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吝啬你的父爱

请不要吝啬你的父爱

1个月前 (08-03) 浏览: 0 评论: 0

曼塞尔是佛罗里达州的一名海员,他在儿子出生后几天就起航了。 三年后回家看儿子,父亲惊呆了:孩子举止怪异,性格孤僻,有明显的自卑感。他不再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而是看起来像一个害羞沉默的小女孩。 曼塞尔夫妇带着儿子去了医院的婴儿心理学工作室。 比特医生严肃地说:你儿子的症状是缺乏父爱——他患有“缺乏父爱综合症” 如果孩子的生长期只有妈妈一个人照顾,爸爸没有和孩子长时间的亲密接触,小家伙就会像现在这

火药味的亲情

火药味的亲情

1个月前 (08-03) 浏览: 0 评论: 0

春夏之交,茂林突发脑溢血,再也没有醒来。 这个比别人都懂的“二手男人”,半年前发誓要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他做到了,但是当所有的温暖还在的时候,他的身体在我的怀里渐渐变冷了。 他的墓地依山傍海,是个绝佳的去处。 然而,当我打开没有烟火的门时,我发现客厅里坐着一个14岁的女孩。她的眉宇间有太多他的痕迹,让我真的以为是上天派来的天使长得像他。 但她说的话让我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已经走了

我和你爸都好,不要挂念

我和你爸都好,不要挂念

1个月前 (08-02) 浏览: 0 评论: 0

我妈一直很节约,给农村的老人打个电话总是舍不得。用我妈的话说,话费高,不打电话还交座机费,太浪费了。所以,我每次给我妈打电话,都要打到邻居家。听到妈妈气喘吁吁的接电话,我的心总是很痛。所以,我下定决心要给我妈一部手机,不为别的,只为我妈能随时心平气和的接我电话,陪我聊天。 我在外面的城市辛苦工作,一年也不怎么回家。妈妈六十大寿的时候,我送了她一个手机,说:“妈妈,这个手机不贵,以后给你打电话不用麻

此生不會再遇到的美味

此生不會再遇到的美味

1个月前 (08-01) 浏览: 0 评论: 0

很久以前,我在报社的时候,晚上八九点才能走。 天黑的时候,三五个同事合伙吃饭。 北京有一个单身的同事。她妈妈难得来看她,一呆就是半个月。她天天在报纸上得瑟。 结果天黑了,你去跟我们吃个饭。 我们很奇怪:“你不回家吃妈妈做的饭吗?” 她连连摇头,愁眉苦脸。“不要客气。我妈妈做的饭真的很难吃。我一次半都赶不上你。 “我们都笑了,我们的心都被系住了。 在我们这一代,大部分来自中国第一代双薪家庭,只有少数

母爱的长度有多长

母爱的长度有多长

2个月前 (07-30) 浏览: 0 评论: 0

和所有女人一样,在生她命的日子里,她的内心充满了憧憬。 看着那些自己精心准备的小被子、小枕头,想象着宝宝以后的样子,她脸上总是不自觉的出现幸福的笑容。 那一年,她27岁,和在液化气公司上班的老公同龄。 1996年3月的一个早晨,疼痛开始了,她肚子里的小生命拼命地撕扯着,疼痛淹没了她。 想象着痛苦过后漫长的幸福,她尽力让自己微笑。 1996年3月11日早上,经过两天两夜的死亡,孩子终于出生了。 因为

放飞麻雀的母亲

放飞麻雀的母亲

2个月前 (07-30) 浏览: 0 评论: 0

小时候,我喜欢去磨坊帮妈妈干活。磨坊在我家大院的西南角,有一个门和一个面向太阳的窗户。说是门窗,其实是门道,是没有窗框的窗户。 这个磨坊是我妈的磨坊,是我爷爷给我妈唯一的嫁妆。 有一次,在磨小米的时候,妈妈告诉我,爷爷最爱她。虽然家里穷,但我怕她受气,给她买了这个磨。 爷爷说,农村人吃饭不磨,免得磨来磨去到处求人。于是,他狠心,东借西借,凑了一笔钱给母亲买了这个磨子。 村里有人借磨,打个招呼就行。

终于读懂了母亲的心

终于读懂了母亲的心

2个月前 (07-29) 浏览: 0 评论: 0

​​​​​​​那个周末,我答应和朋友去逛夜市,但是我妈下班的时候打电话来了。她的声音像小女孩的喜悦:“明天,我们单位要组织春游。下班的时候去成丰蛋糕店给我买一袋椰蓉面包。我要带它去吃午饭。” “春游?”我很震惊。“你还有春游吗?”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妈,我和朋友约好了要出去,没时间。” 跟我妈讨价还价了半天,她一直说“买包面包就行了,很快,也不耽误你……”最后她有点生气了,我老板勉强答应了。 我

带上父母去见世面

带上父母去见世面

2个月前 (07-25) 浏览: 0 评论: 0

我带着父母和孩子去了离家千里的厦门。 老公特意订了五星级酒店,希望爸妈能住得更舒服。 但是第二天早上,他们争着向我诉苦,一夜没睡好。 父亲说:“为什么床头灯不能关?晚上睡觉太刺眼了。 ”母亲接着抱怨道:“空调一会儿关热,一会儿开冷,‘疼死我了。 ”——这是她的口头禅,表达极度的不满。 孩子听完爷爷的话,大步走进房间,伸手摸到一个银色的按钮。砰的一声,床头灯灭了,父亲二话没说,撇了撇嘴。 这是我和父

母亲说过的八个谎言

母亲说过的八个谎言

2个月前 (07-14) 浏览: 0 评论: 0

我是穷人家的孩子,家里连饭都吃不饱。 吃饭的时候,我妈经常把她碗里的饭放到我碗里,然后会说:“儿子,把这些饭吃了吧,我不饿。” 这是我妈对我说的第一个谎。 我上小学的时候,妈妈经常去附近的河边钓鱼。她希望她钓到的鱼能给我更多的营养。钓到鱼后,她会给我煮鲜鱼汤,让我胃口大开。 我吃鱼喝鱼汤的时候,我妈坐在我旁边,拿起我吐出来的鱼刺。看到这里,我给我妈咬了一口鱼,她马上拒绝了,说:“儿子,我真的不喜欢

家里最后的五个口罩

家里最后的五个口罩

3个月前 (06-29) 浏览: 0 评论: 0

2020年1月23日8点,我给二叔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到大连。 他说他会留在武汉。 我急了:“你不是已经出来了吗?”他说:“我又回来了。 我所有的兄弟都在这里。 其实他唯一的哥哥就是我爸爸。 然而,他们发誓永远不会在晚年互相交谈。 我爸把我二叔从二楼追到一楼:“你以后离我姑娘远点!你自己不好好学,别给她当坏影响!” 二叔比我爸小10岁,跟我更像兄妹。 他爱玩,看日本动漫,懒。 我爸天天跟我说二叔有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