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花谢了,作者:曾晓文

女人花谢了,作者:曾晓文

历史故事 10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几年前,看过梅艳芳的MTV《女人花》。梅艳芳在花团锦簇中以她略带沙哑而极富磁力的歌喉倾诉着女人花一样的梦: “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朝朝与暮暮,我切切的等候,有心的人来入梦。” 可是有心的人为什么迟迟不见踪影?她在八年之中不曾恋爱过,而她的歌声似乎把她心中幽怨和等待倾诉得淋漓尽致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繁华喧嚣的香港,这个万人心中的偶像,竟如寂静山谷中的花朵

静守年华:作者:yingtaoxiaowanzi[文集</a>]

静守年华:作者:yingtaoxiaowanzi[文集]

心情日记 10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我想,在时光里能静守一份年华,也是一种幸福。因为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便越来越守得住寂寞,越来越喜欢心中的这份寂静,越来越喜欢这种日子的浅淡。我想,拥有这样的一种心境,即使让我深处繁华之中,我也不会迷路,也会守得住这份繁华。 云深雾浓的日子已经远去,现在的我越来越清楚自己的内心,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也越来越能接受来自生命的寂静,真心觉得拥有这样的年华是很幸福的,在这

穿过风雪吃腊肉撰稿人:李晓

穿过风雪吃腊肉撰稿人:李晓

心情日记 10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每当临近年关,诗人二毛就要从北京回到重庆酉阳县的乡下。在一部片子里,我看见二毛穿过风雪漫天的山寨,他是去老乡家里收集最地道的土腊肉,回到北京,耿直仗义的二毛,要为嗷嗷待哺的朋友们,在都市里做上一顿丰盛的乡村腊肉宴。朋友们在温暖的炉火房中喝着酒吃着腊肉宴,这友情浓浓的炊烟,在都市的一角袅袅升起。 我没有二毛那样的闲情,但每到入冬,我就看见山里的雪花那个飘了。飘来的,还有乡下三嫂子家的鼎罐腊肉,那袅袅

桥上的阳光,作者:张清贤

桥上的阳光,作者:张清贤

历史故事 10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连续几天的雾霾阴雨,湿得人也快发霉了。那天难得一个阳光普照的好天气,如果不出去晒晒太阳,岂不是辜负了上天的美意?林立的高楼在小区投下一方方带着阴影的几何图形,把阳光严严实实地遮挡在外面。猛然想起一个理想的晒暖位置:对,立交桥! 阳光下,远远望去,立交桥上的不锈钢栏杆发出刺眼的光,每一根灯柱都舒展着手臂,保持着芭蕾舞演员那样的姿态,使整座桥都要翩翩欲飞了。 做一个深呼吸,朝太阳站着,眼前是熟悉的道南

浅色的青春; :徐兰

浅色的青春; :徐兰

爱情短文 10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笑了,痛了,散了,这就是青春。 有人问我青春是什么颜色的,红色的热情,紫色的浪漫,绿色的生机,还是白色的纯洁,不,我觉得都不是,而是浅色的回忆,淡淡的哀伤。 我们爱奔跑,也会摔倒。青春就像海里激起的多多浪花,唯有与礁石相碰,才会溅起朵朵涟漪,我们天真,幼稚,调皮,同时也可爱。 女孩子喜欢把自己的房间装得很可爱,有时候也会带有小孩子气,喜欢在在乎的人面前撒娇,男孩子喜欢一群无话不说的兄弟,一起打球逗

冬夜思,作家:黎武静

冬夜思,作家:黎武静

诗歌精选 10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冬天的夜晚,沉沉的静。捧着一杯热水,慢慢地饮,非茶非酒,只是一杯纯澈的水,带着略热一点的温度,却又并不烫,喝起来暖暖的,是一份属于冬夜里的温润。 这样的夜晚,做什么都好。在网页上漫不经心地浏览,或者打开看了半截的书,文字缓缓流淌,去那个看了一半的故事里再往前追个三五十页,熟悉的氛围,陌生的前路,文字里的世界,时光更迭,足迹蜿蜒。 愈静谧的时分,愈容易想起旧时光。惜今日,思往事。忽然想起的,都是一些

坪田的落日,撰稿人:老农

坪田的落日,撰稿人:老农

爱情短文 1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我们是傍晚时分到达坪田的。单位的头儿说,工作辛苦,应该放松放松。到1929放下行李,离吃晚饭还有一点时间,挎上相机,顺便到村巷里走走。 夕阳挂在西边青翠的山梁上,把一棵老柳杉定格在农家黄色的土墙上,斑驳陆离,影影绰绰,全然不见盛夏的暑气,仿佛海拔一高,趾高气扬的太阳也温柔了起来。村巷里的水泥地面上,一条黄狗优雅地卧着,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们,不吠也不起来。两只母鸡专心致至地在巷道的角落里寻觅着什么,一

感动人的小故事:沧桑为饮

感动人的小故事:沧桑为饮

文学百科 1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我为爬山虎而感动 文/洪铭泽 “那片爬山虎真绿啊!”我坐在书桌前,望着对面楼房上的一大片爬山虎,由衷地感叹。 而此时,那片爬山虎正静静地趴伏在墙壁上,只见一大片绿层层叠叠,好像每一片叶子都有属于它的位置,却没有丝毫的混乱。一阵微风吹来,所有的叶子都向一边倒,好像一群顽皮的娃娃,又仿佛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又如同一尊尊笑面佛,头仰着朝天看,对着太阳乐呵呵地笑。 时值初夏,天气

春节故事;红酒名媛

春节故事;红酒名媛

爱情短文 1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闻着年味过春节 文/吕雪萱 小时候憧憬过年,除了盼望吃和玩外,更多的似是对“年味”的向往和感觉,是那种扑面而来看得见、闻得着、品味得到浓厚醇香的氛围。 年味在瀰漫,最先感觉到的是村里那些常年在外谋事、久未谋面的叔叔伯伯,陆陆续续都回到村里,人们热情地招呼着,“回来过年啦”的寒暄不绝于耳,这时我便突然意识到,久盼的新年来临了。 新年的序幕拉开,每天总是

冰雪香愈浓:作者:王玲

冰雪香愈浓:作者:王玲

诗歌精选 13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寒冬的一个早晨,路过一户院墙外,一阵醉人的清香扑面而来,抬头仰望,院内一棵花树凌寒独放,金黄鲜艳饱满的花儿缀满枝条,越过院墙探出吟吟的笑脸,温厚地望着我。哦,腊梅花开了,在这严寒料峭的冬季,我的心底顿时漾起一阵温馨。 腊梅花在这隆冬时节绽妍吐芳,花色鲜艳欲滴,香气沁人心脾。树上不见一片树叶,只有花儿与寒冬争芳斗艳。细观腊梅花,白蕊黄瓣,色淡素雅,洁白的花蕊尽显腊梅的冰心玉骨,金黄鲜艳的花瓣细腻轻柔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