姓,陛下应及早还宫以安社稷。”

俞咨皋说道。

“臣等恳请陛下及早还宫。”

他身后的那些舰长们齐声说道。

万历目光深沉的看着他们,突然微微一笑……

“那你们想要什么封赏?”

他说道。

俞咨皋一下子露出惊喜的表情。

幸福来的太突然,以至于他都有点措手不及了。

“陛下

我念大悲咒修出了神通*(海上的战斗)

,臣等此前被逆党胁迫……”

他欲言又止。

“赦免你?”

万历笑着说道。

俞咨皋赶紧忙不迭的点头,还堆起满脸笑容,很显然这是皇帝陛下终于明我念大悲咒修出了神通白形势回心转意了。

“赦免你们?”

万历看着他身后的舰长们说道。

后者也忙不迭的点头,一个个仿佛赤胆忠心般。

“赦免你,还是赦免你们?”

皇帝陛下指着俞咨皋,然后又指着那些舰长说道。

后者依然没明白,都继续在那里堆着笑脸,看着他们的皇帝陛下,倒是地上的刘新笑了……

“赦免你们,就不能赦免你,赦免你,就不能赦免你们。

朕可以饶过水师,但今天必须有人死,要你死,要么你们死,不要以为你们打赢这场海战就有资格要求什么,连广东逆党都已经被清理,你们觉得你们还有资格跟朕在这里讨价还价吗?你们觉得广东各军打到福建,去把你们留在岸上的家人砍了,还能需要多久?

还是你们准备驾驶横海船去救你们的家人?

就算救出你们的家人,你们又准备到哪里去?只要朕一日不赦免你们,你们就永远是逆贼,大明陆地上再也没有你们容身之地,杨丰不会收留你们,山东沿海在杜松控制下,也不会要你们,李成梁也没这胆量。

天下虽大,你们又能去哪里?

去南洋做海盗吗?

你们的家在朕手中,你们居然还敢跟朕讨价还价?而现在朕念你们属于从犯就给你们个机会,你们可以得到朕的赦免,但是,你们和你们的提督,朕只能赦免其一,要么你们死,要么你们的提督死。

朕乃真龙天子,金口玉言,绝无虚假,也不会反悔。”

皇帝陛下笑着说道。

俞咨皋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他用惊恐的目光转过头,看着身后的那些舰长们……

“还等什么,赶紧动手啊!”

刘新突然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从地上一跃而起,猛然撞在了俞咨皋身上……

喜欢春回大明朝请大家收藏:

事实上对于福建士绅来说,这的确是走投无路之下唯一选择,因为杨丰当初就是以这个理由插手武昌起义的。

那么工人可以起义,士绅当然也可以起义了。

当然,他们无权起义。

毕竟福建还是万历皇帝的,他们同样做只能算是造反。

但他们可以请愿啊,他们可以玩民意裹挟,本来福建底层也在渴望红巾军的民兵化,旁边浙江早就完成改革,我念大悲咒修出了神通一座仙霞关又挡不住闽浙底层交流,早就知道浙江变化的福建底层百姓都盼望着杨相国。只不过福建海外贸易发达,再加上南洋公司在笨港的开放,吸引了大量底层贫民出海,稀释了民间矛盾,所以这些年才始终保持稳定。

俨然乱世里的一股清流。

尤其是沿海一带,士绅靠着工商业发财,也带着宗族底层日子不错。

但这和红巾军的民兵区终究有本质区别,士绅老爷剥削宗族时候一样也是毫不手软的。

去笨港的穷人死亡率也是很高的。

他们的对红巾军民兵区的羡慕始终都是存在的。

那么就鼓动起福建百姓北上向杨相国请愿好了,要求福建也纳入应天监国朝廷的统辖。

至于福建士绅们也可以提前分田地。

占据道义制高点。

我们都已经分田地了,哪怕我们是连夜绣旗帜,我们也是红巾军了。

那你总不能不管我们吧?

