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淀自己制造机会抓住机遇

沉淀自己制造机会抓住机遇

3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一旦得不到,就再也得不到了。” 每个职场人都在期待机会,总是抱怨自己没有伯乐。 众所周知,机会不是等来的,而是“制造”出来的 两点一线日复一日——家和工作两头跑。在职场上,我也慢慢加入了“量”的群体,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会被pass。 和同事聊天的时候,总会被问到,你作为女生为什么不平躺?本人从事IT开发多年,即将步入35岁的人生。曾经并肩作战的兄弟们纷纷转行,转岗,加入高盛。当身边的00后同事开

绝处就是又一次新的开始

绝处就是又一次新的开始

3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绝望的三种才能定理 很简单,找三个方向,把心中的火焰扑灭。 寒冷和密集,寒冷和寒冷 相反,突破三个方向,就能活下来。 老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绝望也是。 所以知己难求。 邱浩 我知道我是谁,所以我有知己。 按照天数 绝望是,爬一座山去认识世界,却不认识世界。 看到的越多,需要的越多,得到的却越多,填补不了的。无尽的世界是空的。 无知的 而最好的,就是去学习,去体验,去体会,你所拥有的,带给你

每个人的终点不过是化作尘埃

每个人的终点不过是化作尘埃

1周前 (08-04) 浏览: 0 评论: 0

漫天枫叶落下,万物俱静,仿佛一切都蕴含在那遥远的星河里,放眼望去,远处萤光斑斓,耳畔忽有清风略过,在一无所知的未来里,我们又能真正的改变些什么呢。 每个人的终点不过是化作尘埃,有人在人世间能尽显才华,知人间趣味无穷,有些人光是活着就已经花光了所有的力气,在万众瞻瞩的目光里,尽其所能的努力着,每一个黑夜里面对内心的呼喊,只能隔海相望却无可跳脱,想起那些令人含泪的时光,在陌生的环境里面对着生活的种种困

冬天有爱不会冷

冬天有爱不会冷

2周前 (07-30) 浏览: 0 评论: 0

记忆中,小时候的冬天出奇的冷。 雪总是一场接一场,似乎永远不会结束。 每年秋天,我的父母都忙着准备过冬。 父亲进城买了毛毡,开始修理一家人住的平房。 他找稻草,挑黄土,做好泥,帮母亲干活。 我妈虽然是女家,但在周围街坊都是小有名气的手艺人。 她的膏体光滑牢固,火墙温润易烧。 我妈妈总是不放心,因为她爸爸没有把窗户缝好。她检查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她用透明的塑料片把窗户贴上。 房子修好后,我妈开始做棉

聊聊我们的新学校

聊聊我们的新学校

2周前 (07-25) 浏览: 0 评论: 0

新学校,新面貌,新生活,新同学,新老师... 总之一切都是新的。 刚进中学的时候,还是很好奇的。总觉得新环境里的新事物太多,真的适应不了。 不过,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可以习惯的。 但是我最想说的是我对新学校的了解。 说起我对学校的了解,还得从我报名的那天说起。 那天,我和大多数同学一样,背着新书包,穿着新衣服,高高兴兴地走进了杜桥二小的大门。 我带着好奇和兴奋去了教室。 我的教室是63班。 我

大学生活总结(可供参考)

大学生活总结(可供参考)

2周前 (07-25) 浏览: 0 评论: 0

四年的大学生活即将结束。大学生活让我快乐,让我失意,让我冷静,让我疯狂,让我自卑,让我自信。 我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坚持和追求,什么是真正的奋斗和努力。 同时也看到了什么是颓废,什么是堕落。 我从大学生活中学到了很多。 看到周围的人在社会的夹缝中通过自己的双手自费学习,我深受感动;在课堂上听到别人用纯英语的专业表达,我被深深吸引了。 我看到了父母送孩子上学时的骄傲和不舍;也看到了家长在为孩子读书筹钱

烈火中燃烧的母爱

烈火中燃烧的母爱

3周前 (07-23) 浏览: 0 评论: 0

每次他生日的时候他妈妈给他点蜡烛。 那些蜡烛吹灭后,我妈把它们包起来,留着明年他生日的时候用。 妈妈说,你一天天长大了,这些蜡烛就是你成长的纪念。 在他8岁的时候,他的父亲抛弃了他们,去和别人过着幸福的生活。 他们的生活开始捉襟见肘,陷入两难境地。 从那天起,他开始憎恨这个世界。父亲的不善良让他愤怒,母亲的软弱让他愤怒,所有比自己幸福的人都是他心中诅咒的对象。 不管他的生活有多艰难,每到生日,他妈

给父亲洗一次澡

给父亲洗一次澡

4周前 (07-15) 浏览: 0 评论: 0

给父亲洗澡是近几年的事。 前两年,父亲手术后生活不能自理,吃饭穿衣都变得费力,更别说洗澡了。 给父亲洗澡的责任自然就落在了我身上。 我洗澡的时候,总是把浴巾放在凳子上,让他坐下来,我才调好水温。 一开始用喷头打湿身体,涂上洗发水,用泡沫慢慢浸泡头发。 父亲闭着眼睛听着流水声,让我慢慢清洗头、耳朵、鼻子。 为了防止泡沫进入眼睛和耳朵,我总是迅速用干毛巾擦干父亲。 摸着父亲原本健壮挺拔的身体,感觉父亲

别让你的父母在你面前变得小心翼翼

别让你的父母在你面前变得小心翼翼

1个月前 (07-06) 浏览: 0 评论: 0

我从小就害怕父母,尤其是父亲。在父亲面前,我凡事都要小心翼翼,总怕一不小心就让他飞起来。 一种叫做时间的东西把一个小小的我变成了一个大姑娘;把一个年轻英俊的父亲变成一个两鬓斑白的小老头。在逐渐改变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一开始并不怕父母,有时候跟着妈妈和姐姐也敢和爸爸开玩笑。 长大了,我做错事的时候,父母也不像以前那样批评我了。他们只是轻声说几句,怕我摔门或者不吃饭就走。这几年父母的“反常举动”让我意

非要好看到老的外婆

非要好看到老的外婆

1个月前 (07-02) 浏览: 0 评论: 0

1945年,我奶奶坐火车赶到上海,敲我爷爷的门,说:“莫小姐,我要娶你。” “后来他们结婚了,天天吵架,直到爷爷去世。 他们分房睡,什么都AA,一吵架就惊天动地。每一次,他们都会提到“文革”中我奶奶如何冒着生命危险去救我爷爷,我爷爷如何被百乐门舞女骗走了一枚本属于我奶奶的戒指。 我爷爷去世的时候,根本不会说话。在他身后的遗物中,有一个纸包的笔式钱包,上面写着要给我奶奶买戒指。 外公葬礼那天,外婆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