对于刘尚书这些早就已经完成转型,甚至还是南洋公司主要股东的顶级世家们来说,分田地这个真不值一提。

那点地租算个屁啊!

他们随随

我念大悲咒修出了神通*(海上的战斗)

便便一船货出去,赚到的银子真要按照目前价格,估计就能买下一个县的所有土地。

更何况已经开始海外开拓的他们,很清楚土地这东西真的不值钱,外面要多少有多少。

南洋公司在笨港一带已经开垦近十万亩,在那里种甘蔗制糖已经开始影响雷州糖业士绅的利益,同样这也是闽粤之间貌合神离的主要原因之一,实际上随着工商业的高速发展,士绅们之间矛盾肯定要扩大。但南洋公司也不会因为雷州士绅的不满,就放过这个赚钱的大生意,银子面前管你是谁,而且那里的稻谷甚至已经返销福建。

按照李旦等人的计划,接下来还应该继续扩大垦荒,虽然披荆斩棘开拓蛮荒是要死人的,但好在人命不值钱。

但蔗糖是真值钱。

尤其是搭上荷兰人的贸易后,南洋公司出口的白糖正在一船船不断运往欧洲。

要知道大明目前仍然是白糖的唯一产地。

不是说其他地方没有糖业,蔗糖业是很古老的,可白糖就这一家啊!

英国最早到达大明贸易是在崇祯年间,走的时候几乎全都装的白糖。

尤其是这次借着御营清剿土人之后,南洋公司还可以向淡水,诸罗山等地继续垦荒,继续扩大甘蔗种植面积。

毕竟那里没有朝廷的管理,完全就是南洋公司自己的。

不过他自己说了肯定不算,这么大的事情得福建议事会和南洋公司股东会共同来决定。

后者没有问题。

因为股东都是和他一样的顶级世家。

但前者还得有些麻烦,因为福建议事会是各地耆老组成,而这些耆老绝大多数其实都不是南洋公司的。

南洋公司股东就是泉州,漳州,福州这三个福建核心区的。

甚至就是这三府沿海地区的。

内陆山区士绅一样没份,他们就是合作商而已,为南洋公司供货,然后从后者的海外贸易上分一杯羹,比如武夷山区的士绅是南洋公司茶叶供应商,但武夷山区士绅却不是股东,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甚至受南洋公司的剥削,毕竟后者已经形成了垄断权。

而垄断企业对上游下游都不是好事。

不过那些士绅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们现在也没别的可选。

总之刘庭蕙在接了被皇帝殴打到还剩一口气的林士章后,紧接着离开澎湖回去筹划他的士绅分田地。

“陛下,您消消气。”

俞咨皋看着已经重新坐下的皇帝陛下,陪着笑脸卑躬屈膝的说道。

“怎么,你也想来求饶?”

皇帝陛下冷笑道。

“陛下,臣也是被逼的啊,他们抓了臣的家人,逼迫臣给他们做事,臣若不答应,他们就灭了臣满门。”

俞咨皋跪下哭着说道。

好吧,他准备试试看能不能也叛变一下。

大家都是聪明人,局势已经到了这一步,连刘庭蕙这样的都撑不住,开始考虑以毒攻毒了,那他当然也要赶紧想自己的路子,俞家倒不是什么大地主,也不在乎分田地,但这个军权不能丢啊!

投降杨丰之后他肯定被踢开了。

“啊,那正好,朕也准备灭你满门,就让他们代劳也不错。”

皇帝陛下淡然说道。

“呃,陛下,臣真的冤枉啊,陛下,只要陛下能赦免臣,臣就是拼着被他们灭门也要护陛下回去,臣部下各舰舰长也都是被他们给逼得,只要陛下能赦免这些舰长,那他们也会继续效忠陛下,如今天下板荡,陛下正是用人之时,臣等不过是迫不得已,陛下您就给臣等一个赎罪的机会吧!”

俞咨皋很悲怆的说道。

“做梦!”

皇帝陛下很干脆的回答。

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广州那边是真出大事了。

这些家伙是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否则不至于这样都开始散伙,也就是说他已经稳操胜券。

那他急什么?

跟这些家伙耍耍呗!

反正再给他们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弑君。

杨丰在看着啊!

不得不说有杨丰在背后的皇帝陛下底气就是足。

更何况如果他继续强硬下去,那这些家伙之间的内讧只能越来越严重,甚至内部出现火并也很有可能。

“陛下!”

俞咨皋继续磕头哭求。

“军门,敌军来袭!”

突然他后面一个军官边跑边喊着。

俞咨皋愕然转头……

而在远处的海面上,已经可以看到无数的白帆,这个季节风向转变,从广东到澎湖已经变成顺风,相反从澎湖南下却是逆风,所以看押皇帝的舰队都在港内停泊着,最多也就是往返月港和笨港,向南的巡逻几乎没有,再说他们也根本不需要巡逻,只要有人来救驾,直接出港迎战就行了。

“朕念及你父亲之功,倒是可以给你个机会,只要此刻你自杀,就可以赦免你的家人,不过抄家还是免不了的,最多给你家留点自食其力的田地,至于在南洋公司的股份当然要抄没。”

皇帝笑着说道。

俞咨皋忧郁的回头看着他……

“起锚,迎战!”

他紧接着带着悲愤吼道。

然后他毫不犹豫的爬起,带着手下冲向码头,直奔他的旗舰,很快随着他登上旗舰发出命令,在澎湖湾内的四艘横海船,三十六艘斗舰,全都起锚扬帆并打开一个个炮门,将一尊尊重炮推出,这支原本为抵御杨丰,保卫皇帝陛下而打造的水师,现在即将和前来营救皇帝陛下的舰队展开大战。

而远处的舰队也在一点点的清晰起来,一艘艘由葡萄牙商船改装的战舰最先展露真容。

这些使用软帆的武装商船,都在澳门迅速增添了更多火炮。

最大的两艘甚至火炮数量超过五十尊,但因为内部甲板无法承受重炮,所以都是它们能够承受的十二磅和十八磅,而作为货运为主的商船,它们当然也没有战舰那样的厚木板,不过好在都是远洋货船,木板也不算太薄。

比不上铁力木横海船。

但也不比那些相对小的多的斗舰差。

俞咨皋的舰队很快驶出澎湖湾,速度快的斗舰最先和迎驾舰队交战,蔚蓝色海面上硝烟升起,火焰喷射,一艘艘战舰在几百米距离,互相用舰炮对轰,炮弹呼啸中被击碎的木板飞溅,被击穿的船舱内血肉飞溅。

隆隆炮声让岸上百姓一片惊慌,他们全都跑到皇帝周围观看。

很快四艘横海船就加了战斗,开始用他们的二十四磅重炮和那些改装的商船对轰。

但战舰终究是战舰。

最先交战的横海船,几乎在第一轮齐射,就把一艘武装商船重创,威力巨大的重炮轻松击穿木板,扫荡里面的水兵。

“陛下,咱们还是先避一避吧,万一有流弹落下容易伤着。”

皇贵妃小心翼翼的说道。

当然,她纯属多虑了,就算流弹也落不到岸上。

“不用,朕就在这里看着,他们是来救驾的,朕若退避如何激励士气?”

万历说道。

话说他此刻的心情也很复杂……

因为救驾的舰队明显打不过俞咨皋的水师,这时候已经有一艘软帆战舰被打得退出战斗,其他各舰也明显被压制,说到底这是真正海军,而且还是有过实战经验的,而迎驾舰队就是一群杂牌。

乌合之众。

勇气可嘉,但这是海上。

话说俞咨皋水师的战斗力,代表着皇帝陛下之前努力的成绩,然而却是以这种方式展现在他面前。

“唉!”

皇帝陛下只能长叹一声。

喜欢春回大明朝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二三美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cL123qc.com/718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